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吸血鬼。。。嗎?」

朽木殤月走在路上,旁邊是藍堂英和架院曉

「啊。。。」

朽木殤月突然停下,望著黑主優姬和兩個女生。

「血。。。」

朽木殤月雖然不是吸血鬼,但是在尸魂界,對血也是很敏感的。

「我們是給夜間部的各位照相片的!」

「有什麼關係。。。好痛!」

「沒事吧?能走嗎」

「流血了嗎?快點回宿舍!」

「什麼?」

「別問了!快點!唉?誰!」

抽出的狩獵女神被架院曉抓住。

「優姬?」

「殤。。。殤月?」

「啊。。。是夜行者嗎。。。」

朽木殤月並沒有像白天一樣溫柔,淡淡的掃了一眼,不再說話。

「啊。。。迷人的香味。。。」

「啊!他說了迷人的香味!怎麼辦?」

「藍堂前輩,你要是敢動她們一根手指,我保證。。。」

「頭昏了嗎?我說的『迷人的香味』,是指你的血哦,優姬!」

藍堂英抓住黑主優姬的手,露出獠牙。

「獠牙?吸。。。吸血鬼?」

兩個女生因過度害怕昏倒了。

「糟了。。。殤月!幫幫我!」

「啊~既然優姬這樣說。。。好吧~英,不要惹。。。樞大人生氣了呢,我們該回去了呢。。。不是嗎?」

朽木殤月抓住藍堂英的手,微笑著說。

「真是的,殤月。。。啊~好吧!」

「學院內一切吸血行為早已被禁止了,沉迷於血的香味,迷失心智了嗎?吸血鬼!」

「零!不要!」

「不過,已經嘗過味道了呢。」

「英,你還在幹什麼?快回去了。」

「啊~是是~殤月~」

「那麼,樞大人,拜託你了呢。」

「啊?樞大人?」

「恩,星煉,消除她們的記憶,把這傢伙交給我處理吧,殤月。架院,為什麼沒有阻止?也是同罪。」

玖蘭樞不知從哪裡走了出來,微笑著說。同時星煉也把兩個女生帶走了。黑主優姬和錐生零也離開了。

「這可不行呢,不是嗎?樞大人?」

「殤月?」

架院曉和藍堂英很奇怪,為什麼朽木殤月不聽樞大人的話。

「英並沒有同意,而且,我也不同意呢。」

『碰』

附近的窗戶因為玖蘭樞的力量波動而碎掉。

「唔。。。」

架院曉和藍堂英被力量波動控制,跪在地上。

「我很喜歡英呢,所以,不好意思,玖蘭樞,我不能為了你的女朋友而把英留給你。」

短短的一句話,卻讓三個人同時震驚。她。。。不恐懼嗎?

——end—— 【死神,不是那種專門收取人類靈魂的事物,那是噬魂者,所謂噬魂者,是專門食取人類靈魂的東西,說得難聽些,就是虛。死神,是維持世界不被虛所傷害的人,或者說魂,死神中,一些人穿越到義骸上,眼睛是不變的,依舊是在尸魂界的眼睛,那種人,是神。是頂尖的王。因為眼睛是心靈之窗。所以王的眼睛,一生也不會變換幾次。無論是眼中的情緒,或是外形。】——by:朽木殤月

月之寮:

「我並不認為,你那麼殘忍。我不會把英和曉交給你的,玖蘭樞。」

「殤月。。。」

「放心吧,英。」

「不是所有夜間部的成員都害怕你,心甘情願的為你做事,至少,我不會。」

『碰』

月之寮的燈碎了。

玖蘭樞散發出強大的壓力,而朽木殤月也不甘示弱,放出強大的靈壓。

站在朽木殤月對面的,除了玖蘭樞,都跪在地上了,而朽木殤月這邊的,藍堂英和架院曉都沒有一點事。

「唉。。。算了,你到底是誰?」

「我嗎?我是附在菊丸英月身上的死神——朽木殤月。」

「死神?」

「死神通常在現世及尸魂界中出現。作為靈子濃度極高的生命體,死神擁有超過人類的能力,也可以與虛戰鬥。因為身體內靈子濃度高,因此,死神同時是虛最喜愛的食物。死神肩負著保衛人類,引導及凈化「虛」、使之回到尸魂界的職責,維持兩邊世界的平衡,以免世界失穩而滅亡;並且是尸魂界的主宰。虛是由人死後的幽靈變來的,而且最初的虛是生前懷有惡意死後依然如是的靈魂。但也不是立刻死後變成虛的,幽靈的胸口通常有一條鐵鏈,那可以說是他們作為人該有的理智與情感的標誌,在他們死後鐵鏈會遭到侵蝕,如果在侵蝕結束十他們仍然無法到尸魂界,他們就會變成虛。虛吃靈魂,同時也會讓善良的靈與他們同化,變成虛,以此加以利用或擴大同類範圍。死神就是消滅虛並且進化整的。這次我來現世就是閑著沒事來玩的。」

