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著,胡萬本來以為張麻子要放過自己了,結果卻是被一槍爆了頭。

「我說我當不了縣長,你非讓我花錢買這個官,現在官被人搶走了,你也就這麼死了,她是我老婆,我是縣長,我就是馬邦德。」

……

這時畫面一轉,黃四郎焦急的趕來了:「縣長如何了,縣長如何了,你們追,一個麻匪也不能跑。」

最經典的一幕來了。

黃四郎看著抱著縣長夫人的張麻子以為他們都死了,於是露出了悲痛的表情:「天殺的麻匪,傷天害理,縣長剛剛上任,竟然和他的夫人雙雙……」

「啊!」

話沒說完,張麻子『啊』的一聲把黃四郎給嚇的退後了幾步。

「我說我當不了這個縣長,你非得讓我花錢買這個官,現在官倒是到手了,你倒這麼走了,她是我老婆,我就是縣長,我就是馬邦德。」

……

「我操,師爺要氣死了啊。」

「媽的,笑死我了,竟然他媽的帶搶詞的。」

「哈哈哈,尼瑪,一模一樣的,我看師爺都要氣炸了。」

「馬邦德,哈哈哈,笑尿了。」

……

這個笑點引得影院的眾人是轟然大笑。

目前電影劇情已經進行到了一半了,有爽點,有笑點,也有悲憤的點,但整體來說卻是相當的爽。

這時,洛青、呂偉、東方明等導演終於明白林塵的底氣何在了。

這部電影。

確實很強。

「我覺得我們需要再次慎重了。」

洛海想了想低聲朝著自己的弟弟說道:「回去之後關於《神探高飛》這部電影必須加大宣傳了。」

「哥,你覺得我們會敗?」

洛青皺眉問道。

「敗不敗的現在並說不準。」

洛海微微搖頭:「但是這部《讓子彈飛》我認為是一部勁敵,目前看影廳的反應來說,這部電影就是成功了。」

這是實話。

之前咱們就說過,觀眾的反應是最直接的。

這不,影廳里的人是越來越在狀態了。

縣長夫人的葬禮上,也是一環套一環。

張麻子是用計把豪紳還有黃四郎都給搶走了,結果卻是搶走的是黃四郎的替身。

鬥智斗勇啊。

鵝城兩大家族的錢到手了。

結果張麻子卻並不想走,他要的是黃四郎的錢。

然後呢。

接下來的劇情自然也是一大爆點了。

張麻子把錢全都發了出去。

發給窮人。

然後黃四郎選擇讓手下假扮成麻匪搶回來。

在未刪減版里呢,黃四郎的手下把大胸妹給辦了,而且還露了點呢。

真香。

但後來刪減版的已經沒有了。

他媽的

太可氣了。

這刪減了精彩就少很多了。

畫面一轉,馬邦德說了一大堆的話,表示相當噁心。

「大哥,你是了解我的,我從來不做仗勢欺人的事,我喜歡被動。」

「大哥,你是了解我的,以我的習慣,萬事不求人。」

「大哥,你是了解我的,如果是我,不會有人活著來告狀。」

「大哥,你是了解我的,我老五雖然歲數最大,我,我至今,俗稱處男。」

「別看著我啊,大哥,你是了解我的,如果我出手,那趴在桌上的應該是他老公。」

……

這時張麻子說道:「我聽說來了,你們個個身懷絕技,但是有人騙了我。」

「誰呀?」

「老湯,這麼明顯的事,一個師爺能看不出來?這明顯是黃四郎狗日的冒充的,今天很反常,他心裡一定有鬼。」

張麻子認真的分析道。

畫面一轉,張麻子帶人來找老湯來了,也就是馬邦德。

「你最近跟什麼人吃過飯??見過黃四郎?」

張麻子剛說這句話,突然一個聲音響了起來:「不許動,舉起手來。」

「孩子,孩子。」

「孩子?」

「我的!!」

「你是個孩子?」

「幾歲?」

「8歲。」

「你出來。」

……

結果一出來把張麻子給震住了:「這他媽是八歲??」

「沒人信,我都不信。」

馬邦德忙說道:「三歲跟他媽一樣高,五歲跟我一樣高,八歲就這樣了。」

