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顏想要推辭不要,可是對上墨珏堅持的眼神,最終還是只挑了一套相對簡單的,點了更換。

天光墟中更換衣服當真是非常簡單。

只要一個動念,身上那原本樸素老土的衣服,就已經換成了一套淺藍色長紗裙。

——纖腰玉帶舞天紗,疑是仙女下凡來。

圓臉婢女揉了揉眼睛,覺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這個少女明明長相眉目只是清秀,可換上了這身【煙羅藍舞】后,竟給人一種出塵脫俗,絕艷驚世之感。

那一舉手一投足,彷彿都帶著天然的魅惑。

那平凡清秀的眉眼,也彷彿在這一刻熠熠生輝,勾人心魂。

圓臉婢女摸了摸砰砰直跳的心臟,她竟然看一個女人看呆了,還看得心馳神搖,不能自己。

好半晌,定定看了看慕顏的眉目,確定她只是普通的清秀平凡,才慢慢回復理智。

一旁的墨珏看到這一幕先是呆了呆,眼中滿是驚艷與思念。

可隨後,看到圓臉婢女的表現,卻是一下子沉下臉來。

混蛋,他後悔了!

他為什麼要帶慕顏來買衣服!

這不是讓那些狂蜂浪蝶看到他的顏顏的美麗,一個個撲上來嗎?

他是哪根筋搭錯了,才會想出這種餿主意啊?

可話都已經說出去了,現在反悔卻也來不及了。

慕顏一轉頭,見小男孩獃獃地看著她,臉色卻不是很好看。

不由莞爾一笑,「這套怎麼樣?不好看嗎?」

「好看。」墨珏悶悶地應了一聲……哼,再好看這也是他媳婦兒,其他人全都覬覦不了。

一邊想著,墨珏一邊伸手去抱住慕顏的腰……抱!抱不到腰!!

混蛋,他現在太矮了,抱不到顏顏的腰,竟然只能抱大腿。

墨珏真是心肝脾肺腎都在冒著火。

等他回去修真大陸,等他回去極域,一定要將常老那個王八蛋碎屍萬段!!

……

「這裡就是咱們客來居的【神清池】。」圓臉婢女指著裡頭冒著熱氣的溫泉,笑眯眯道,「雖說只是虛擬的沐浴,但咱們這個【神清池】是從天光墟墟主那購買了特殊的藥物熬制而成的。」 他薄唇輕啟:「你說,可不可以。」

這個該死的男人!

明明是在博得自己同意,偏偏說話時又那麼命令化!彷彿她說一個『不』字都不行!

喬璇是打心底不想讓這個男人留下來。

可這地盤再怎麼說都是權默廷包下的,這兩個男人又是一家人,倘若她不讓權君城留下的話…鞅…

不也正等於不給權默廷面子嘛!

而且,自己這種當眾排斥,也只會欲蓋彌彰。

喬璇揚起公式化的笑意,話里,是與他相同的陌生感:「權總,你隨意!旎」

論外人來看兩人的對話……

不知道的人,還真當兩人是初次見面呢!

喬璇話說完后,就不再去看眼前這隻人模人樣的衣冠擒獸。

轉而,把臉看向窗外……

喬璇心想:這家餐廳那麼大,樓上樓下幾層樓面,又那麼多餐位,他大總裁和未婚妻約個會,也不見得多礙事。

反正,和自己又不是坐在同一桌!

站在一旁的經理聽了后,就即刻邀請。

「權總,琴小姐,這邊請--」

說著,經理就要將兩人帶去另一桌景觀位置。

結果,耳邊就再次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

「給我這裡擺張桌子,拼桌。」

話語,不容拒絕。

口吻,找人辦事都帶著強烈的命令!

喬璇聽了,當下臉色變了--

這個男人有沒有搞錯!

故意過來打擾他們吃飯也就算了,現在她好心讓他留在這裡,居然還要和自己拼桌!?

他大總裁也不嫌不好意思?!

服務員點頭哈腰:「是……是,權總。」

隨後,幾名服務員還真就把一旁的桌椅擺放到喬璇旁邊的那一桌,兩人理所當然,並毫不客氣的坐了下來!

原本,琴晚是坐在喬璇這邊的。

結果琴晚才起步,權君城長腳一邁--

就拉開椅子在喬璇邊上坐下!

