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低頭一看,司機戴着副墨鏡,“這是出租麼?打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