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不知足請多讀書

「奶奶不哭,寶寶吃飯飯。」

「嗯,君君吃飯,奶奶不要難過。」

「俊俊也吃飯。」

三個孩子飛快往餐桌邊跑,反正媽咪已經回來了。

他們不難過,現在要哄好奶奶。

白冬見三個孩子開始吃飯了,鬆口氣。

外面響起車子熄火的聲音,褚逸辰回來了。

白冬站在客廳,強打起精神。

「兒子你回來了,吃飯了,今天我特意給你做了菜,你要多吃點。」

褚逸辰眉心一跳。

之後李程把他推到餐桌邊,白冬把一盤黑乎乎的東西端上來。

看到所有人都是一愣,她尷尬解釋。

「這是奶奶做的炸肉丸子,第一次做可能不太美觀,但對你們的愛是絕對足夠的,逸辰你和孩子們都吃完吧。」

三個孩子驚恐

「奶奶,你確定這不是煤球?」

寶寶舉著勺子,不敢吃,好可怕!為什麼會這麼黑。

白冬笑「聽別人說多炸幾遍會更好吃,奶奶為了更好吃,次數就更多了些。」

「別看外面黑,但裏面是金黃色的,奶奶試過了,所以大體上算是成功的。」

她有點驕傲,這可是結婚這麼多年,第一次做出來完整的食物,他們不能打擊自己不吃。

君君鼓足勇氣,夾了一個,吃進嘴裏,咀嚼了幾下,有點想吐嗚嗚好咸,但努力忍住了,勉強露出一個好看的笑容。

「君君,好吃嗎?」白冬期待的問。

君君「好,好吃,不過爸比最辛苦,讓爸比多吃點。」

寶寶想了想「哥哥說得對,爸比要多吃。」

俊俊毫無意見「嗯嗯,我也同意。」

褚逸辰「……!」

「褚管家這麼多年你在家裏工作也辛苦了,一起分了吧。」

已經吃了不少的褚管家臉色古怪,含着淚拿了一個盤子過來開始吃。

白冬深吸一口氣「大家既然喜歡,從明天起,我天天給你們做菜吃。」

等老公回來,就會看到全新的自己,他一定會很高興!

所有人「……!」

。零點中文網] 只要誰找到永凍寒弓,誰就是下一任的太子,誰就是下一任的雪皇的繼承人。

雪皇的年事已高,而且體內也有了暗疾,他有自知之明,成仙是無望了,身體內的問題一旦迎來成仙劫的話,他只會成為成仙劫下的劫灰,凌北寒雖然成仙,但是在他之前,無數的大乘境界修士最後的結局也只是化作一團劫。

成仙之人,萬不成一。

所謂蜀道難,難於上青天。

世間困難的事情,都被間接的形容為如同上青天一般的困難,由此可見成仙之難,已經深入了每個修士的心中。

「它好像還沒有蘇醒過來,還不知道我們的接近,不如我們偷偷宰了它?」雪一向雪龍傳音道,現在這個時候,生怕搞出一點動靜引起雪蛟龍的注意,一旦它醒過來,這次的困難就要超級加倍了。

「誒,小虎,你等等我啊。」

突然叢林之中傳來的一道聲音令雪蛟龍突然睜開了眼睛,它睜開眼后看到了距離他已經不足十米的雪龍還有雪一兩人之後,頓時騰飛而起,一記神龍擺尾掃起白雪的同時,轟然巨力轟來,兩人都是被打的後退。

「該死!到底是什麼怨種驚動了那條蛟龍,這次的麻煩大了。」雪一怒道。

雪龍的情況也不太好,儘管有靈氣的保護,抵禦了攻擊,但是剛才受到攻擊,抵擋的雙臂還是傳來了火辣辣的疼痛。

「公子,情況還好嗎?」雪一關心的疑問道。

「還好,想辦法殺了這條蛟龍吧。」

在這個時候,雪龍鎖定了草叢中探出了一人一虎,看到是一個男人之後,雪龍不由分說的丟出了三道鋒利的風刃,不管此人是誰,來自哪裏,接近這裏出於什麼目的,驚動了雪蛟龍,給他們帶來了麻煩,就該死。

余凡面對突然出現的風刃,只是一揮衣袖便是輕鬆的掃過。

「你幹什麼!」余凡冷聲道。

「嗯?」雪龍眉頭一皺,他剛才的神識下也只是發現余凡只是一個普通的凝氣四層的修為而已,他隨手的幾道風刃應該就已經解決了余凡才對,竟然被余凡輕鬆的彈開。

這也有些太怪異了。

不過此刻已經容不得他繼續多想,雪蛟龍在天空騰飛間不斷的丟出鋒利的冰箭,雪一與雪龍連忙運用起靈氣來躲避。

「大哥哥,那具屍骨,還有他手上的戒指都是寶貝,現在雪蛟龍被他們引開了,如果可以的話,你可以去撿漏。」小劍齒虎提議道。

「誒,你竟然有此等的智商?」余凡有些驚訝。

這小劍齒虎看起來還只是幼年期,跟人類三四歲的孩子的差不多,竟然還知道鑽空子。

「大哥哥很厲害,應該可以拿的。」

余凡微微點頭,當下便是身影迅速,雪蛟龍的攻擊都被余凡輕鬆的躲避,他敏捷的步法下甚至不需要憑藉着靈氣去抵禦,身形矯健的遊走在攻擊之中,雪一剛想去阻止,忽然一支冰箭便是洞穿了他的鎖骨,他跟余凡不同,他沒有餘凡那麼好的身法。

