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饒了我吧,現在我都夠慘的了。”周振說的都快哭了,心裏也是委屈。“對了小七,上次我和你的鬼屋的事,你考慮的咋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