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不知足請多讀書

之前那叢她看到的野草還在。而原本在山坡那邊卿卿我我的那對情侶,卻已經不見了。

談蘇在野草叢前蹲下,仔細地觀察着這叢野草。這是什麼種類的草,她自然不認識,不過那應該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所代表的 […]...
Read More

但是他的手才剛在半空中,許曜就猛的回頭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隨後用力一扭。空氣中立刻就傳出了骨頭破裂的聲音,他的手以人類完全無法做到的不規則運動,當場就被許曜扭成了麻花。

慘叫聲傳遍了整個餐廳,其他人紛紛大驚,立刻將他們的手槍全都指向了許曜,同時按下了扳機。 「都給我停下來吧。」 […]...
Read More

這樣一來,他們兩個人就能名正言順的領導石頭村了。

「那是當然了,您放心,半個小時之後,您就是石頭村的村長!」 劉浩肯定的說道,眼睛裡帶著恭維的笑意。 「對的,這 […]...
Read More

我心裏很是納悶陳山這種態度??似乎在他眼裏??公司的靈異事件只是一個愚人節的玩笑而已??當下苦笑一聲:“昨晚去廁所倒是沒有聽到打火機的聲音??反倒是臨走的時候??那個複印機抽風一樣複印出大量的身份證??”

“又是葉麗彤的??”陳山嘩啦啦的劃拉着麪條??抽空還問了我一句 “恩??還好我將它電源拔掉了??要不然??不知 […]...
Read More

“咳~,這個……”任李愔的臉皮再厚,這時也禁不住滿臉尷尬,吞吞吐吐的說道,“孫太醫多慮了,之前是不知道惜君懷孕,現在知道了,自然不會再做蠢事!”

“如此就好,殿下也深明醫理,其它的也不必我再多說,您在戰場上發明的傷口縫合之法,以及用烈酒消毒等等,老臣也是深 […]...
Read More

他多麼希望每天回家,依舊可以看到姐姐溫暖的笑容,吃到小時候熟悉的味道,聽到那如同小弦切切,又如風鈴在低語的嗓音,可惜,這一切現在都成了天邊的白月光,可望而不可及。

心中的痛苦滿溢出來,羅意凡閉上眼眸,在座位上挪了挪身體,不動的時間長了,他頸椎和腰椎都有些酸痛,不得不調整坐姿 […]...
Read More

我又說:“你看他走的那個方向是哪裏?”

大胸妹對這所醫院並不熟悉,搖頭說不知道,而我則不然,這所醫院的風水我是研究過的,正是那種養煞之地。而剛纔那個查 […]...
Read More

“如果醫院水箱中的藥液有問題,那作家作爲守門人,一定會預防不測,這三支藥液的氣味、顏色都和水箱中的液體不同,有可能不是毒藥,而是解藥。”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測,要想進一步證明,還需要更多線索輔助才行。

站直身體,我左右掃視,樓層高兩米五,木梯差不多有四米多長,我連續兩次進入暗道,以此來推算的話,我現在應該是在地 […]...
Read More

看到黃勇一臉殺氣的祭出了法寶,那名黑水皇朝弟子第一個向楊鳴叩拜道:「我願意臣服,楊長老,我願意臣服啊!」

既然有人帶頭,剩下三人堅持了幾息時間后紛紛表示情願臣服。數息后,幾人的額頭紛紛被引入了傀儡圖案,齊齊起身向楊鳴 […]...
Read More

甘薇大喜,拉著蕭青柳的手,彷彿母親拉著女兒的手一般,充滿了歡喜和慈愛。

「好,好,好, 只有你這樣的女孩,才配得上我這樣的師傅,哈哈…師兄,多謝了,這份大禮我記下了,有機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