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道士並沒有立即回答我,而是好像怕出錯似的,又重複掐算了一遍,最後這才緩緩睜開雙眼,然後就兩眼放光的打量着我,就好像老子是花姑娘似的,看得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