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不知足請多讀書

緊接着,夏侯惇臉色更加難看了,繼續說道:「說來也是丟人,僅僅是關羽和張飛的能量對撞,就將我和妙才擊傷,若是我猜的沒錯,這兩個人都已經接近了超凡九層修為!」

「什麼!」

曹操驚呼一聲,他不敢相信就在涿縣這麼一個破縣城中,竟然有兩名臨近超凡九層的高手,同時曹操眼中閃過一絲對於劉備的嫉妒。

但很快,曹操眼神又是一轉,對着夏侯惇問道:「元讓,你認為關羽此人如何?」

夏侯惇點了點頭說道:「此人雖然性格孤傲,但為人頗為正直,當時,要不是他幫助已經昏迷過去的妙才擋下那股能量衝擊,恐怕妙才就不是現在這樣了。」

曹操聽后,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對着夏侯惇說道:「行了元讓,此次你也受傷不輕,你和妙才好好在軍營中修養吧,接下來的戰鬥你們就不要出戰了。」

「孟德,我的傷並無大礙,若是我不出戰,你的安危怎麼辦!」

「元讓放心,關羽不就是一個現成的苦力嘛,對了,元讓我還要交給你一個任務,需要你幫我纏住劉備和張飛,你且側耳過來。」

說着,曹操在夏侯惇耳邊,小聲說着他的計劃。

夏侯惇聽后,微微搖了搖頭說道:「孟德,恐怕這一次不會如你所料,據我觀察,關羽此人雖然性格孤傲,但卻極重義氣,既然他與劉備張飛結成了異性兄弟,那就不會背叛他們。」

曹操卻嘿嘿的笑了一下,神秘的說道:「我知道呀,我也沒有想過讓關羽背叛他們,只不過是要在劉備心中種下一顆懷疑的種子而已,至於什麼時候能發芽,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嘿嘿嘿。」

夏侯惇這下也明白過來曹操的意思了,略微思考了一下,就點了點頭同意了。

三人返回營地后,曹操囑咐軍醫照顧好夏侯淵,自己獨自一人朝着幽州刺史府而去。

兩日後。

劉備兄弟三人帶着五百名義兵,來到了曹操的軍營。

曹操也早早的就在軍營外等候劉備三人。

「哈哈哈哈,玄德兄,我們又見面了!」

「小弟見過孟德兄,有勞孟德兄在此等候我們兄弟,實在是讓小弟慚愧!」

「好了,玄德兄快進軍營吧,我早已準備好了接風宴為你們接風,順便讓妙才給張三將軍賠禮道歉!」

聽到曹操這樣說,面色略微蒼白的張飛哼了一聲,瓮聲說道:「那小黑胖子現在如何了,要是死了可不怪俺,只怪他自己修為太弱了。」

「三弟,閉嘴!還請孟德兄勿怪!」

劉備瞪了張飛一眼,連忙跟着曹操進入軍營。

森嚴的軍營,威武的將士以及無數的高頭大馬,都讓劉備心生羨慕,眼中欣喜的光芒都要掩蓋不住了。

時刻觀察著劉備的曹操在心中輕笑一下,暗道:「呵呵,果然如我所料,此事已經成了一半。」

曹操帶着劉備三人進入營帳,夏侯惇與面色慘白的夏侯淵早已在此等候多時了。

張飛看到夏侯淵的第一眼,就大大咧咧的喊道:「呦,小黑胖子,你還活着呀。」

「三弟!!」

劉備再也忍不住了,怒視了張飛一眼,對着他憤怒的低喝一聲。

要知道,此次劉備能進入曹操的軍營,完全是因為曹操去和幽州刺史說了,接下來的剿滅黃巾需要劉備等人的幫忙,他這才有資格與曹操一同出戰,若是因為張飛的口無遮攔將曹操惹惱,導致自己兄弟無法出戰獲取戰功,那可就慘了!

曹操見狀,眼中閃過一絲神光,暗自想到,「劉玄德呀劉玄德,看來你對於戰功的渴望遠超出我的預料呀,呵呵,這下事情可就好辦了。」。 「老槐樹不會是活的吧?」衣角被輕輕拉動,我回頭去看時,發現宋蘇怡的臉色非常的白。

她害怕了。

此處環境詭異,確實讓人浮想聯翩。

我沒有說話,而是動用瑩目之術打探周圍。

目光轉動,我發現這裏除了陰氣極重之外,倒也沒什麼。

錯覺嗎?

