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不知足請多讀書

又怎會知,真正的大神通者爭鬥起來是如此兇猛。

宛如天傾!

獅駝嶺,一隻孔雀橫天,五彩神光映照天闕,他眼中有著強烈的戰意。

北俱蘆洲。

接引准提盤坐七寶妙樹之前,為新收的弟子誦經,此時忽的抬頭。

觀看良久,准提方道:「師兄,三界出現此等人物,我等不使聖人之力,遇之也難以鎮壓。」

接引面色愁苦,「阿彌陀佛,爾等與我西方教終歸無緣。」

能鎮壓就有緣,鎮壓不了就無緣。

這兩個聖人也算是欺軟怕硬的典範了。

天外。

看著宛如攜帶一方天地的龐大鯤鵬,王牧忽的哈哈大笑。

儘管手中的招式依然只是第三十九式,第四十式沒時間施展。

但他心中還是升起了無限豪情,面對如此威勢,心中只有濃烈的戰意。

朝著如此鯤鵬,他緩緩舉起手掌,宛如舉起了一柄斧頭。

「天分陰陽!」

手掌落下,與鯤鵬相撞。

明明相比鯤鵬此刻的威勢,王牧身軀宛如螻蟻,卻硬生生的讓眾人產生了巨人開天的錯覺。

彷彿此刻正有一位巨人正持斧開天闢地!

「原來如此!」

鎮元子眼神恍惚,終於想起為何他對這位道人感到熟悉,心中不可抑制的升起震動和不可思議。

「原來是那位道友。」

旋即苦笑,「這位道友藏得還真深啊。」

便在鎮元子感嘆,眾大羅聚精會神,而三界所有存在失神關注的這一剎那。

劇烈的力量碰撞,散發出強大的漣漪,漣漪遠遠的傳出去,讓天界震動。

連玉帝的凌霄寶殿都在搖晃。

而在力量碰撞最核心處,卻出現了一片混沌區域,那是天外天被打破了。

而在這片混沌中,隱約可見一道金光閃爍,在金光之後,是個被一分兩半的鯤鵬軀體。

。 「嗡!」

只聽得一陣轟鳴,下一刻,四周場景再變,秦楓回到了靈路之上,已是走過了一千階台階,來到了新的一處平台之上。

先前的一切,果然是幻境,無比真實的幻境。

秦楓眯了眯眼,這裏充斥着天道,由天道之力衍化的幻境太過真實,竟是連他都沒能看破。

他再度向前,眼前的場景再次變幻,陷入了新的幻境之中。

這一次經歷的是與愛人、親友的生離死別,令其不斷陷入傷心、痛苦、絕望之中。

哪怕有了先前的經歷,明知此地所見都為幻境,可因為一切由天道衍化,太過真實,秦楓依舊不由自主的深陷其中。

所幸,他的心性依舊堅定,沒有徹底崩潰,承受住了這一次的考驗。

之後的靈路儘是幻境考驗,分別是與兄弟摯友反目成仇、相互廝殺的,失去靈體、天賦無法修鍊的,陷入無盡黑暗虛空充滿絕望的,遭到神族背叛陷入魔族重地的。

加上之前兩個,足足過了六場幻境,每一次都極為真實,令得秦楓難辨真假,深陷其中。

以他堅若磐石的心性都險些迷失在其中,所幸最後都挺了過來。

他終於沒有再急着向前,在原地歇息,他的後背冷汗涔涔,那一次次幻境令其心悸,只要他出現一絲的動搖,恐怕就會失敗,不知會永遠困於幻境之中,還是會被驅逐出靈路。

歇息了片刻,再次堅定信念,穩定情緒,他再次向前。

這一次,四周場景沒有再變幻,幻境考驗應是通過,之後應為雷劫考驗。

雷劫,每一名修者要成為靈仙時必定要渡過之劫,到了靈聖依舊有雷劫,所以進入靈宮的修者對於雷劫並不陌生,但絕大部分修者都對其心懷畏懼。

秦楓並不在此列,他對於雷劫沒有太過擔憂。

只是,他向前走了很久,卻依舊沒有遇到一次雷劫,而靈路變得極為漫長,竟是沒有盡頭。

「難道我還處於幻境之中?」秦楓心中一驚,唯有想到這個可能。

他望了望四周,釋放出精神力,依舊是沒有絲毫收穫。

他皺了皺眉,繼續向前。

原本每一千階台階便會出現平台,而現在走過數萬階了,也沒有出現,很顯然,這已經不是原來的靈路。

秦楓停下了腳步,心知再如此往前走已是無用。

他靜下心來,再次觀察四周,默默思量。

「先前有過一場幻境為無盡黑暗虛空,在那呆了許久,四周一片虛無,令我陷入深深的無助、孤獨之中,充滿絕望,但我沒有放棄,又堅持了許久,終究是挺了過來,無盡虛空自動消失。

這次的無盡靈路是否也是如此?令我感到漫長得沒有終點,沒有希望,讓我產生絕望之感?繼而放棄?」秦楓暗自思忖,有了點眉目。

他望了望前方,想了想,還是繼續前行,若是留在原地,或許真的無法走出這場幻境。

不知走了多久,眼前依舊是望不到盡頭的靈路,兩邊依舊是空空蕩蕩。 「嗯,老婆說的在理。」

「……」這自戀的傢伙!

