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不知足請多讀書

在他們眼裡近乎無所不能的主上,就這麼被攔腰切了?!

「成功了嗎?」羅夏隱約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儘管能掙脫深邃男子的深寒恐念幻境是一個連他自己都沒想到的意外,可波紋 […]...
Read More

黎墨的身子又壓下幾分,高大挺拔的身形不期然逼近許清知。

他的氣息近在咫尺,許清知身形一頓,定眸看向面前逼近自己的那張英俊的臉,神情不由有些緊張。 「怎……么了?你是哪 […]...
Read More

火驕烈憑空遠眺,眼中的神情讓水清漓猜不透。

最近,他總是這樣,一種道不明的感覺在水清漓心間慢慢漾開。 她總覺得火驕烈在擔心什麼,卻一直藏在心裡。 「烈?」 […]...
Read More

陶宛垂首,低聲說:「既如此,妾身隨皇後娘娘去便是。」

「雖說明天才比賽,但以免萬一,你雖本宮進宮吧,今晚就住在宮裡。」雲黛對陶宛說。 雲辰明白,他單獨卿雲峰和應天峰 […]...
Read More

不過沒有等庫克反應過來,這黑色的光環一下子就沒進了庫克的體內,整個大廳恢復了原來的樣子,庫克則一臉的獃滯。

黑色的光環消失了,而庫克的腦海裡面多了一些信息,是有關這圖騰柱的。 「主人!」瓦魯曼與哈多西也被剛才的黑色光環 […]...
Read More

幾個月之後,石蓮生下了孩子。

可是,卻是個死嬰。 尋常的女子,在遇到這樣相繼的打擊之後,只怕早就支撐不住了,可是,石蓮卻連一滴眼淚都沒有流, […]...
Read More

蘇昭徹底的沉默了,衛王或許是真的下了決心要殺掉神宮的上使,否則不會派出五十名武皇,可惜神宮的上使不是那麼好殺的啊!既然神宮上使殺不掉,那就只能想其他的辦法了,大將軍的戰甲就是賄賂啊。

「神宮看中的是我們大周的臣服,不如先打探一下消息,若是上使沒事,那就著手準備貢品吧!加一成的量!」蘇昭都肉疼死 […]...
Read More

「其實,他才應該叫易武,而我,更適合叫易文才對。」

掙扎著爬了起來,郭離的臉色十分的難看,看著易文的背影,目光露出了毒蛇一般的冷芒。自己可是築基期的修士,沒有想到 […]...
Read More

八斤摸摸頭嗯了一生戰戰兢兢的擠進了方斗。蔣玲個頭不高,居然剛好可以伸長了腿躺在斗里,八斤就不行了,一雙腳只能搭在邊沿上吊著,平日里到還可以弓著身子剛剛好,可今天呢?難不成用屁股對著一個美女,或者用小jj?

風很涼,但不冷,八斤不冷,但他不知道為什麼身邊的女人也沒有一點寒意,畢竟入夜的阿溝寨還是有些冷的。 兩人自從躺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