「是身法!」

只要誰找到永凍寒弓,誰就是下一任的太子,誰就是下一任的雪皇的繼承人。

雪皇的年事已高,而且體內也有了暗疾,他有自知之明,成仙是無望了,身體內的問題一旦迎來成仙劫的話,他只會成為成仙劫下的劫灰,凌北寒雖然成仙,但是在他之前,無數的大乘境界修士最後的結局也只是化作一團劫。

成仙之人,萬不成一。

所謂蜀道難,難於上青天。

世間困難的事情,都被間接的形容為如同上青天一般的困難,由此可見成仙之難,已經深入了每個修士的心中。

「它好像還沒有蘇醒過來,還不知道我們的接近,不如我們偷偷宰了它?」雪一向雪龍傳音道,現在這個時候,生怕搞出一點動靜引起雪蛟龍的注意,一旦它醒過來,這次的困難就要超級加倍了。

「誒,小虎,你等等我啊。」

突然叢林之中傳來的一道聲音令雪蛟龍突然睜開了眼睛,它睜開眼后看到了距離他已經不足十米的雪龍還有雪一兩人之後,頓時騰飛而起,一記神龍擺尾掃起白雪的同時,轟然巨力轟來,兩人都是被打的後退。

「該死!到底是什麼怨種驚動了那條蛟龍,這次的麻煩大了。」雪一怒道。

雪龍的情況也不太好,儘管有靈氣的保護,抵禦了攻擊,但是剛才受到攻擊,抵擋的雙臂還是傳來了火辣辣的疼痛。

「公子,情況還好嗎?」雪一關心的疑問道。

「還好,想辦法殺了這條蛟龍吧。」

在這個時候,雪龍鎖定了草叢中探出了一人一虎,看到是一個男人之後,雪龍不由分說的丟出了三道鋒利的風刃,不管此人是誰,來自哪裏,接近這裏出於什麼目的,驚動了雪蛟龍,給他們帶來了麻煩,就該死。

余凡面對突然出現的風刃,只是一揮衣袖便是輕鬆的掃過。

「你幹什麼!」余凡冷聲道。

「嗯?」雪龍眉頭一皺,他剛才的神識下也只是發現余凡只是一個普通的凝氣四層的修為而已,他隨手的幾道風刃應該就已經解決了余凡才對,竟然被余凡輕鬆的彈開。

這也有些太怪異了。

不過此刻已經容不得他繼續多想,雪蛟龍在天空騰飛間不斷的丟出鋒利的冰箭,雪一與雪龍連忙運用起靈氣來躲避。

「大哥哥,那具屍骨,還有他手上的戒指都是寶貝,現在雪蛟龍被他們引開了,如果可以的話,你可以去撿漏。」小劍齒虎提議道。

「誒,你竟然有此等的智商?」余凡有些驚訝。

這小劍齒虎看起來還只是幼年期,跟人類三四歲的孩子的差不多,竟然還知道鑽空子。

「大哥哥很厲害,應該可以拿的。」

余凡微微點頭,當下便是身影迅速,雪蛟龍的攻擊都被余凡輕鬆的躲避,他敏捷的步法下甚至不需要憑藉着靈氣去抵禦,身形矯健的遊走在攻擊之中,雪一剛想去阻止,忽然一支冰箭便是洞穿了他的鎖骨,他跟余凡不同,他沒有餘凡那麼好的身法。

「是身法!」

。 其他人也都噤聲看戲,她們也想看看這小姑娘會怎麼做。

若換成尋常麵皮薄的小姑娘,在大庭廣眾之下幾個嫂子苦苦央求說不定就礙於面子點頭同意了。

但趙青葵卻不同,她只淡淡地笑着說了句:「道歉有用要警察幹嘛?」

「?」

所有人聽到這句話都是一愣,這話說的什麼意思?

