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她還拋了個媚眼,抹了把百里清的手臂,搔首弄姿的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