突然想到了什麼,喬思語輕笑了一聲,「對了默默,早上你派給我的秘書裴月月以前是順昌集團的前台,沒想到她還挺厲害的……」

「是嗎?怪不得王國均知道我要給你安排秘書的時候,會在我面前推薦她,說她是個有上進心,勤奮,並且有能力的秘書,看來這個秘書你很滿意。」

「嗯,挺滿意的,五年前我還是你翻譯兼秘書的時候,跟她關係還挺不錯的,現在她到我手下工作,也算是緣分吧!」

「只要老婆滿意就好。」

喬思語轉頭看了厲默川一眼,他臉上沒有任何異常的表現,好像壓根兒就不認識裴月月似的,難道是她誤會了?裴月月不是厲默川派到她身邊監視她的?

不對,不能這麼快下定論,厲默川心機深沉,絕對不能輕易相信他。

酒會是在景騰市一家很有名的大酒店裏舉辦的,喬思語到的時候,公司里的大多數人都到了。

果不其然,每個人都精心打扮過,女同胞們清一色都穿着各式各樣的禮服,而男同胞則穿着光鮮亮麗的西裝。

喬思語和厲默川一進去瞬間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大家也都開始紛紛鼓掌。

在這樣的公眾場合,喬思語挽住了厲默川的胳膊,往裏走的時候,耳邊傳來了幾道聲音。

「厲總和喬副總真的好般配啊,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是這麼恩愛,好羨慕啊!」

「你不知道,厲總以前就很寵喬副總,是那種捧在手裏怕摔了,含在口裏怕化了的寵,喬副總要什麼厲總都會滿足,就算喬副總要天上的星星,厲總都會親自摘給她,典型的寵妻狂魔啊……不過聽說後來喬副總失蹤了一段時間,這次回來,厲總更寵喬副總了。」

「好想知道他們的愛情是怎麼保鮮的,這麼多年過去了,竟然還這麼恩愛!」

「這個問題,順昌集團所有的員工都想知道……」

喬思語聽着耳邊議論的聲音,微微蹙眉,要不是她知道跟厲默川結婚後厲默川是怎麼冷落她的,她都要被這些人騙了。

厲默川這傢伙果然不簡單,還真是不放過任何一個洗白的機會。

就在這時,厲默川突然停住了腳步,「諸位,以後叫喬總的時候記得把中間的副字去掉!誰若明知故犯,寫一萬遍喬總的名字。」

喬思語還以為他有什麼大事兒要宣佈呢,沒想到只是為了一個稱呼,其實叫喬總或者是叫喬副總她都沒什麼感覺,不過聽厲默川這麼一說,她突然發現去掉副字也挺不錯的!

轉頭看了厲默川一眼,見他也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時,喬思語朝他笑了笑,給了他一個大大的微笑。

這一幕在別人眼中就成了秀恩愛。

雖說是酒會,但跟聚餐差不多,都是順昌的員工,所以大家也放的比較開,看到這一幕,便開始起鬨。

有些膽子大的高層忍不住打趣道:「厲總,你和喬總這麼恩愛,有什麼法寶嗎?我跟我老婆結婚才兩年,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抄,結婚時所有的誓言和甜蜜都快被無休止的爭吵磨完了,求支招……」

。 修鍊者一旦步入戰魂,在這個世界的規則里來說,已經不算凡人了。他們掌握了強大的力量,即便只是戰魂,也能夠在自己的領域之中呼風喚雨。

更不要說之後的戰靈、戰王,乃至如今的帝境大能。

戰帝,掌控永恆之力。

何為永恆?

