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溜小跑過去,到了立交橋上,果然是程萬年。他仍舊是穿着一身褂子,此刻正舉着定星盤向着月亮,嘴裏叨咕着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