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擂台上。

主持人高聲宣布:

「第69屆青年武者擂台賽冠軍現在已經揭曉,我們的新任擂主和青年武王就是——」

話筒朝向觀眾:

「李——唯!」

全場起立歡呼!

更有無數因李唯發財的人,此刻如潮水一般衝上了擂台,將李唯圍在中間,高高拋上了天空。

李唯懸在十多米的半空,覺得是時候去找霍城拿錢了,便腦洞大開,於《人民的名義》中,免費「召喚」出了一台垃圾車。

垃圾車的意思,不是指一台很辣雞的車,而真的是一台運輸垃圾的小型卡車,其價值不足十萬,所以免費。

摘仙令 在眾人熱烈的目光中,赫然出現一台垃圾車!

李唯於半空一腳踏在垃圾車的車頂上,借力往上縱身一躍,飛上了十米多高,恰好抓住了天頂上監控室的窗沿。

完美攀登!

而垃圾車則被李唯一腳踩破,如山一般的腐臭垃圾,從空中如大雨一般瓢潑而下,落向了眾人……

李唯之所以用垃圾潑人,是因為將他高高拋起的這撥人,正是之前罵他猥瑣罵的最歡的一群人。

這撥人很快被垃圾掩埋,簡直欲哭無淚!

這時天空飄來五個字,可能不止五個字——

「下雨天,垃圾和傻逼更配哦。」

氣氛瞬間凝固。

眾人怒火中燒,卻又滿目疑雲。

葉嵐破涕為笑,卻又詫異萬分。

……

賭場監控室內。

「啪——!」

霍城一掌拍在了桌子上。

「豈有此理!武者協會這次也太不像話了,派了個什麼玩意出來啊,連個醉鬼都打不過,還不如去年的十個小孩,就羅嘯天這貨還想著下半年的武王爭霸,簡直可笑之極!」

「二少爺,各大家族都在催著派彩,可我們的流動資金有些虧空了,怎麼辦?」

「直接從我爺爺的賬戶里轉,對了海師傅,我爺爺出關了嗎?」

「老祖出關在即,已達三層武者的巔峰,在做最後的準備了。」

「那我就更不能讓他失望了,派出全部一百名雇傭兵,埋伏李唯,今天定要他挫骨揚灰!」

正在這時——

只聽啪的一聲,窗戶碎了。

霍城扭頭一看,有些不解。

「這可是防彈玻璃,怎麼碎了?」

一道人影閃過!

海師傅雙目一滯,半天說不出話來:

「二少爺,你、你——」

「我什麼?」

「你後面……」

「我後面?」

霍城一臉懵逼。

漸漸的,他發現自己的雙腳,竟緩緩離地,而且還不斷上升……

很快,他發現自己的脖子後面,竟酸疼不已……

最後,他發現是有人從身後掐住後頸,將他憑空舉了起來!

霍城背脊一涼,聲音有些顫抖:

「你、你是誰——」

李唯冷若冰霜:

「都要把我挫骨揚灰了,我是誰你心裡還沒點逼數?」

「李、李唯……你千萬不要誤會!」

「你剛才是想把誰挫骨揚灰來著?」

「我說的是里維,基魯-里維斯!」

李唯差點沒笑噴。

沒想到之前戴著金絲眼鏡,看上去極其低調、極其沉穩、極其嚴肅的霍城,在死到臨頭的時候,居然有這種程度的幽默!

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只是李唯不會手軟,便隨手一扔,將霍城扔向了監控屏上。

「砰——」

大屏幕瞬間被砸穿!

霍城腦袋嗡鳴,頭骨開裂,肋骨盡斷,五臟六腑被震爛大半,整個人鮮血淋漓,幾乎沒了人形……

李唯隨即跟了過來,揪著霍城的腦袋,將其生生拽出了大屏幕:

「你是想把勞資笑死,好吞掉我的彩金么?」

霍城即便傷成這樣,意識卻很清醒,說話也很清晰:

「怎、怎麼可能,這是個誤會,李先生你聽我說,我霍家很欣賞你,想將你收入麾下,別說什麼區區三百億,李先生千億起步!」

李唯不以為然,指著一塊屏幕中的影像。

正是霍城調集而來的百名雇傭兵!

「哦,那這屏幕里的特種兵是怎麼回事?」

霍城兩眼一黑,咬緊牙關,振振有詞道:

「當然是來清理擂台上的垃圾……」

李唯差點沒被他笑死!

