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沐沐看著衝過來的痞子,一抬手就把木棍抓在手中,然後往前一拽,抬起右腳踢在了對方的膝蓋上,對方一瞬間就離開了地面,然後重重的拍在了地上。

李沐沐心想老用同樣的招式,你們都不嫌煩嗎?

李順財他們見同伴一擊未中,正準備一起衝上去,就聽到身後傳來了一聲厲喝。

「住手!」

李順財他們聞聲側過身去就看到了一身白衣的秦錦彥。

「錦彥,你怎麼在這兒?」李沐沐也看見了他。

「沐沐,你沒事吧!」秦錦彥快步走到李沐沐跟前,上上下下仔仔細細的打量了她一遍。

「這位公子,這裡的事跟你沒關係,你還是趕快離開吧。」李順財看秦錦彥的穿著不似普通人,於是好生與他說道。

「你們是什麼人?居然敢當街圍攻一個弱女子!」秦錦彥把李沐沐護到身後,冷聲對著李順財幾人說道。

「我是她的繼父,我管教自家的女兒,難道還要分地方嗎?」

「誰家的父親會把女兒賣到窯子里去換酒錢?」聽到對方以自己的父親自居,李沐沐就感覺噁心的要死,繼父也不行!

聽到李沐沐的話,秦錦彥眼神冰冷的盯著對面的幾人:「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你們幾個現在趕緊滾!不然別怪我對你們不客氣。」

「臭小子,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秦錦彥看起來一身的書生氣質,就連跟在身邊的小廝都文文弱弱的,哪裡比得過自己這些莊稼漢!

心裡估摸了一下敵我的戰鬥力,李順財當下決定連秦錦彥一塊收拾了。

之前摔倒的那個痞子也站了起來,隨著李順財的招呼,三人一起向李沐沐他們打了過去。

李沐沐默默看了看天,自己同時對付李順財他們三人都富富有餘,偏偏秦錦彥橫插了進來!一看就知道是個沒有戰鬥力的戰五渣,自己還要分神保護他!平白又要浪費更多的時間。

秦錦彥要是知道李沐沐心中所想,只怕要鬱悶到吐血,自己英雄救美在對方眼中居然是個累贅!

眼看李順財他們就要衝到跟前,李沐沐從秦錦彥身後上前半步,隨時準備出手。

「啪!啪!啪!」在對方距離自己還有兩米遠的時候,突然全都摔在地上起不來了…… 在李沐沐還沒有看清的時候,不知道從哪裡飄下來了兩名身著灰衣的男人。

這應該是暗中保護秦錦彥的人,看到他有危險就跳了出來。

難怪他會這麼有恃無恐~

「去告訴他們,以後我不想看見他們出現在李姑娘面前。」

「是!」兩名灰衣人應下后拎起李順財他們三人,幾個起落就消失不見了。

李沐沐當然知道秦錦彥不會良善的簡單告知他們一下就完事了

「謝謝你錦彥,又幫了我一次。」

「小事一樁,不用放在心上。只是…這個男人,真的是你的繼父?」

「額…嚴格意義上算是吧!不過沒關係,我很快就可以解決的!」李順財這身份也真是夠給人添堵的。

「那就好,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跟我說!」涉及到李沐沐的家事,秦錦彥也不好問的太多。