「你媽,你媽,你媽,你媽……」

這孩子突然之間暴怒了起來。

眾人也是嘻哈大笑。

……

…… 第459章

「剛剛1個小時。」

余林生看了一眼時間佩服的說道:「這林塵真的是太厲害了,在眾人觀影有點勞累的時候突然來這麼一個小插曲。」

「是的,看看眾人的反應就知道了。」

一旁的美玲也是低聲說道:「林塵太厲害了。」

其它導演這個時候也都是稍稍坐直了身子。

這部《讓子彈飛》的拍攝手法、劇情走向有那麼一點反常規了。

甚至是接下來的劇情讓人猜不透。

六子說死就死。

前腳鴻門宴張麻子和黃四郎已經彷彿是冰釋前嫌了,結果後腳黃四郎就派胡萬去殺縣長。

對,胡萬是假死。

可是緊接著胡萬就被張麻子幹掉了。

總之呢,一切都是讓你想不明白到底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這不,老二和老三來找花姐,黃四郎眨眼就來了。

一場衝突也是差點起來了。

畫面一轉,張麻子的兄弟開始各種的扮相,全都是臉上抹著紅啊,綠的。

師爺的臉色是一副懵逼的神情。

「去哪啊這是,怎麼還扮上了?」

師爺,也就是馬邦德有點著急的說道:「不是要跑吧。」

「你去不去?我們去發錢。」

張麻子笑著說道。

「糟踐東西,不去。」

「不去是吧。」

「不去。」

「那我告訴你,我這次去,可能回得來,也可能回不來,我要是回來,你就跟我跑,我要是回不來,你就自己跑。」

張麻子沉吟片刻,然後朝著師爺說道。

「去…去哪啊?不是發錢嗎??」

師爺不解的問道。

「是發錢,還有,半夜的時候可能有人來找你,他要找你聊什麼你就聊什麼,他怎麼聊,你就怎麼聊,但是,要慢,要沉住氣,越慢越好。」

張麻子說完這句話后,畫面一轉。

https://ptt9.com/56436/ 「你親眼看見了?」

「我親眼看見了。」

「你親眼看見縣長親自帶隊出發?」

「我親眼看見了。」

「你親眼看見縣長帶隊出發去發錢?」

「我親眼看見了。」

「他戴的幾筒?」

「九筒。」

「好極了,今晚不搶錢,殺人。」

「殺誰?」

「殺九筒的縣長。」

「殺縣長不用戴面具,您等著驗屍吧。」

「回來,全給我戴上,麻匪火拚,縣長暴死,聽著多麼的順耳。」

……

黃四郎和胡千兩人的對話也是節奏稍快。

接下來又是他媽的搞笑時刻到來。

胡千看到領頭的戴了九筒,所以全都換成四筒。

這邊張麻子也是開始換面具。

雙方一碰頭,結果懵逼了。

全他媽的是四筒。

……

「哈哈哈,笑死我了,這他媽的怎麼打。」

「尼瑪,這接下來準備怎麼演???」

「我倒是期待了啊,哈哈,全讓張麻子猜到了,黃四郎竟然真的找師爺了。」

……

影廳里再次響起了笑聲。

接下來胡千報道,城裡麻匪火拚,死了6個人,但是他們的人安然無恙。

這讓黃四郎是相當的高興,他拉著師爺來到了出事地點,然後笑道:「師爺,請。」

馬邦德不敢動。

「或許是你的恩人呢。」

黃四郎笑著說道。

馬邦德拍馬屁說道:「您才是我的恩人。」

一句話讓黃四郎是哈哈大笑了起來:「既然我是你的恩人,那就聽恩人的話揭開看看,去吧,來,照上,照上。」

槓上冷情王爺 「什麼情況?什麼情況???」

馬邦德大叫了起來。

這時黃四郎走近一看也是尖叫了起來:「胡萬!!怎麼會是胡萬???」

……

這個情節大部分人都是沒有猜到。

「我靠,太他媽厲害了啊。」

「這張麻子厲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