臉上卻冷漠如常:

「撤了這些兵吧,當兵挺不容易的,別枉死在這裡了;還有這個海師傅,以及監控台上的幾個技術人員,也都別往外傳信了,這隻會讓這貨死的更快。」

霍城驚駭,但嘴上卻還在死撐:

「談什麼生死呀,李先生還記得我們上過同一張賭桌么?在南奧,上過賭桌的就是自家兄弟,李先生你看,我剛準備把錢給你送過去呢——132億本金,66億盈利,再加上十瓶二鍋頭的100億,298億,我自己友情貼2億,給你300億,怎麼樣,夠朋友吧。」

「數學不錯,但你還得給我加200億!」

「200億什麼?」

「轉完賬我自然告訴你。」

「是、是!」

霍城在脖頸全程被掐的情況下,迅速輸入密碼,按指紋,再從爺爺的武者銀行賬戶里,轉出500億給李唯。

轉賬完畢后,霍城弱弱的問道:

「李哥現在能告訴我200億是什麼費用了嗎?」

「挫骨揚灰費。」

「你——」

霍城雙目一滯,如見滔天巨浪!

李唯也不浪費時間,五指驀的一擰,便像擰瓶蓋一樣,直接卸掉了霍城的腦袋,將其扔出了窗外。

自己則大搖大擺的從監控室正門離開了。

房間里剩餘的海師傅和幾名技術員,此刻驚駭若死,如見邪魔,全身止不住的顫抖,但當李唯剛走出門外,幾人便猶豫著要不要叫人……

不想正在這時,門外傳來一道悠然回蕩的魔鬼之音:

「別逼我再殺人。」

……

南奧濱海別墅,大管家一聲高呼——

「老祖出關啦!」

————————————

預告:第0089章,霍家老祖

PS:南山濱海草屋,作者君一聲高呼——

「求票票啦!」 南奧北面沿海。

魚群瞬間四散!

一個身影從海底縱身一躍,強勢飛出了海面。

一股強悍至極的氣勢,徹底籠罩了南奧北邊的濱海沿線!

利用腳下的特製蹼鞋,此人在海面上奔走如飛,形如仙神,又彷彿裘千仞的鐵掌水上漂,飄灑自如。

附近夜捕的漁民目光驚滯,如見仙神,紛紛掏出手機拍攝這一奇觀,然而由於霍一方速度太快,加上濺起的水花如飛瀑一般,因此誰也沒拍出個所以然來。

此人正是霍家老祖!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老祖出關啦!」

霍家期盼已久的時刻終於來臨。

霍家老祖名叫霍一方。

雖然被稱為[霍家老祖],但霍一方實際上只有七十多歲,他也只是霍城的爺爺,並非是什麼霍家的祖宗。

只是霍一方形象蒼老,其鬚髮皆白,長發飄飄,長須邈邈,面容褶如枯木,卻又仙意盎然,彷彿活了千萬歲月一般,更有傳說,霍一方在四十多歲升為三層武者時,就差不多是現在這般模樣了,所以才被稱之為——

霍家老祖!

霍一方其實並不是南奧人,他出生在中原,在武者協會中也是一個幹部,只是因為形象問題,受到同級武者的排擠,最終怒而離開中原,帶領家族來到南奧,過上了逍遙日子……

而他自己則醉心修鍊,試圖成為最強的外勁武者!

今天,在度過第十八次閉關之後,霍一方成功了。

他測出的力量和速度,成功達到了梁海博士(就是改造羅嘯天的白褂老者)理論中人體所能達到的極限!

以霍一方現在的巔峰實力,可以稱之為[外勁武者之王],考慮到人們俗稱的武者,基本就是指外勁武者,可以說現在的霍一方,就是普天之下、名副其實的——

武者之王!

.

回到霍家別墅區。

霍家子孫和傭人全都恭然迎接,眼中滿含著崇高的尊敬,但其中少數人的臉上卻掛著一絲駭然……

霍一方覺得有些不對勁,凜然問道:

「怎麼不見城兒?」

「回老祖,二少爺他、他……」

「吞吞吐吐作什麼,說!」

「二少爺在地下城被人給殺了!」

「什——么!」

霍一方頓時驚滯——

「你再說一遍!」

「二少爺在地下城被人給殺了!」

傾世神醫:殿下,寵妻要剋制 「在南奧殺我霍家人?到底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