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不知足請多讀書

可是沒有打死,這就導致了鏈接煙霧散去,他沒有掩體可以進行活動。

「我被鎖定了,幫幫我!」s1mple大喊求援。

「給閃了!」

火男在書房位置,立馬往鏈接出丟了一顆閃光,想要幫s1mple解圍。

可是faze幾人就算是被白了,還是架死了s1mple鏈接凹槽這個位置,不斷進行掃射。

強行將s1mple給擊殺了。

在a1的蘇醒聽到s1mple求援之後,等到火男閃光爆開,從a1沖了出去拉槍線。

蘇醒從a1一衝出去,就看到了中路兩個土匪正在對s1mple進行掃射。

立馬進行定位掃射,但是他手中只有一把mp9,傷害並不是很高。

況且另外一人在他的遠點右手貼牆,他的對槍環境並不是很好。

所以拿到一個擊殺就跑了回來。

算是彌補了人數上的損失。

在二樓的adren和niko想要提速將蘇醒補掉。

可是一顆從大坑飛來的二樓煙,將他們打消了這個想法。

「faze依然在找機會,但是navi卻更加主動,電子哥配合蘇醒進行了一個中路的反清,一顆馬棚上方的閃光,蘇醒直接拉了出去,再收一個人頭,好在是奧拉夫補槍很快,才讓局面沒有那麼難堪。

2打3的殘局,時間只剩下30秒,adren選擇從二樓摸了出來,他知道,電子哥一定會在大坑,所以堅定不移地預瞄大坑方向!

這一次電子哥的大坑沒有眷顧他,他沒有在對槍中勝出,包點直接易主!

火男從書房衝出來想要補槍,可是adren靠着小坑的掩體,ak壓槍將他給打死了。

奧拉夫拿着雷包進入包點,放了一個大坑的包。

這一下只剩b點的nafany來迎接這個殘局!」

7017k 「你以心魔發誓,不得敗壞我家小九名聲!」

顧輕舟目光定定地落在千機真人身上,冷聲要求道。

千機真人臉色陡然漆黑一片,口中腥甜再也壓不下去,哇的一聲噴出一大口血。

「你——你簡直欺人太甚!」

「你若是沒有這般齷蹉心思,便是發了心魔誓又有何妨?」

顧輕舟見千機真人反應,不由得冷嘲熱諷地道。

他不得不提防一手,在修仙界,師徒關係可是非常重要的一種關係,而且,師尊天然便佔據了優勢。

若是日後這千機真人心中不甘不願,在外面說一些不乾不淨的話出來敗壞他家小九名聲。

而小九又的卻曾入過合歡宗,合歡宗在外的名聲向來又臭,到時候,小九便是有十張嘴也說不清楚了!

玉蘭仙子柔聲道,「千機,既如此,你便發個心魔誓吧!」

千機真人捂著心口位置喘了一口氣,勉強將憤恨壓下去,指天發誓道:

「我千機今日在此立誓,日後定不會敗壞歡兒名聲!若違此誓,我千機此生修為不得寸進!」

修士發誓不同於凡人,修士一旦發誓,便會引起天地呼應。

因而千機真人話音才落,便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從天降臨到他身上,形成一種道德束縛,這便是心魔誓成了。

「顧真人,如此你滿意了吧?」千機真人目光怨毒地看著顧輕舟道。

顧輕舟唇角微勾,千機真人表現的越是難受,他便越淡然處之。

有道是快樂從來都是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的。

別人痛苦呢還是自己痛苦?聰明人當然都是讓別人痛了!

「千機老兒,還算你有些度量。」顧輕舟輕飄飄道了一句,「從今日起,你和我家小九師徒情誼就此揭過,從此兩不相干!」

千機真人想到他三年所費心血一朝全部化為烏有,一口老血更在喉頭,臉色一陣紫漲。

他目光冷冷地瞥了眼一直默不吭聲的顧微歡,鼻子里哼出一道粗氣,踏劍揚長而去。

「顧道友不知還有何事?」玉蘭仙子身為結丹期修士,又是合歡宗掌門,自有她高傲之處。

如今,她也不願意冷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見千機真人已走,她的心情也不太好,只聲音淡淡地道。

「告辭!」顧輕舟乾脆利落地朝玉蘭仙子拱手施了一禮,提出告辭。

說罷,他朝顧微羽幾人招了招手,「阿羽,小九,小四,我們走!」

顧微羽一行陸續上到樓船上,樓船很快便升到半空,離開了合歡宗。

玉蘭仙子站在原地默默目送樓船離去,另三位長老走到她身側,「掌門,今日之事——」

「今日之事,本就是千機他咎由自取。」玉蘭仙子一臉平靜,聲音溫和地道,「好了,你們都各自散去吧!」

說罷她突地拔高聲音,朝四周環顧一圈,身上升騰起強悍的氣息,聲音如淬寒冰,

「今日之事,在場所有人不得外揚,不然,宗法伺候!」

悄然躲在暗處偷聽之人聞言都是神色一斂,暗自告誡自己定然要將此事爛在肚子里。

玉蘭仙子的神識掃視了一圈四周,袖子一揮回了她的浮空島。

合歡宗修士並不善戰,也大都都是安於現狀,不願出頭的修士,不然,今日之事怕是還得另說!