動作,迅速且不亂。

並且,面上是一如既往的波瀾不驚……

權君城一坐下,喬璇就覺空氣里,無形中都透著霸道的分子存在!

彷彿這個男人無論走到哪兒,與身俱來的氣場都能壓得讓人透不過氣。

上菜的時間,檯面一片安靜……

誰都沒有開口說話,除了餐廳里環繞著的悠緩音樂外,就沒有丁點講話的聲音,氣氛持續尷尬。

「小璇,昨天的事情我向你道個歉,是我有錯在先。」

上了紅酒後,琴晚先拿起酒杯,向喬璇敬酒。

嘴上還道:「我希望你能原諒我,或許……我們也可以另外商量,但我還是希望我們能像以前那樣,是朋友的關係。」

這話,都這麼說了……

她能拒絕麽?

琴晚很聰明,就連道歉的時間都選在有其他人在場的時候。

倘若喬璇把話說明,不正是把她私自調查權清辰DNA的事,讓所有人知道了麽!?

喬璇揚了揚唇角,笑意不達眼底。

執起旁邊的酒杯,與琴晚碰杯,含糊其辭道:「不會,這事以後再說吧。」

潛在的意思,就是她並沒打算原諒她。

琴晚雖是尷尬,但還是點了頭,也不好說什麼。

上菜后。

喬璇點的牛肉剛到,坐在對面的權默廷就將她的那份拿去,把所有牛肉全都切成塊了,才整盤端到喬璇面前。

外頭陽光照射進落地玻璃窗,以及頭頂上華麗的水晶燈……

耀眼的光線照在他身上,彷彿為他的溫柔都鍍上了一層金光。

吃飯時,喬璇的神經全程都緊繃。

或許是因為前不久,在權家吃飯的事情,給了自己後遺症。

所以這次這個男人坐在喬璇身邊時,她竟滿腦子都回想起那天在權家的飯局……

他們倆在桌下掀起的愛昧風雲……

甚至當時他按壓在她手背上的溫度,力道,都似記得清清楚楚!

「小璇?」

「小璇?」

對面傳來男人溫和的聲音。

一連叫了兩聲,喬璇才反應過來。

木楞的看向權默廷遞來的手絹,「嗯?怎……怎麼了?」

「想什麼,心不在焉。」

權默廷口吻並不好,還略帶著責怪。

語氣中,彷彿在說她吃個飯都心神不寧的。

但因為還有別人在場,所以權默廷很有耐性,沒有多餘的怪罪。

只是道:「看你吃得,嘴上都是。」

權默廷微起身,原先打算遞給喬璇的手絹,如今變成了向她傾身,親自替她擦拭去嘴角邊上的油漬……

與此同時,喬璇只覺右邊被投來一束鋒利的目光——

就算她是面朝權默廷,都能感受到對方似有若無的目光。

喬璇不自然的縮了縮脖子,沒去理會。

反正,是她男朋友給自己擦嘴,有什麼不好的?

喬璇理所應當的湊近,怕權默廷會勾不著,所以身體也主動往前傾了傾。

偏偏才湊近……

側腰就被人掐了一下!

整個人條件反射,重新坐回了位置上……

因為喬璇的動作幅度太大,桌子上的檯布也被她拉扯下來,酒杯里的紅酒在第一時間倒翻,濕了整塊檯布。

「怎麼了?」

「小璇,你沒事吧?」

權默廷和琴晚的聲音一前一後,表示關心。

而坐在旁邊的權君城,是看也不看一眼,自管自切著餐盤裡的牛肉,彷彿她喬璇被掐了腰肢,真和他一點關係都沒似的!!

「沒……沒事……」

喬璇站起了身,才沒讓檯布上的酒水印子印到自己衣服上去。

因為之前打了招呼,沒讓服務員進來。

所以整個大廳里還得去找服務員過來清理。

權默廷先一步走的同時,琴晚也假好心道:「小璇,我去給你拿紙巾。」

「噯……」

喬璇就算再不喜歡琴晚的假心假意。

但也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放她走。

現在……

整個碩大的大廳里,不就又成了她和權君城兩人了麽??!

喬璇暗暗咒罵著倒霉!

只要每回和這個男人單獨相處,總沒好事!

而這次呢……

沒等權君城開口,喬璇就已經發話:「你混蛋!以後吃飯別坐我旁邊!更別對我動手動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