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向趙禹講述經過的時候,刻意隱去了趙綉打傷下人的事,一來是他對趙綉感觀不錯,不想對方在刑長老面前留下殘忍暴虐的印象,二來也是他根本沒將那些下人的命放在心上的緣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