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正淳臉色一暗,點頭:“那一切都聽皇兄的。”心裏雖然不甘,但對於妻子,他還是有愛護之心的,只是他的愛被分成好多分,刀白鳳只能算其中之一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