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了門,仍舊可以聽見裡邊周思綿的聲響,嬌嗔中帶著些許撒嬌,聽的我毛骨悚然,可是心卻是隱隱作疼,華禹風對她,究竟是如何樣的感情,才會娶了她,可是他對我說不管看見什麼、聽見什麼,都要信他,又是啥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