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的手指即將靠近那光團時,我又略微猶豫了一下,那光團像是很生氣似的,又劇烈地抖動了幾下。我很奇怪為什麼師父此時反而不說話了,難道他已經化成這個幽藍色的光團了?不能說話,便通過這種方式對我表達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