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石磊,這是我推測出來的幾個萊卡城最重要的地方!」吃過早飯後,水芙蓉將萊卡城的簡易地圖攤開,指著上面幾個用特殊顏色標記的地點沉聲說道。

「這裡可能是萊卡族的祖廟!」

「這裡可能是萊卡族的議會所在地!」

「這幾個地方可能是萊卡族幾個最強的家族的祖宅!」

「還有這幾個地方,應該也很重要!」 「按照我的推測,這些地方都值得我們去挖上一遍,我不敢保證能夠在這些地方找到離開萊卡星的線索,但是我們把這些地方挖上一遍,找到離開萊卡星的線索的幾率在七成一聲,唯一的缺點就是把這些地方挖上一遍,很可能需要幾個月的時間,甚至是更長!」將地圖上用特殊顏色標記的地點簡單的介紹了一遍后,水芙蓉沉聲說道。

「我們不缺食物,也不缺時間,想要找到離開萊卡星的線索更是急不得,我覺得把這些地方全都挖上一遍也沒什麼關係,也許除了能找到離開萊卡星的線索之外,我們還能有一些意外的收穫!」石磊沉聲說道。

「館主,我們先挖哪一個?」王佳問道。

「哪個距離我們最近?」石磊問水芙蓉。

「這裡!」水芙蓉用手一指地圖上的一個特殊標記。

「那就先挖這裡!」石磊拍板做了決定。

「老規矩,王佳你和趙丹用須彌指環清理這片廢墟的碎石,那些大塊頭由我處理,水小姐,你繼續負責警戒!」石磊用手在廢墟上虛畫了一個圈圈定了挖掘的範圍后,給每個人都安排了任務。

「我也想幫你們清理廢墟!」水芙蓉對石磊的安排很不滿意,強烈要求幫忙清理廢墟。

「不行!」石磊態度很堅決的拒絕了,「雖然我們在附近沒有發現蟲魔活動的痕迹,但是誰也不知道蟲魔什麼時候會冒出來,所以,警戒的任務還是很重要的!」

「那好吧!」石磊都這麼說了,水芙蓉也只能無奈的同意繼續負責警戒。

鬼妃要上天 有了在明珠城挖掘廢墟的經驗,加上改修了更好的修行秘法后修為大進,王佳和趙丹清理廢墟的速度也變得更快了。

短短三天的時間,三人就將這片廢墟全部清理出來,可惜,即便是挖地三尺,他們也沒能找到離開萊卡星的線索,更沒有發現什麼秘室寶藏。

「大家別灰心,這才是第一個地方,什麼都沒有找到很正常。今天我們好好休息一晚,明天我們去下一個地方繼續挖掘。萊卡城這麼大,我們肯定能夠找到離開萊卡星的線索的,然後再順便找到一些好東西!」石磊笑著安慰著王佳和趙丹。

「嗯!」王佳和趙丹用力點點頭。

花了四天的時間,石磊帶著王佳和趙丹終於將第二片廢墟清理出來。

這一次,他們很幸運的找到了一個地下秘室。

「山崩!」

「地裂!」

石磊手中的方頭錘以雷霆之勢狠狠的砸向地下秘室的石門。

「砰~~」

石門應聲而碎,石門後面層層疊疊的白色骸骨映入眾人的眼帘。

「好多的骸骨啊!」看到石門后堆疊在一起的骸骨,三女驚叫出聲。

落難萊卡星這麼長時間,她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骸骨呢。

一陣微風吹過,秘室里的骸骨悄然崩潰,化為一地白色的骨灰。

「這些骸骨應該都是萊卡族人戰死後留下來的,這麼多年過去了,這些骸骨早就腐朽,不過因為這個地下秘室密不透風,所以才能一直保持原狀。我們打開了秘室的大門,秘室內的空氣開始流通,這些骸骨自然會崩潰化為骨灰。」石磊沉聲說道。

「館主,這裡死了這麼多人,是不是說明這裡藏著什麼好東西?」王佳兩眼放光的說道。

「不知道!」石磊搖搖頭,「有這個可能,不過,秘室中的骸骨那麼多,說明當年萊卡族與蟲魔的廝殺十分慘烈,也許所有的寶物都在與蟲魔的廝殺中消耗掉了,能夠找到好東西的幾率實在是太低了!」