他們二人一起走出巷口,就看到了返回來尋找李沐沐的蕭炎。

蕭炎在集市上把該買的東西都買好了,還不見李沐沐找過來,感覺有些擔憂,就順著原路找了回來。

大老遠就看見李沐沐和秦錦彥一起從小巷口走出來。

蕭炎的眸色暗了暗,但表情還算正常。

「怎麼了?」蕭炎走到離李沐沐很近的距離才停下腳步,低頭看向李沐沐。

「沒事,就是剛剛又碰見了李順財!錦彥他已經幫我解決了。」李沐沐完全沒有察覺到蕭炎類似宣示主權的舉動。

「多謝!」蕭炎沖著秦錦彥點了下頭,淡淡的說道。

自己以後出門一定要寸步不離的守著李沐沐,不能讓她再遇到危險。

他們二人什麼關係,需要他來代李沐沐跟自己致謝?秦錦彥探究的看了蕭炎一眼,並沒有搭腔。

「東西你都賣齊了嘛?」浪費了不少時間,李沐沐現在只關心採買的事情。

「嗯,都買好了。」

「那我們就趕緊回去吧~別讓娘等著急了。」聽到蕭炎東西都買齊了,李沐沐想趕緊回家。

「好,我們回家!」蕭炎聲音柔和的說道。

李沐沐轉頭跟秦錦彥說道:「錦彥,時間不早了!我們今天就先回去了。等你葯膳的事準備的差不多了,別忘了派人去城西的孫家藥鋪留個口信!到時我再來坐診。」

「好。」秦錦彥輕聲應下。

「那我們就先走了。」

「路上小心。」

秦錦彥看著他們走遠的身影,耳邊還能傳來李沐沐的說話聲。

「小樵夫,我怎麼發現你今天的話挺多的。」

「……」蕭炎聽了李沐沐的話,耳根悄悄的紅了起來。

「哎~我怎麼一說你,你又不說話了!」

「快回家吧!」蕭炎怕被李沐沐看出自己的異樣,只好催促李沐沐趕快回家。

「去給我打聽一下他們二人!」秦錦彥對著小廝吩咐道,蕭炎和李沐沐給自己的感覺不像情侶,他還不想就這麼放棄。

……

到了家的李沐沐跟王春桃一起把蕭炎買的東西擺了出來。

看著煥然一新的客廳,李沐沐的心情大好。

吃過午飯的李沐沐拉著蕭炎從家裡跑了出來,美曰其名的告訴王春桃要去山上摘草藥。

王春桃樂得看著他們兩個多相處,便揮揮手把他們從家裡趕了出來。

出門走了沒有多遠蕭炎就停下了腳步,站在原地看著李沐沐,她絕對有事要跟自己說。

「嘿嘿~」李沐沐沖著蕭炎嘿嘿一笑,「就是有事要跟你說。」

自己的想法被看穿,李沐沐也不尷尬。

「這個李順財就像一塊臭狗皮膏藥一樣,不把他這個麻煩解決掉,我跟娘永遠別想有安生日子。」

李順財這兩天接連給自己找麻煩,終於是讓李沐沐忍無可忍。

老虎不發威,還真當她李沐沐是只病貓啊~

過幾日她就要開始每日去秦錦彥那裡坐診,到時候家裡難免會照顧不到。

雖然家中還有蕭炎,但李沐沐還是決定主動出擊,從源頭上解決這個問題。

「你想怎麼做?」蕭炎問道

「當然是想辦法讓他與我娘和離!」只要王春桃和李順財還是夫妻,他就能一直騷擾她們母女。

「什麼辦法?」蕭炎又問

李沐沐對著蕭炎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我怎麼知道?」

「沒有辦法那怎麼辦?」蕭炎覺得自己今天說出的辭彙量已經超標了。

「就是沒有辦法才要去想辦法,我們現在先去錢氏家裡看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法子讓李順財跟我娘和離。」

李沐沐不想再在這裡跟蕭炎進行這種沒有營養的對話了,直接拉著蕭炎朝錢氏家的方向走去。

錢氏就住在他兒子隔壁的村子里,距離並不遠。

為什麼錢氏沒有跟她的兒子住在一起?那是因為當年李順財他爹還活著的時候,錢氏跟自己的婆婆住在一起,就是因為她這不講理的性子,竟把婆婆活活給氣死了。

面對村裡人的指指點點,李順財他爹一氣之下就把錢氏休回了娘家。

後來李順財他爹死了,李順財也到了該娶媳婦的年紀,本身家裡的情況就不好,再有一個不講理的婆婆,更沒有人願意嫁給自己了,所以李順財也一直沒有把自己的娘給接回來。

李沐沐和蕭炎剛走到錢氏的家門口,就聽到李順財哼哼唧唧的喊叫聲。

他們二人也沒有進門的打算,躲到一邊的牆根處光明正大的偷聽起來…….

「哎呦~哎呦呦~娘輕點,娘你輕一點……」

「昨天才被人打了一頓,今天你又上哪去了,讓人打成這個樣子跑回來?」錢氏雖然嫌棄自己的兒子沒出息,但是看到兒子被打成這樣怎麼可能不心疼,拿了藥酒一點一點把他身上的淤血給揉開。

「嘶~還不是那個小雜腫,今天早上我在縣城裡看見了她,當時就她自己,我想著可以好好收拾她一頓,誰知道突然竄出來個多管閑事的。不僅沒收拾成她,還把我給打成這個樣子!」

李順財這會兒說起來還覺得憋屈的要死。

「我早晚要弄死這個小雜腫!」李順財趴在床上惡狠狠的說到。

「弄死?怎麼弄?你連個小丫頭片子都打不過人家,還怎麼弄死人家!」錢氏在自己兒子背上使勁拍了一下。

「哎呦,娘!你下手輕點。」李順財疼的差點從床上跳了起來,「那你說怎麼辦才好?」

「你這個笨蛋,你直接休了王春桃不就好了!到時候直接把他們娘倆掃地出門,他們連個住處都沒有,到時候還不得來求你。」

錢氏早就看王春桃不順眼了,於是跟兒子建議道。

窩在牆角的李沐沐沒有想到錢氏倒是跟自己的想法一樣,但是她並不打算讓自己的娘親是被掃地出門的,於是她眼珠一轉,想到了一個更好的辦法…… 「我就是覺得那個小雜腫挺礙眼的,王春桃這個女人其實還可以。」

聽到自己的娘讓自己休了王春桃,李順財還有些不捨得,王春桃這些年來比較聽話,而且也幫著家裡掙了不少的錢,如果能只把李沐沐趕走的話,那是最好的了。

「你這個眼皮子淺的,現在家裡好過了,還怕娶不到媳婦?只要你把王春桃休了,我就去給你說我們村的那個小寡婦!不比那王春桃強了百倍。」

來找錢氏的時候,李順財在村裡碰見過一回那個小寡婦,長的確實水靈,跟沒嫁人的大姑娘似的。

李順財被錢氏說的心痒痒的:「那,總不能沒有理由的休了王春桃吧!」

「理由現成的就有一個!她嫁給你這麼多年,連個蛋都沒有下一個。光著一點就可以把她休掉!再說你不是說她們最近在家裡收留了個男人嘛,你就說王春桃跟那個男人之間有貓膩!最好鬧得全村都知道才好,我看她們還有什麼臉在村裡再待下去。」

「對!她們這種外來人,連個去處都沒有,到時候還不是要乖乖回來求我收留她們。」

聽了錢氏的話,李順財彷彿已經看到了李沐沐對著自己搖尾乞憐的樣子,頓時心中痛快了不少,就連身上的傷都沒有那麼疼了。

「哈哈哈…..娘,這個辦法好!我今天晚上就回去休了她!把她們幾個全都趕出家門。」

想到了收拾李沐沐的辦法,李順財在家中也待不住了。

今天心情好,他準備去玩兩把,晚上好帶著大把的銀子回去。

等到她們被掃地出門又身無分文的時候,自己再把這些銀兩拿出來,李順財就是要看她們痛哭流涕拚命懺悔的樣子。

李順財抖擻了一下精神就出門了,他沒有發現躲在牆根處的李沐沐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