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不知足請多讀書

在李方承諾了下次吃飯的時候送一份泡菜,這才平息了客人的那些個小意見。

回到家中,洗完澡,給諾諾開過去視頻。對面,諾諾還在電腦前忙碌著,李方見此,簡單的聊了幾句以後囑咐諾諾早點休息,就關了視頻睡覺了。

次日,李方剛吃完早飯,就接到了林業局的電話。

小紅隼的來歷他們已經查清楚了,而且也查到了李方上船的時候沒有攜帶小紅隼,鑒於小紅隼目前對於李方的依賴,同意了李方飼養小紅隼的請求,並準備為他辦理了兩個證件。

李方帶着小紅隼去了林業局,拍攝了一些必要的照片以後,沒過多久,《馴養繁殖許可證》和《野生動物或其產品經營許可證》就出現在了李方的手中。

小紅隼的事情就算是辦好了,李方也給它取了一個霸氣的名字,叫做霸王,希望它成為一個空中小霸王。

霸王好像很喜歡這個名字,李方叫一聲它就叫一聲,好像是在回應着李方。

帶着霸王回到家,李方到樓上找到工作室的四人,開始今天的視頻拍攝。

增加視頻拍攝是李方和工作室四人商量以後的絕對,現階段增加視頻拍攝,減少直播次數,以此來緩解目前沒有直播素材的窘境,維持住李方的粉絲粘性。

至於視頻內容,李方和羅睿傑、鄭景松一起,拍起了農村搞笑視頻。李方以各種各樣的方法來躲避另外倆人的蹭吃蹭喝,而羅睿傑、鄭景松和李方恰恰相反,以想法設法到李方這蹭吃蹭喝為榮。

在這樣的視頻中,李方可以很順利的把青石醬料給帶入到視頻中,而且看起來毫無違和感,也不像是在打廣告,讓觀眾潛移默化的認識到青石醬料。

視頻拍攝並不輕鬆,李方和羅睿傑、鄭景松三人並沒有任何演技,拍起來動不動就出問題,笑場什麼的都是小事,一個視頻拍了好幾個小時才完成。

至於後期的剪輯就是吉吉和羅睿傑、鄭景松他們三個人的事情了,秦澤武要做的就是為第二天的拍攝做好新的準備。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了,100畝的龍蝦田在幾台挖掘機的連續的工作下,也已經改造完畢了。大棚也安裝完了,為此李方還找秦銘借了300萬。

花了一天的時間李方開着皮卡來來回回跑了好幾趟,才把100畝的龍蝦苗養到田裏。之前抽到的100張卷全都用光了。用光的不只是卷,還有積分,再買完100分藥劑以後也徹底見底了。

還有就是李方的新視頻得到了粉絲們的喜愛,對於這次轉型,還是很成功的,觀眾粉絲們也喜歡看這種搞笑的東西。

在這些視頻的支持下,李方的粉絲正式突破了900萬,距離1000萬的任務目標只差90多萬了。

當然,除了這些,青石醬料也被李方的粉絲們熟知了。在視頻中,多次的出鏡,然粉絲們都知道了青石醬料的存在,在秦銘從杭城回來以後,關於醬料的推廣也正式開始了。

秦銘離開的這段時間以外也沒閑着,除了陪小離和父母以外,他找到了魔都電視台,杭城電視台,還有工廠所在的本市的電視台,包下來幾個雖然不是黃金檔但是也差不到那裏去的廣告時間,用來播放廣告公司製作的廣告。

至於醬料的代言人,秦銘看上了李方。不是秦銘請不起其他的明星,可是出名的大明星不願意接着這種小代言。小明星秦銘又看不上,最後選來選去才想到了李方這個大網紅。

秦銘一臉你不答應我就哭給你看的表情看着李方說道:「方子,你就答應了吧,你想想,老乾媽的代言人不就是創始人自己代言的嗎。那我們青石醬料的代言人,用你不就正合適嗎。你看看你,你現在這條件多好啊,來拍這支廣告最合適了。」

秦銘沒有胡說,自從使用了鍛體丸以後,李方的身高從178長到了183才結束,還有那身材也變的更加的勻稱了,皮膚雖然沒有繼續變白,但是搭配他這一身卻是剛剛好,沒有那種陰柔的氣息,整個人看起來很陽光。

