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牧一直睡到第二天正午,耀眼的陽光穿過薄薄的窗紙,傾注整個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