—————

卻說顧微羽一行離開合歡宗后,並未回雲郡,而是徑直讓樓船往北面飛去,往安林郡方向去了。

樓船內,楚流星湊到呆坐在窗前的顧微歡身側,覥著臉笑道,「我是楚流星,我們可以交個朋友嗎?」

顧微歡依舊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無法自拔,好一會兒,她才有些慢半拍地扭頭看向楚流星。

一張燦爛的笑臉出現在她面前,那笑容燦爛而耀眼,純粹自然,不知為何,便觸動了她的心。

「好吖。」顧微歡唇角一扯,勉強露出了一點笑顏。

這淡笑如冰雪初融,一點點將顧微歡絕美姿容點亮,尤其是那若隱若現的小梨渦和澄澈通透的眸子,如明珠熠熠生輝。

楚流星目光灼灼地落在顧微歡臉上,撲通撲通——心跳好似越來越快,像是要從嗓子眼撲棱出來。

耳朵一陣嗡嗡作響,這一刻,他什麼都聽不見,也不看進去了,滿心滿眼都只剩下了顧微歡的笑。

楚流星只覺身子身體里的血液都在控制不住地往上沖,往上沖,沖啊,整個人都懵懵的。

顧微歡有些迷惘地看著面前突然好像傻了一樣的楚流星,剛剛不是還說要做朋友,這怎麼突然間就啞了?

況且,楚流星的目光太過灼熱,她有些羞澀又有些不知所措得低垂下頭去。

一旁的顧微羽偶然間一扭頭,突然便瞪大了雙眼,驚呼道:

「楚大哥,你怎麼流鼻血了?」

顧微歡一驚,抬頭看向楚流星的鼻子,果然看到不知何時,他的鼻子正在往外冒血。

她下意識從袖子里掏出一塊帕子遞到楚流星面前。

楚流星直愣愣地回過神來,見大家都看向他的鼻子,他這才抬起手輕輕摸了摸。

這一摸,一股溫熱的液體黏糊糊的沾在了指尖。

他低頭一看,鮮艷的紅印入眼帘。

他竟然流鼻血了?!

「噗嗤——」顧微羽見他這麼傻乎乎的,忍不住笑了出來。

「快擦一擦吧!」

一道柔和的嗓音響起,楚流星抬頭看去,便見一塊素色帕子遞到了他面前。

他有些受寵若驚地抬頭看向顧微歡,好一會兒才伸手接過帕子,按在了鼻子上。

一股沁人心脾的馨香撲鼻而來,從他的鼻腔鑽入口腔,又深入到身體各處。

他忍不住陶醉地閉上了雙眼,深深地吸了口氣。

體內的血液再次沸騰起來,他感覺身體越來越熱,鼻子內又有什麼快要流淌出來。

不行!

他不能再這樣想下去了!

楚流星趕緊控制住心中的遐思,戀戀不捨地將手中的帕子稍微拿遠了一些。

顧微羽湊到楚流星面前,一臉稀奇地看著他,「楚大哥,我九姐的帕子是不是特別香?」

楚流星和顧微歡一聽她這打趣的話,不知為何都漲紅了臉。

「十一妹妹——」顧微歡跺了跺腳,跑到另一邊去了。

楚流星拿著帕子,嘿嘿嘿傻笑起來。

紫筆文學 「蕭陽,我勸你最好不要試圖反抗,否則你的下場只會更慘。」

為首黑衣人對於蕭陽展現出來的敏捷身手,臉上表情沒有感到一絲意外。

因為在此次行動之前,他就已經得到了相關情報。

論拳腳功夫,他帶來的這些保鏢都未必會是蕭陽的對手。

可即便如此,他也自信蕭陽是絕對不可能從他手中逃跑的。

「是嗎?我若不是不答應,你又能奈我何?」

蕭陽朝着黑衣保鏢們不屑一笑,聲音很是冰冷的說道。

他一眼就看得出來,眼前這幫保鏢最多就是有些拳腳功夫,並非是武者。

光靠這點本事就想拿下蕭陽,只能說他們是在痴人說夢。

「拿傢伙!」

為首黑衣人猛然一喝。

只見他身後那群保鏢就從腰間掏出了手槍,直接對準了蕭陽的腦門。

「是槍!」

「居然在機場動用這種殺傷力武器,你們的膽子還真是不小!」

蕭陽瞳孔猛縮。

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幫保鏢居然會隨身攜帶手槍。

而且在機場這種人滿為患的地方,還敢大膽地掏出來使用。

「蕭陽,你是個聰明人!怎麼做出正確選擇,應該就不用我來教你了吧?」

見蕭陽臉色一變,為首黑衣人便立馬戲虐的說道。

「你以為這東西就能威脅我嗎?」

蕭陽的肉身強度,早就已經達到了刀槍不入的境界。

眼下這些人的手槍,他根本無所畏懼。

「你若不怕身上多出幾個窟窿,大可直接試試!」

隨着為首黑衣人的話說完,保鏢們將手槍的子彈上膛。

動作出奇一致,整齊劃一。

「住手。」

「我答應跟你們走。」

蕭陽視線朝四周望去。

機場人多,他不想傷及無辜。

眼下要做的,就是儘快離開這裏。

將這幫人都引到其他地方,蕭陽自有辦法能解決他們。

「早這樣,不就沒有這麼多麻煩事了嗎?」

「你們幾個將他給扣住,一起帶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