底氣足了幾分,我沒有刻意去壓低聲音:「沒事這些都是腦海中幻想出來的。」

站在黑影之下,我壯著膽子,走到老槐樹的樹根底下,我記得刀徒曾經說過,鬼域入口就在大樹底。

「嚇死我了!」

宋蘇怡拍了拍胸口,心跳起伏,見沒事發生也跟着我身後屁顛屁顛的走了過來,不過她仍保持戒心,時而會瞄一眼周圍。

「你在看什麼?」宋蘇怡發現我看地面,奇怪的問了一句。

「我在看入口。對了…」我忽然想起,身上還有兩道符籙,這兩張我是從李半仙手上搶過來的,雖然具體功效還不知道,但辟邪是肯定的,也是時候拿給她防身了。

一進到鬼域所有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我不可能隨時隨地護她周全。

「我這裏有一道符籙,你可以拿去防身。」

我左右手都有一張符,可偏偏宋蘇怡伸手把兩張符都順走了:「這兩張我都要了,反正你也用不上。」她看了一眼,把符籙收進囊中,一臉的理所應當。

我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這兩張符有一張是驅邪符,一張是姻緣符,這是萬萬不能落在女人手中的,不然會有禍端。

「左邊那一張你不能拿」

我還記得李半仙說過的話,雖然不能確定他是否在撒謊,但小心使得萬年船,有些事該避免的時候,就要遏制在萌芽之中。

「又不是什麼值錢的符,等鬼域出來之後,我送你一屋子的符。」宋蘇怡翻了一個白眼,她見過符籙的厲害,自然不會符還給我。

我只能無奈的一笑,忽然聽到見附近有奇怪的聲響。

這時候有一股陰風從耳邊吹了過來,我臉色一變,似乎聽到有人在說悄悄話,可是回頭的時候,又發現一個人也沒有。

「奇怪!」我眯起眼睛,一下子警惕起來。

這種緊張的氣氛,引起連鎖反應,連一旁的宋蘇怡也跟着緊張起來。

她瞪着一雙大眼睛,到處亂看,但始終不敢離我太遠。

詭異的氣氛快速蔓延,無數道黑影不停搖晃,像是舞動的群魔正在齜牙咧嘴,老槐樹居然無風自動了。

內心傳來一絲不安。

我動用瑩目打探四周,這一打探,我果然有了發現,原來四周不知道何時多了幾位不速之客。

我拉了宋蘇怡一把,偷偷藏在樹根底下。

做了一個靜聲手勢。

我明顯能感覺到她在緊張,又不放心的多看了她一眼,我決定用手去捂住她的嘴巴。

宋蘇怡瞪了我一眼,我不顧她的抗議,動用瑩目去探查這幾道身影。

在一處不起眼的地方,我看見了一道戴着帽子的身影,藏在地下。那裏有一坑,洞口不大,只夠一個三歲小孩子出入,稍微胖一點也不一定能爬進去裏面。

「這是什麼東西?」

我盯着這道身影,絞盡腦汁,也無法在腦海中刻畫出這樣的身影。

它究竟是什麼東西,我現在唯一能確定的是,它不是人。

窸窸窣窣的聲音在周圍響起,更多這樣的身影連續出現。

這些身影一個個頭頂着一個大帽子,不停往一個地方走去。

通過瑩目我看得清楚,它們走得方向就是老槐樹另外的一部分。

「不見了」不到一會那些身影就徹底消失在老槐樹下。

我感覺很詫異。

又等了一兩分鐘,這才鬆開捂住宋蘇怡嘴巴的手。

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宋蘇怡狠狠瞪了我一眼,我顧不上她兇惡的表情,快速往身影消失的地方跑去。