即,不老不死,不朽不滅。

即,超脫平凡,掌控平凡。

身為神州大世界第一氏族,姜家掌控著神州大世界數千位面世界所有平凡生靈的生死宿命。與姜家而言,一切不如他者,則是平凡。

巨人族如此,只要姜家想,隨時可以滅掉整個巨人界。只不過姜家需要巨人的勞力,所以巨人界得以生存。

天後界同樣如此,一個有著整個大世界最動人最妖艷最美麗女人的種族,即便是姜家這樣的龐然大物,也想要將其佔為己有。

可以說,如今的天後界就是姜家尋歡作樂之地。

一度,天後界的女子有過反抗,但是面對姜家,天後界的反抗如同以卵擊石。

到了最後,當時的姜家家主姜獨我施展大神通,將淫-欲本性從天後界的族群人性之中徹底拉出來,烙印在天後界的每個女人身上,並且詛咒所有出生在這裡的男嬰和女嬰。

為男嬰者,一旦降生天後界必在十日之內吞噬母親的血肉,然後化作血水,同歸於盡。

為女嬰者,長至十二歲,便需要性來維持生命。

但倔強的天後界先人們,硬生生將吞噬結合的男子烙印在了每一個天後界女人的靈魂之中。所以,想要得到她們的身子,就要準備付出生命的代價。

徐真這才明白,為什麼這裡的女人一旦生下男嬰會如此無情地將其殺死。

「是不是跟你所想的天後界不同?你以為她們天生便是如此?沒了你們男人她們就活不下去了?」

泡泡說道這裡,神色嚴肅地望著徐真:「如果你只是之前那個賀寧,可以說我根本沒有抱任何希望。甚至在你沒有來之前,我已經打算讓你舒服地死在這張軟床之上。」

「但是現在,你是徐真,你是親手建立了新世界的徐真。我相信你,也相信十七和不滅的眼光,有你的話,姜家會成為過去的。」

徐真聞言,拍了拍座下的床鋪,輕聲笑道:「嘖!早知道就不顯示出真實面容了,也好試試你如何讓我舒服地死在這床上。」

泡泡聞言一愣,瞥了一眼徐真,含羞待放地模樣伸著粉舌舔著紅唇:「你若想試試,現在也是可以的。」

泡泡說著,那幾乎透明的身子就要貼上徐真,這一下的確擊退徐真。

「開玩笑,開玩笑的。」

徐真一下彈坐而起,嘴上佔便宜他是可以,但真的去做,對於徐真而言,底線和原則無法讓他邁出那一步。

整理一下心情,徐真問道:「你是怎麼跑到這裡成為天後的?」

問到這裡,泡泡的表情明顯一變,眼中閃爍著仇恨的光芒。

片刻之後。

「我是被姜家一個叫做姜虛度的人抓到這裡的。當初從戰武界離開之後,我穿越空間無意間來到了星外,也是倒了霉碰巧遇見了姜虛度。一開始他還像個人,溫文儒雅。但是在得知我的本體乃是逍遙聖龍之後,他強行與我雙修,拿走了我的聖龍之氣。雖然,我也因此成功邁入聖者。但是,我恨他!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如何殺了他。」

「之後,他便將我帶到了這裡,我也在這裡認識我的師傅,一位很溫柔善良的天後。只是那時她的壽元已經完結,她將一生的修為給了我,助我踏入帝境,讓我成為了新的天後。」

「這次你弄出這麼大的動靜,巨人族幾乎是第一時間找到了我,提出結盟,共同掀翻姜家的統治。徐真,我相信你想要做的事情,絕對能夠辦到。我只求你,殺了姜虛度,取代姜家,成為這神州大世界新的主人。」

【系統提示:宿主成功激活支線任務「泡泡的請求」,請宿主完成泡泡的心愿,任務完成將會獲取未指定神器碎片三塊。】

徐真只覺一陣無奈,與人對個話也能激活任務。

「你放心吧!我此次前來,正是為了世界寶樹而來。不管有沒有你們,姜家與我,都是不能共存的。」

「有你這句話就夠了。不過,這次在大明光無量山中,姜山已經布置了天羅地網,我覺得姜家沒有那麼簡單,如此輕易地將所有人安排在大明光無量山中聚集。」

姜山?

徐真明顯一愣。

「怎麼你認識姜山?他可是除卻姜家家主之外,在這神州大世界地位最高之人,修為已經是玄帝境界。」

於是,徐真將之前所擊殺姜山的事情簡短說明。

「那是姜山的分身,知道這件事情的並不多,我也是從姜虛度口中得知的。另外,姜家這些兄弟內里並不合。此次關於討伐你的事情之外,很可能姜虛度他們要對付姜山。這對你來說,絕對是一件有利的事情。」

徐真聞言一笑置之,大家族兄弟之間的鬥爭,屢見不鮮。

二人又聊了一會,徐真也是覺得不能再繼續待在這裡了,無論是房間之中的氛圍還是幾乎穿著透明的泡泡,都讓他感到難受。

「你現在就要走?」

「恩吶!我不走,留在這裡陪你睡啊?你放心,答應你對付姜家,我不會食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