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不知足請多讀書

段正淳臉色一暗,點頭:“那一切都聽皇兄的。”心裏雖然不甘,但對於妻子,他還是有愛護之心的,只是他的愛被分成好多分,刀白鳳只能算其中之一罷了。

不得不說,段正淳真是個渣男。不過誰讓這裏是男尊女卑的世界呢?不是誰都有膽子學刀白鳳給他戴綠帽子的。 “阿朱,難 […]...
Read More

得了趙淑的準話,霍丹蘭笑得越發開懷,她氣質絕佳,五官精緻,笑起來更是美得不可方物,這樣好的容貌,卻以布裹面過了豆蔻之年和雙十年華,着實可惜,想來貴女們的詩會茶會她都難以盡興。

“快去找老先生罷,他極爲着急的樣子。”霍丹蘭重新圍上面巾,推着趙淑出了門。 寒風撲面而來,霍丹蘭打開斗篷給她披 […]...
Read More

“走,上山。”我道。

孫小鵬對孫公民說:“你等會就保護好安蓓晴子,不要讓她被傷到了。” “是掌門。”孫公民作揖點頭。 “阿秀,你也是 […]...
Read More

“銀樂,這是怎麼個意思?”陳金忽然坐了起來,有些疑惑地對我說道。

原來這小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醒了,他有些納悶兒目前院子裏的情況,皺眉看了一會兒,終於按捺不住,起身問我。 我 […]...
Read More

漸漸的恢復正常語氣。

「自己照顧不好,怎麼照顧別人?」自己都不知道怎麼關心自己,去關心別人的時候,不會變成一種負擔嗎? 「嗯。」 「 […]...
Read More

「這位楊公子已經付錢了,這個房間應該屬於他的。」

楊嘯淡淡地看著胖子,一直沒有說話。 胖子聽了老闆的話,對楊嘯尷尬地笑了笑,說道: 「兄弟,我給你雙倍,你把房子 […]...
Read More

在日本的使團之後,還有一些同樣要坐這艘船前往中國的旅客。此次大阪幕府出使中國的人數雖然不少,但也不過佔據了一層多的客艙,另外一些客艙自然是要出售給那些往來於中日的商人的了。

不過在以往,迎送這些往來中日旅客的人並不多,畢竟這些不過都是追逐利益的一些商人罷了。只不過今日除了許多來為幕府 […]...
Read More

聽完程木的話,沐楠看了眼秦苒,想了想她結婚時程雋給他的紅包,有些不想當著沐家人的面打開這個禮盒。

「看看吧。」秦苒雙手環胸,朝沐楠抬了抬下巴,隨意的開口。 程雋給沐楠的禮物秦苒沒有看,她估摸著重量應該是鑽石之 […]...
Read More

更讓人震驚的是,兩人似乎上癮了。

林不凡確實很爽,尤其是手中抱著那柔弱無骨的身子,差點真陷入其中。如不是場合不對,真不知道會怎樣。 就在這時,腦 […]...
Read More

秦修塵按著腦門,掛斷了導演的電話。

他咬著煙,煙霧升騰,他把玩著手機的手機,點著秦苒的號碼,想了好幾分鐘之後才撥通了號碼。 「苒苒,」秦修塵把手機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