「雖然我也很想答應幾位嫂子的請求,但責任在肩,恕我無能為力。」

趙青葵看她們聽不懂,又直白地拒絕了一次。

「為……為什麼?」跟團嫂子有些呆愣:「工作室不是你開的嗎?你只要說一句我們就回去了。」

「話不是這樣說的。」

趙青葵淡定地搖搖頭。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雖然我們是小作坊,但也有小作坊的規矩要守。當初我再三地問諸位嫂子是否考慮清楚一旦退出就不能回頭,當時各位都點了頭簽了字的。」

「今天給你們開許,明天就會有人效仿,如果員工隔三差五就整這麼一出,那我什麼都不用做,一天到晚光守着這支隊伍就夠了。」

幾個嫂子訥訥張嘴還想說什麼,看戲的大姑大姐立刻開口幫腔:「小青葵說的也沒錯,她那麼忙哪能成天為後院起火擔心。」

「好馬不吃回頭草,你們當初走都走了,還在這裏說什麼呢。」

「算了吧,別讓小青葵難做。」

七大姑八大姐致力搭腔,一是想讓趙青葵承情,二是她們也擔心小姑娘讓這幾人回去了,未來招聘的崗位就少了,這可不行啊。

本來這種女人之間的彎彎繞繞趙青葵就門清。

畢竟在她的世界圍繞在她身邊的幾乎是想通過她拿下土豪爹,當趙家當家主母的,那些個才叫高段位。

所以不管是企圖當眾賣慘道德綁架的幾位跟團嫂子,還是假公濟私捍衛自己崗位的七大姑八大姐,她們的心思趙青葵一目了然。

看到眾人為自己說話,便順着杆子往下。

「對,各位嫂子別讓我難做,本來我年紀小管理這些人就不容易,好不容易穩住軍心搖擺前進,可不能朝令夕改。而且我們工作室也就一般,多的是好單位在招工,各位嫂子還是另謀高就吧。」

趙青葵的這一頓凡爾賽言論噎得那幾個嫂子啞口無言。

她工作室要是一般,她們還用得着這樣死乞白賴地回來?

這丫頭還真不是吃素的。

本來幾人打定主意想着小丫頭麵皮薄興許吃不住當眾哀求這一招。

誰知人算不如天算,向來愛起鬨的七大姑八大姨卻突然一面倒地站在趙青葵那邊,害得她們計劃失敗。

而此時,人群末尾的花枝嫂子譏笑一聲,悄悄地走了。

雖然她也想過找趙青葵,讓她改變主意。但就算找也會私下找,哪裏像這幾個白痴當眾就找,現在下不來台了吧?

而且經過了那幾人的試探,花枝嫂子也算明白了,趙青葵絕對不會吃回頭草的,與其弔死這棵樹,不如趁早斷了這個念想,去其他地方找工作。

。 「活着的豺狼人俘虜可以全部給你們,但是這些大地精、地精卻不能給你們。」

戰事徹底結束時,天空已經暗淡了下來,一場廝殺花費了艾倫他們小半天功夫,但是損失卻不算太大。此時艾倫與菲力兩人對着一大堆從豺狼人營地搜刮出來的物品、還有三十幾名俘獲的人口,彼此互相商議著開始分配起來。

地精一系有三個較大分支:地精、大地精與熊地精。

區分他們的方式很簡單,身高不足三尺的綠皮矮子,便是地精一脈;身高在三尺與四尺半之間的綠皮,則是大地精;而身高與人類無異,超過5尺往上,身上長著細密絨毛的綠皮,則是熊地精無疑。

雖然分支不同,但是能歸於一系自然有其道理的,那就是這三類分支彼此之間可以通婚繁衍後代,而其後代也無生殖隔離的問題,照樣可以誕下合格的後代,這便是他們同源而生的根本。

在擊敗了豺狼人之後,艾倫便需要考慮一個問題,那就是如何提升實力以便徹底在綠湖佔住腳跟,佔據豺狼人相對肥沃的地盤。

光靠他們綠野部落自然增長肯定不行,那麼最快捷的方法便是吸收其他同族人口提升實力,這樣能夠儘可能地避免各種隱患。地精作為荒野最底層的智慧生物,他們的生存環境向來是最惡劣的,基本都是作為其他荒野土著的附庸或者奴隸存在,甚至被豺狼人之流擋住肉豬飼養著。

究其原因,自然是地精一系的相對實力弱小,無法出現傳奇以上的強者,而且他們一族沒有神袛誕生,這便讓地精在眾神存在發展信徒的世界裏,成為了其他智慧生物的最佳欺凌對象。

但也正因此,艾倫想要發展壯大綠野部落,將骨火部落里作為奴隸和肉豬的地精直接吸收進來,卻比招納桀驁難馴的豺狼人更加讓人放心,同生根源出生的地精、大地精對於熊地精的統治,更加容易接受。

「這是自然。」

菲力沒有任何猶豫,當即答應下來。

地精一系除了熊地精還有些奴役價值外,其他的兩個分支便是最貪婪的奴隸主都懶得抓捕,菲力作為兼職的奴隸主,自然更不可能做賠本的買賣。而有倖存活下來的7隻豺狼人幼崽,若是能夠被菲力運回人類世界去,那麼雇傭雄鷹傭兵團的費用也差不多賺回來了,有了這筆意外之財,已是讓菲力很滿意了,更別說旁邊還有一大堆各式工藝品、金銀珠寶等待着他與艾倫分配,此時答應下對方的小條件,也意味着他在後面財物分配上有更大的發言權。

「不過等會兒這些財貨的分配上,我想艾倫族長也應該會給予我們一些補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