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怎樣的情況,能夠讓囚牛如此憤怒。」百里末郁眼神犀利不但看出龍子的憤怒,更在如此強烈的憤怒之下,感受到一絲絲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