為此,兄弟四個人裏面個子是最矮的羅子軒這段時間沒少追問李方變高的秘訣。

問題李方那有什麼秘訣,全是鍛體丸的效果,他只能用二次發育來搪塞羅子軒。

「可是我沒有拍廣告的經驗啊,到時候拍砸了怎麼辦。」李方看着坐在他面前的秦銘無奈的說道。

「誰都有第一次不是,那些明星第一次拍廣告指不定什麼樣呢。你這段時間不是一直在拍視頻嗎,拍廣告的時候你就當做在視頻來拍不就行了。」

「你就會瞎扯淡,那能一樣嗎,視頻是視頻,廣告是廣告,這能混為一談嗎,我這那樣還不被廣告導演給罵死啊。」

「沒事,錢是我們給的,你怕什麼,要知道你才是他們的金主啊。」

看着一臉認定了自己的秦銘,李方無奈的點了點頭同意了這個決定,不過他還是提了個條件:「說好了,就拍這一次,以後愛找誰找誰,反正我是不來了。」

「行,就等你這句話了,那我和廣告公司那邊說,明天我們就把廣告給拍出來,早點拍出來我們也好早點投放到市場上。」。 美色,如狼似虎,瓦解人的意志,別人裴連瑾不知道,身上這個女人他知道。

明明是個女孩子,她就不能溫柔點嗎?

這像話嗎?

乾瘦修長的手從錦被中鑽出拽緊被褥,青筋都出來了,而下一秒,一隻堪比藝術品的手覆蓋上了這隻手,與他十指相扣,帶著他動。

「唔……主公,鬧鬧,鬧鬧,差不多,差不多了。」帷帳中傳出男人妖冶斷斷續續的聲音,是破碎的,沙啞的,又是勾人的。

「不行,你不是懷疑我要赫寧嗎?我這證明給你看呢。」女人的聲音也沒有平日里那樣優雅,反而顯得更加邪氣了,或許這才是優雅下本來的面目。

然而這樣的她更加讓人慾罷不能。

「錯了,錯了,嗯……」旋即傳來低低的呻/吟聲,他又說:「知道錯了。」

一波一波的衝擊足以讓他即將成型的思緒再次散開,這已經不知道多少次了,他不能用平日里冷靜的頭腦應付現在的事情。

事後,裴連瑾流下了悔恨的淚水,早知道就不亂解讀了,不過這能怪他?這明明是主公誤導他。

什麼特殊的人,對她很特殊!

胡扯!

就是專門給他下套。

女人俯下身,身體再次親密無間的接觸,嫵媚的聲音在他耳邊低語,「你很聰明,也沒有猜錯,我就是在給你下套,你不也上套了嗎?」

「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

「不準說了。」裴連瑾叫道。

是啊,願者上鉤,不是這樣的話他怎麼會大半夜的出現在浮光的閨房?

他在試探對方,也在引誘對方。

裴連瑾對自己的容貌非常有自信,只是他根本沒想都事情會發展到現在。

「成親吧。」浮光輕聲說。

裴連瑾沒有反駁。

都發生了這種事情,怎麼可能不負責?更何況,都是第一次,怎麼也該對得起對方。

「朝廷的人快來了,成親的事情恐怕來不及。」裴連瑾說道。

「那就慢慢準備,等時機到了就成親。」浮光低下頭,親親他的臉頰,親近極了。

「當初……你不讓我離開林州城的原因真的不是因為想讓我輔佐你?」裴連瑾還是不甘心的問道。

他雖然沒有經天緯地之才,可輔佐一代帝王是綽綽有餘。

「呵!只要我想,我可以直接殺了皇帝,一舉完成所有事情。」這話說的可真夠狂的。

裴連瑾嗤笑一聲,他躺在被子里,說道:「可那些士族和皇族,怎麼處理?暴力並不能解決一切問題。」

浮光勾唇,「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計謀都是花里胡哨。」

裴連瑾:這得多狂才能說出這樣的話?

「天快亮了,我去叫人備水。」浮光下了床,赤腳站在地上,她取過旁邊的外袍裹在身上,不過這外袍不是她的,而是裴連瑾的。

裴連瑾說:「還是我去吧。你應該很累。」

就算沒有女人,裴連瑾也是妓院老闆,什麼場面沒見過?

事後女人都會很累,根本站不穩……等等,她為什麼站得穩?

浮光挑眉,見裴連瑾兩股戰戰,說道:「你確定你能出得了這個門?」

裴連瑾:「……」雖然很不想承認,可事實就是他和主公這種事情居然倒過來了。

他體力這麼差的嗎?要不回頭繼續練練?看來是最近荒廢了練武。

浮光一出去,外面守著的下人就看見浮光面露桃色,身上還裹著,裹著……連瑾公子的衣服!!!

主公和連瑾公子???

「備水,以後叫連瑾為主君。」浮光說道。

外面的冷風讓她身上的熱度漸漸散去,不過因為那件事之後,她難免語氣會帶上她原本的樣子,無情中帶著邪氣,讓人相當不習慣。

「是。」幾個下人戰戰兢兢去備水,當然,內心已經出現一萬隻尖叫雞。

連瑾公子和主公這樣那樣,那樣這樣了!!!