「先找了再說!」王佳無所謂的說道。

她也知道找到好東西的機率並不高,只是她很享受尋找好東西的過程。

「我先進去,你們跟在我身後,大家都小心一些!」石磊沉聲說道。

說完,石磊一手持盾,一手握著方頭錘,小心翼翼的走進了秘室之中。

秘室很大,不過地面卻被一層厚厚的骨灰覆蓋,為了防止有什麼好東西被錯過,石磊他們不得不強忍著噁心,仔細的翻動著地上的骨灰。

好東西沒找到,不過他們卻找到了通往下面一層秘室的入口。

「開!」

手中的方頭錘狠狠地砸下,將第二層秘室的石門砸成無數大小均勻的碎塊。

第二層秘室比第一層秘室小了一些,不過秘室中同樣堆滿了萊卡族人的骸骨,風一吹,無數骸骨同時崩潰,化為骨灰散落在地上。

仔細的搜索了一遍,依然沒能找到什麼有用的東西,但是卻發現了第三層秘室的入口

「這是誰設計的秘室啊,一層又一層的,設計這麼多層秘室有什麼用啊!」石磊一邊發著牢騷,一邊用方頭錘將第三層秘室的石門砸碎。

第三層秘室比第二層秘室又小了很多,不過秘室中卻沒有了白色的骸骨,空蕩蕩的秘室中央只有一顆一人多高的巨蛋。

「這裡怎麼有一顆巨蛋?」王佳好奇的看著秘室中的巨蛋,想要走過去摸摸這顆巨蛋。

「小心!」心中突然生出一股不祥的預感,石磊下意識的將王佳拉到身後,眼睛緊緊地盯著秘室中的那顆巨蛋。

直覺告訴他,那顆巨蛋很危險。

「咔……咔……咔……」

密集的碎裂聲突然出現在秘室中,順著聲音望過去,石磊等人驚訝的發現,巨蛋的蛋殼出現了一道道不斷蔓延的裂縫,巨蛋中的生物正在不停地掙扎,想要擺脫蛋殼的束縛。

隨著蛋殼上的裂縫越來越多,一股可怕的氣息開始在秘室中瀰漫。

「你們退的遠一點!」石磊輕聲對三女說道。

三女沒有說話,點點頭,一點一點的往後退。

石磊沒有後退,而是堵在秘室的入口,一手持盾,一手握著方頭錘,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巨蛋。

「砰!」

巨蛋中的生物終於掙脫了蛋殼的束縛,完整的出現在石磊等人的面前。

「統領級的金甲蟲!」看清了巨蛋中的生物是什麼后,石磊下意識的咽了一口唾沫。

這個玩笑開得太大了! 看到一隻統領級的金甲蟲從秘室的巨蛋中跳出了,三女也懵了。

她們沒有想到,萊卡城外沒有發現蟲魔活動的痕迹,萊卡城內的廢墟中沒有發現蟲魔活動的痕迹,在這個被封閉了不知道多久的地下秘室中竟然發現了蟲魔,而且是一隻統領級的金甲蟲。

雖然這隻統領級的金甲蟲背上只有一團斑點,是統領級蟲魔中最弱的存在,但是對她們來說,依然是不可力敵的存在。

「吱~~吱~~」

從巨蛋中跳出來的統領級金甲蟲可沒有給石磊他們思考的時間,發出幾聲怪異的嘶鳴后立刻沖向看起來更弱的王佳和趙丹。

「啊!!!」

看到統領級的金甲蟲竟然向自己衝過來,王佳和趙丹嚇得花容失色,腿一軟,癱倒在地上,至於逃跑反擊什麼的,早就忘在了腦後,現在的她們腦海中一片空白,什麼都想不起來,眼中更是只有那隻統領級金甲蟲越來越近的身影。

「盾擊!」

石磊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統領級金甲蟲攻擊王佳和趙丹,大吼一聲后,使出全身的力量將手中的塔盾砸向統領級的金甲蟲。

「砰!!」

塔盾狠狠地砸在統領級金甲蟲的身上,將統領級金甲蟲撞得一個踉蹌,石磊則是被塔盾傳回來的反震力量震得身體搖晃了一下。

沒有時間思考這隻統領級的金甲蟲為什麼比想象中弱上很多,石磊手中的方頭錘已經下意識的轟了出去。

「山崩!」

「地裂!」

「斷江!」

「分海!」

《破軍十八式》中的殺招閃電般的連番轟出,每一錘都砸在了統領級金甲蟲的身上,在統領級金甲蟲的甲殼上留下了一個又一個坑洞的同時,也將凝鍊的各種勁道和星辰真元打進統領級金甲蟲的體內。

「噗~~噗~噗~~」

一道道凝鍊的勁道和星辰真元阿紫統領級金甲蟲的體內爆破,肆意的對統領級金甲蟲的身體進行破壞。

「吱~~吱~~吱~~」

身體受傷的統領級金甲蟲發出一聲聲憤怒的嘶鳴,捨棄了最弱的王佳和趙丹,沖向打傷它的石磊。

「來得好!」

面對統領級金甲蟲的攻擊,石磊沒有絲毫躲閃退縮的意思,大吼一聲后揮動著手中的塔盾毫不畏懼的迎了上去。

「天賦–荊棘石甲!」

「秘術–石膚!」

「秘術–蠻牛之力!」

「秘術–堅甲術!」

「五重防禦強化–激活!」

「盾擊!」

迎向統領級金甲蟲的瞬間,石磊先後激活了星魂自帶的天賦神通、數種秘術和血色荊棘套裝上的五個強化防禦的符紋秘陣,強化了自己的力量和防禦,然後才將手中的塔盾狠狠地砸向衝過來的統領級金甲蟲的腦袋。

