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點頭,“其實我覺得我近兩年很難還上這個錢,但是我不去做更是猴年馬月了,我想能還多少先還多少,不管怎麼說這件事一直壓着我喘不過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