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鳩和王琰頓時嚇得腳軟,跪在了院門口,他們終於知道所有人都低估了這個第一客卿,更是低估了這個第一客卿的狠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