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想這限量版的鞋子也不過如此,才穿了一次上面的花就掉了。」秦菲轉身看了眼身後,黑漆漆一片,純粹就是找個心理安慰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