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姝寧一臉傲嬌,「是自然,再說了,認識這麼久了,你什麼時候見我對出去玩這件事情表現的不準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