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邢月在剛剛聽到羌豹的上半句話語時,他一臉興奮之色,而當在聽到後半句的時候,他的臉瞬間便的猶如豬肝,面目死灰,眼中也冒出了鄙視的目光,緊盯着羌豹。“你這不是在逗我嗎?百八十年,我都老成什麼樣了,老成那樣我還要那麼高的武功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