天吶!

果然好看的人只會和好看的人在一起,神仙眷侶這就是傳說中的神仙眷侶,嗚嗚,簡直太美好了。

這樣的愛情,簡直讓人羨慕。

浮光再次回屋,等身上溫暖了些才進了內室。

裴連瑾已經穿上中衣,中衣依舊是紅色,浮光似乎就沒見過裴連瑾穿紅色以外的顏色。

「很喜歡紅色?」浮光坐在他身邊問。

裴連瑾臉上有些倦意,他點點頭,「穿紅色受傷也不難看出來。」

「黑色更不容易看出來。」浮光說。

裴連瑾靠在床柱上,他說:「黑色不好看。」

「沐浴之後再休息。」浮光把他的頭移過來,讓他靠在自己身上。

裴連瑾點頭,他說:「我總感覺,哪裡不太對。」

浮光:??怎麼又不對了?你天天都不對?

裴連瑾雙手環住浮光的腰,他閉著眼睛說:「應該我在上面的。」

浮光:呵!你想的倒是挺美。

「位置不對,下次我們換回來。」裴連瑾蹭蹭浮光的肩膀,他說。

「你不僅長得美還想得美,這種事情沒得商量。」浮光拒絕的相當乾脆,縱不縱容這件事看她心情。

這個位面的裴連瑾讓她不爽,所以這輩子你就只能在下面。

裴連瑾也沒說什麼,因為他已經睡了過去。

水來了,浮光看他滿臉倦容,於是也沒叫醒他,自己去沐浴了,然後親自把房間收拾乾淨,這才叫裴連瑾去沐浴。

對於房內的事情,浮光並不是事事親力親為,可剛剛裴連瑾在休息,關於二人的事情,浮光就不願意有第三個人插手了。

所以她更加願意自己收拾。

天已經大亮了,可裴連瑾還沒出來。

浮光進去一看,人在浴桶里就睡著了。

至於這麼困嗎?

無奈之下浮光把人抱起來,擦乾水把人放在床上,然後穿上外衣出門。

到了門口,浮光說:「讓主君好好休息,不要去打擾他,飯菜時時熱著。」

想了想,浮光又說:「本王去軍營,他若問起,不必瞞著。」

裴連瑾醒來的時間恰好在飯點,不過浮光還沒回來,他穿上衣服便出來詢問,下人就把浮光說的話一五一十全部說了。 與此同時,三尾妖狐終於發現自己的孩子不見了,可憑它的力量根本找到帶走三隻小狐狸的徐凌,只能將一切怒火傾瀉在圍攻它的人類修士上。

「不好!妖狐突然發狂了!」

「妖狐發狂實力大增,我們如何會是對手?」

眾修士神情驚恐,眼看妖狐就要不行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讓妖狐突然發狂。

正當眾人四處逃竄時,一名身著白衣的俊秀男子忽然腳踏靈鶴出現在妖狐對面。

他望著腳下眾人無奈的嘆了口氣,而後拿出腰間玉笛開始吹奏。

妖狐本想直接撕碎男子,聽到琴聲后眼裡的怒火突然平息了不少,釋放出的威壓也減弱了很多。

笛聲悠揚,悅耳動聽,傳進了每個人耳里,一些女修士更是滿臉仰慕的望著白衣男子。

「快看,那不是琳琅門第一天驕,步承宇嗎?」

「步公子真的好帥啊,天賦那麼強,笛子也吹得那麼好,簡直是我心中完美的夢中情人…」

「你就別想了,步公子是我的!」

「呸!是我的!」

「你們別吵了,步公子的笛聲可不止是好聽那麼簡單,你沒發現妖狐氣息減弱了不少嗎?」

「多虧有步公子,妖狐實力才會銳減,大家隨我一起沖,趁機殺了妖狐!」

見到妖狐實力減弱,準備逃跑的眾人調轉回去聯手圍攻妖狐。

妖狐之前有狀態不好,現在被笛聲蠱惑再被突然偷襲,很快就受了重傷,拼盡全力也才帶走幾個實力微弱的修士。

妖狐渾身潔白的毛髮染滿了鮮血,它不甘的揚天怒吼,偏偏受限於步承宇的笛聲,連逃跑的做不到了。

正在吹笛的步承宇嘴角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他不是因為削弱妖狐實力得意,而是為了下方那群女子仰慕的目光。

「這個太丑,這個太胖,這邊這個還不錯。」

步承宇內心有些火熱,這次他裝逼很成功,吸引到不少高質量女修士,以他的資本,待會兒下去搭個訕,連哄帶騙用不了幾天就能泡到床上。

就在步承宇想入非非的時候,一道人影忽然出現在他面前,一腳將其踹飛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