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僉愣住了,阿堅的這句話似乎在提醒他,劉胤以前那些出人意表的行動,陰平道阻擊鄧艾,穿越雪山草地襲取隴西,孤軍深入東渡黃河,這一樁樁一件件,在世俗之人的眼中,皆都是不可想象不可理喻的,那麼今天的命令,也絕不是劉胤的率意而爲,而是出自他深思熟慮之後的考量,傅僉無法理解,並不代表命令就是錯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