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信使了個眼色,那旁邊巡場的一羣侍衛竄上來按住那個使者。那使者端着杯子的手都開始打顫,滿臉都是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