愛情不知足請多讀書

野牛頭也不回,躺在地上的他也扣動了手中的扳機,機槍轟鳴,向着唐曦的伏擊方向射去。

一場血戰,終於拉開了序幕,找到掩體躲起來的野牛,擦了擦耳邊的鮮血。 “掩護我!” 怒吼一聲,野牛直接衝了出去, […]...
Read More

鄭天繼續問道:「我們是不是上個月在某個商演上見過?」

無臉的遊魂則拒絕回答! 「開啥玩笑呢?」 鄭天感覺有些暈乎,這,這京城電視台竟然請來了他? 陶珍則是有些不解道 […]...
Read More

「鳳君到!」

「三殿下到!」隨著女宦三聲尖銳細長的吟唱聲,驀的打斷了鳳蘭煜月與鳳蘭流珠的交談聲。 女帝鳳蘭傲睿攜著鳳君從鳳攆 […]...
Read More

他的身上哪還有一塊是完整的,那上面傷痕纍纍,新舊交織。

有些傷口甚至開始腐爛,往外留著渾濁的液體,她聯想著那些親衛說的,這些傷痕怕是嚴刑拷打造成的…… 以爲一路下墜之 […]...
Read More

王姨娘旁邊的鐲兒也差不多是同樣的心情,不過她想的卻比王姨娘多,因爲在她看來,哥哥肯定是不想讓家人跟着他吃苦,所以才走上父親的老路,冒着生命危險參與走私,以此來換取大量的財富。可是現在哥哥出事了。這讓鐲兒是悲痛欲絕,伏在身邊的白珺婉懷裏嚶嚶的哭了起來。

白珺婉和白夢婉姐妹二人也在場,她們也同樣沒有想到,之前自己一心想要找到走私商人幫忙,從而偷渡到海外,結果她們在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