「砰!!」

塔盾狠狠地砸在統領級金甲蟲的腦袋上,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響,統領級的金甲蟲直接被被塔盾上傳來的力量砸懵了,力量和防禦都得到極大提升的石磊卻是站在原地一動未動。

這一次的較量,明顯是石磊更勝一籌。

趁它病,要它命!

石磊可不會等這隻統領級的金甲蟲恢復過來再進行攻擊,看到這隻統領級金甲蟲的狀態明顯有些不對,石磊毫不猶豫的將手中的方頭錘轟了出去。

「山崩!」

「地裂!」

「斷江!」

「分海!」

《破軍十八式》中的殺招閃電般連番轟出,每一錘都狠狠的砸在統領級金甲蟲的腦袋上,將這隻統領級金甲蟲的腦袋上留下一個個傷口的同時,一道道凝鍊的勁道和星辰真元也被打進這隻統領級金甲蟲的腦袋裡。

「噗~~噗~~噗~~」

凝鍊的勁道和星辰真元同時爆破,肆意的在統領級金甲蟲的腦袋裡進行破壞,讓這隻統領級的金甲蟲一直處於眩暈狀態,只能下意識的發出一聲聲痛苦的嘶鳴。

「重量轉化–二十倍!」

「山崩!」

趁著這隻統領級的金甲蟲還沒有清醒過來,石磊毫不猶豫的激活了方頭錘上的符紋秘陣,讓方頭錘的重量瞬間暴漲二十倍,然後以最大的力量施展《破軍十八式》中的一記殺招,狠狠地砸向這隻統領級金甲蟲的腦袋。

蟲魔中,同級之中金甲蟲的防禦是最強的,同境界的武者很難對金甲蟲造成致命的威脅,即使是高一個境界的武者,面對金甲蟲的強大防禦也倍感頭疼。

雜兵級的蟲魔,相當於開竅境的武者,精銳級的蟲魔,相當於凝脈境的武者,統領級的蟲魔,更是相當於傳奇境的武者。

成就星辰霸體、凝鍊出星髓、本源實質化的石磊雖然擁有碾壓凝脈境巔峰武者的實力,但是想要一擊將堪比傳奇境武者的統領級金甲蟲擊殺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重量暴漲了二十倍的方頭錘經過星辰霸體的超強力量、星辰真元的爆發、秘術和武技的多重加持后,狠狠地砸在了這隻統領級金甲蟲的腦袋上。

「砰!!」

一聲巨響過後,這隻統領級金甲蟲的腦袋並沒有被方頭錘砸成肉泥,只是裂開了一條驚人的傷口,腥臭的魔血噴涌而出。

「重量轉化–二十倍!」

「山崩!」

「地裂!」

沒能一錘擊殺統領級的金甲蟲,石磊心中早就有所預料,所以毫不猶豫的再次激活方頭錘中銘刻的符紋秘陣,方頭錘又一次狠狠地砸下。

「吱~~吱~~吱~~」

腦袋被砸的統領級金甲蟲發出一聲聲憤怒的嘶鳴,但是處於眩暈狀態的它根本無力躲閃,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石磊再一次將方頭錘狠狠地砸下來。

「砰~~」

「砰~~」

連續兩鎚子砸在統領級金甲蟲的腦袋上,除了讓腦袋上的傷口變大了幾分外,並沒能將這隻統領級金甲蟲擊殺。

不過,連續爆發的石磊已經體力透支,別說是實戰這樣的殺招,現在的他拿著手中的方頭錘都有些吃力。

「水小姐,還在等什麼!趁著它受傷了,快把它腦袋裡的蟲核打碎,不然等它恢復過來,死的就是我們了!」石磊大吼道。

「鋒銳–激活!」

「青蓮花開!」

水芙蓉嬌喝一聲,手中的長劍從統領級金甲蟲腦袋上的傷口刺了進去,然後真元爆發,一劍將這隻統領級金甲蟲腦袋裡的蟲核震碎。

統領級金甲蟲,死。 「我,殺死了一隻統領級的金甲蟲?」

看著眼前已經死去的統領級金甲蟲,水芙蓉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感覺自己就像是在做夢一般。

她竟然一劍擊殺了一隻堪比傳奇境武者的統領級金甲蟲。

「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