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不知足請多讀書

太監一句話就可以讓一個大將軍掉腦袋。

要是向燕兒在統領大人那邊說他的不是,他也沒有絲毫好處。 「你在威脅我?」佐林怒目圓瞪。 「我只是實話實話。」葉 […]...
Read More

“門清啊,你爲啥不去上醫學院?”我一邊說把盤子送回回收區就想走,卻見王風被一個穿着工作服的大媽攔住了:“同學,請返回餐具。”

“返什麼返,老子一年交一萬多塊,還管端盤子?”王風罵罵咧咧的走了。他沒想到這件事第二天就上了校報,“法律系新生 […]...
Read More

果然是專家級的大師,腳下功夫都這麼厲害。

雲天壞笑着搖了搖頭,他當然不會讓萬金油就這麼走脫。 雙腳猛地蹬地,整個人如箭般向着遠處射了過去。 速度之快猶如 […]...
Read More

「我不是推銷員!」寧成不耐煩了。這傢伙怎麼這麼不識趣呢,趕緊上你的班去。

吳小強依舊纏著寧成追問:「那你現在在幹什麼?」 「我在村裡種地。」寧成實話實說。 吳小強臉上的不屑之色更濃了幾 […]...
Read More

「在做什麼?」簡繁詫異的盯著連一帆。

「我手機找不到了!」連一帆繼續將身子向沙發下面擠。 蔣帥從門外進來,沖簡繁笑了笑,走到沙發旁碰了碰連一帆,「你 […]...
Read More

鄭氏來到城門口,與賈逵相見,賈逵當即向鄭氏說了一通話。

鄭氏聽後,急忙問道:“大人,這樣能行嗎?” 賈逵道:“姑且試試看吧!” 鄭氏道:“大人,那我什麼時候行動?” […]...
Read More

所有人都愣住了,彷彿看到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人,超乎他們想象的人。

一向最懂觀察眾人神色的先生此時卻全然不顧周圍人的臉色,見六六一副退縮的模樣,先生的神情中竟是閃過一絲慌亂,他又 […]...
Read More

“哈哈哈。”燕北尋大笑的抱住我,還在我臉上使勁的親了一口,把我噁心的一身雞皮疙瘩。

“你個老玻璃,幹啥呢,進來就抱着我親。”我趕忙推開燕北尋,上下打量了他兩眼問:“你也發癲了?” “發屁個顛,我 […]...
Read More

李夢如又是猶豫了一下,彷彿很難說出口,但片刻之後還是道:“是關於墨羽的,當我知道死亡遊戲的一些信息後,我就想到我爸曾經提過地獄使者,於是找他問了這件事……”

“你說的是二十年前的事吧,這件事你妹妹已經跟我說過了。”我淡淡說道。 李夢如一怔,似是沒想到我已經知道了這件事 […]...
Read More

老道士並沒有立即回答我,而是好像怕出錯似的,又重複掐算了一遍,最後這才緩緩睜開雙眼,然後就兩眼放光的打量着我,就好像老子是花姑娘似的,看得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被他看得不自在,我就催問他:“您到底算到什麼了,是好是壞您給說說呀,爲什麼老盯着我看呢?” 老道士好似知道自己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