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不知足請多讀書

「恩?施二爭今天沒來?」」

林塵望著鄒青皺眉問道:「在正應該宣傳的時候,他掉什麼鏈子呢?」 鄒青忙道:「施總請假了。」 「請假了?」 林塵 […]...
Read More

……

說著,胡萬本來以為張麻子要放過自己了,結果卻是被一槍爆了頭。 「我說我當不了縣長,你非讓我花錢買這個官,現在官 […]...
Read More

雨果晃了晃自己手裏的衣服,紅着臉道:“我會幹洗了還給你。”

“你很髒嗎?”他端起桌子上的酒杯,喝了口酒,低沉的聲音讓雨果的心一震。 “我,不懂你的意思。”雨果覺得顧梓翰侮 […]...
Read More

「什麼?」雄獅真人臉色陡轉難看,不由的循聲望去,眼睛卻是不由一亮,撫掌笑道:「不錯!不錯!沒有想到無極門居然有這等的絕色,本真人雖然擁有侍妾無數,但是卻沒有一個能在容貌上比得上你。」

唐景香神色始終保持淡然,靜靜的走上前說道:「雄獅真人,你霸佔本門掌門的寶位,難道是欺無極門沒有人么?」 雄獅真 […]...
Read More

“哈,你什麼身份。”李頭兒用手點指着我問道。

“那你說我什麼身份。”我反問着對方。 “少特麼在老子面前裝蒜啦。”李頭兒一腳踏在何二的腦袋上,大聲的咒罵道:“ […]...
Read More

後面的太監們都一陣遲疑。

那小子大笑起來:“狂妄算個鳥,咱水生在東南前線的時候,手上可沒少沾人血。不信你們可以試試!我說,陳公公你可別衝 […]...
Read More

看他們那副志在必得的表情,顯然是把這支只有十一人的小隊當成了手到擒來的軟柿子。

不過好在苗秀她們五人早有準備,在那兩支小隊動手的瞬間就已經紛紛用出了自己壓箱底的本事,在他們這支小隊周圍構築起 […]...
Read More

輕嘆了口氣,她轉身步入客廳。

二樓第三間房就是他們的臥室,賀兮進去的時候,賀行雲正慵懶地坐在紅色的沙發上品酒。散開的兩顆釦子讓他因爲迷離而顯 […]...
Read More

“沒錯。害死馬仕爾先生的,就是被蓮蓬小姐視爲兄長的現任牌社會長,歐拉。”

“……我記得,馬仕爾支持的好像就是那個會長吧?怎麼會是那個會長害死了馬仕爾先生。你們是不是弄錯了?”韓宇有些不 […]...
Read More

鐵蒺藜鏈條實際上就是現代警用的攔車鏈條。往路上一灑,鋪上幾條,除了定製的輪胎,再牛『逼』的汽車都跑不過去。

在冥界的地獄中有大量的鏈條,繩索需求,做幾個環環相扣的鏈條,那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黃道生只需要想想怎麼將鐵蒺藜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