剛剛沒跑幾步,我就發現老槐樹底下有一道洞口。

「這裏居然有一個洞口!」我有些驚訝,站在原地,居然說不一句話。剛才我只顧著查看老槐樹,卻忽略了周圍的情況。

腳步聲慢慢接近。

宋蘇怡狐疑的打量四周,「你在看什麼?」她柳眉緊皺似乎看不見地下那道洞口。

我指着地面,「那裏有一個洞,洞很深,不知道是不是我們要找的鬼域入口。」

宋蘇怡奇怪的看着我,她特意走過去踩了幾腳。「你看這就是地面,哪有你說的入口。」

我一愣,隱隱有種猜測,「你說這是地面?」

「對啊!」宋蘇怡不知道我眼睛所看到的情況,大眼睛來回亂轉。「你說,該不是你的眼睛出了問題?」

當她說出這句話,我就感覺好笑,因為我現在動用瑩目,所以當然會看到一些不存在的東西。

「你我的眼睛都沒問題,只是看的角度不同。」我淡淡盯着地面,這看似自相矛盾的問題,其實也分在那種場合,就比如現在,我們就像是處於二維空間與三維空間。

一般二維是看不到三維,而三維可以選擇看到,或許選擇不看。

笑了笑,我走到宋蘇怡旁邊,「你看好了,或許我知道,如何才能走進鬼域了」

人有三把陽火,這就像一種機制,當某種契機出現,就需要一把鑰匙去打開,而陽火又是保護人的機制當然不受外邪入侵,自然而然對陰煞之氣做出抗拒,所以宋蘇怡看不到是因為三把陽火在還,進不了鬼域也是這個原因。

剛才我在那些身影身上看不到一點活物的氣息,或許是它們本身就是死物,又或者還有另一種說法,比如把陽火全部熄滅。

看出宋蘇怡的疑惑,我簡單跟她解釋了一下,然後給她做個小實驗。

「你看好了。」

我運轉真氣,兩極分化,左手陰火大盛,輕輕拍了一下宋蘇怡的肩膀上。

第一把陽火熄滅。

她渾身一震,感覺身體非常酥麻,「我怎麼感覺有人對我吹氣。」宋蘇怡的反應很奇怪。

其實她這樣說就對了,失去第一把陽火,身體自然會做出反應。

我笑了笑:「請別眨眼這或許會顛覆的你認知。」在瑩目觀察下的宋蘇怡,好像一個漏風的氣球,大量陰氣湧入體中,她已經感到不適。

我說了一句:「你現在還有機會回頭,一旦三把陽火熄滅,或許你會生一場大病。」

這個問題需要重新考慮,進入鬼域必然要滅去陽火,這是之前連我也不知道的問題。有付出就會有回報,我希望宋蘇怡能考慮清楚。

「不必考慮了,宋家的劫難,豈能落在我手中。」宋蘇怡很堅決,我在她臉上看到的是一種不畏懼困難的精神。

一個家族都有自己的底蘊,宋蘇怡如此堅定,這讓我好奇她尋找的究竟是什麼?

「好!」看見她如此堅定的表情,我只能點頭答應。

事已至此,勸說已經毫無意義。

我抬起了左手,不拖泥帶水連拍兩下,陽火全部熄滅,宋蘇怡的臉顯得更加蒼白。

她渾身一抖,從剛才的堅強,變成驚訝,「這是?」

她還沒來得及說出下一句話,整個人掉進了地下洞穴。

「消失了」盯着這個黑漆漆的洞口,我露出瞭然的神情,「鬼域」

斂去身上陽火,我縱身一躍。

無盡的黑暗將我吞沒,下一刻我聽到撲騰的聲音,好像掉了水中。

身體有點冷。

睜開眼的一瞬間,我看到了綠茵茵的世界。綠色好像將整個世界融合在了一起,所有事物環境都是呈現一種詭異的綠色。

我震驚之餘,又看向四周。

孤零零的綠色河水,好像還漂浮着一些綠色的東西,因為顏色不太一樣,我特意撈起來一看。

「卧槽」當看清這樣東西,我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然後像扔籃球一樣,向遠處一砸。

「還我頭來!」一句毛骨悚然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我嚇得連忙往岸邊跑去。

回到岸邊,我才發現身邊少了一個人。

「宋蘇怡呢?」

我東張西望,最終在前方不遠看到了一群黑衣。

是剛才最先進入鬼域的那些黑影,它們好像圍着一個人,是宋蘇怡,因為那些黑影十分的矮小,所以我一下子就認出了圈中的宋蘇怡。

被纏上了。

在這種地方被其它東西纏上不是一件好事,人生地不熟,有可能還會招惹其它東西。

「宋蘇怡」

我這麼一叫,那些帽子精,也齊刷刷別過頭來,我這時候才看清,原來這些帽子精居然長著一張鬼怪的臉。

尖尖的鼻子,滿臉是毛,還有一雙綠色的眼睛。

我差點沒忍住,叫一聲『卧槽這是什麼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