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清目光一霎,對與海夫人接下來要做的事,要說的話,她已經有了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