「玩。。。」

「順便一提,黑主灰閻也是死神。」

「唉?殤月這麼厲害啊?那殤月的地位呢?」

藍堂英閃著星星眼問。

「靜靈庭是尸魂界的一個地方。位於尸魂界的中央,是尸魂界中政治及軍事的總部,內部關鍵地帶設有「中央地下會議室堂」和「護庭十三番隊各隊舍」等類似政府機關的部門,也是貴族和死神等居住的地方。護廷十三隊是尸魂界最重要組成部分之一,目標是保護瀞靈廷的安全,所以叫「護廷十三隊」。最初的護庭十三隊由山本元柳斎重國創立,是個借護廷之名行殺伐之事的殺手集團。在這之前守護瀞靈廷的是零番隊,後來成立護廷十三番隊后,交由護廷十三番隊保護瀞靈廷的安全。負責守衛瀞靈廷的大型組織,因為旗下總共有13個番隊而得名。其中一番隊總隊指揮,二番隊隱密機動、刑軍,三番隊支援隊負責支援四番隊以外的所有隊,四番隊醫療隊,五番隊救援隊,六番隊貴族隊負責維護貴族的利益隊長必須由朽木家的家主擔任,七番隊內庭護衛隊負責保護總隊和中央四十六室八番隊情報隊,九番隊牢獄隊負責審訓和逼供,十番隊巡邏警備隊,十一番隊正面攻擊隊,十二番隊技術開發局,十三番隊凈化隊負責派出住紮現世的死神和對現世的魂魄進行魂葬。每個番隊還有隊長,副隊長,三席,四席等,還有山本總隊長,我比他厲害些,也不多。真的是一些?創世神大人?」

朽木殤月一口氣說完,喝了一口水,其他人(不包括玖蘭樞)都聽得目瞪口呆。

「那殤月在哪個番隊呢?又是什麼級別的呢?」

玖蘭樞不愧是月之寮的王,一下就問到重點了。其他人也點點頭,急切的看著朽木殤月。

「我?我是零番隊的隊長。」

「零番隊?」

「零番隊——王族專屬特務,不受中央四十六室領導,而是直接受命於王室,是比護廷十三番隊還要高級得多的番隊,毋庸置疑是支精英部隊。在山本元柳斎重國創建護廷十三番隊之前負責守衛瀞靈廷。」

「好。。。好厲害。。。」

「啊,黑主灰閻也是零番隊的,負責治療,或者說是打雜的」

「我就說,理事長肯定不能那麼厲害!」

「呵呵。」

「也就是說,殤月特別厲害了?」

「一般般吧。」

朽木殤月再次喝了一口水。

「恩?地獄蝶?」

突然,朽木殤月看見了一隻蝴蝶。

「什麼是地獄蝶?」

藍堂英似乎變成了十萬個為什麼,又問到

「呼,往來於現世和尸魂界之間重要的蝴蝶,擔當著傳達資訊的工作,只有死神才能控制,在尸魂界內也是稀有的種類,成為各隊之間聯繫的橋樑。地獄蝶只能被死神持有,並且只受死神支配和命令,為死神引路、傳信等,負責接收信息技術局發布的最新的簡短緊急消息,時刻能讓持有者掌控靜靈庭內最新消息。什麼?」

「怎麼了?」

玖蘭樞疑問。

然而,朽木殤月並沒有理他。

「露琪把死神之力傳給人類了?」

——end—— 【什麼叫惡魔?惡魔是世上最令人害怕的東西。大家都是這樣認為的不是嗎?人們總是說誰是惡魔,當大家並沒有意識到——心魔。心魔是惡魔中的王。人在嫉妒的時候才是最難看的。當然,也沒人見過墮天使,墮天使,墮落的天使,魔化的天使。人們總是唾棄這些所謂骯髒的事物,其實,天使,才是最骯髒的,他們總是頂著天使的名義,殘害人間。所以,天使,是罪惡的開始。而墮天使始祖,最開始的墮天使,就是天使的轉世,也是天使的始祖傷害了她,沒錯,最骯髒的天使——與心魔並肩的天使,所謂,醜惡天使。心魔是醜陋的天使,也是嫉妒、恨、殘暴的源泉——也就是天使之泉,天使之泉是專門產生醜陋的情緒的泉眼。 壞壞總裁哥哥的替罪小嬌妻 墮天使就是從泉眼中誕生的,墮天使是泉眼中僅剩的善良,她們往往掩飾自己,無人能看清她們。。。】——by:朽木殤月

月之寮:

「什麼?轉學?」

眾吸血鬼大吼,月之寮抖三抖。

「是啊,我要去新的地方了,很有趣不是嗎?我想去櫻蘭~有事可以去找我~」

在得知朽木殤月身份的一個月中,吸血鬼們都在幫助朽木殤月消滅虛,雖然不能完全消滅,但也是能將周圍復原,拖住虛,將虛的位置告知朽木殤月等等。這時,朽木殤月突然提出要轉學。

「我們尊重你。」

玖蘭樞作為代表開口。

「很高興和你們做朋友,前幾天我也把菊丸英月的身世告訴你們了。當我為這具身體報仇時,別忘了幫我助威哦!」

「當然!」

支葵千里和遠矢莉磨異口同聲的說。

「對了,殤月,你是死神,能讓靈魂出竅的吧?」

錐生零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開口問道。

不久前,錐生零和黑主優姬也知道了朽木殤月的身份。出乎意料的是,他們的『狩獵女神』和『血薔薇之槍』對虛都有用,所以呢,幫助朽木殤月打虛,也少不了他們兩個。

「是啊!有問題嗎?」

「我想看看你原來的樣子。」

「呃?」

其他的人也略興奮的看著朽木殤月。

「好。。。好吧。」

朽木殤月睜開眸子,無奈的說,接著靈魂出竅,原本的朽木殤月立刻脫離菊丸英月的身體。

不過,眼睛還是藍色的。

「好漂亮。。。」

黑主優姬直接愣住了,喃喃自語。

「呵呵~你們很有趣啊!我先走了!再見~」

「再。。。再見。。。」

藍堂英愣愣的說了一句,許久,回神。

「好美啊!!!」

「殤月大人!歡迎您隨時回來!」

門前,無論男生女生都大聲的說,自從朽木殤月來之後,許多男生都聚集在門前了。

「甜心們~以後見了~」

「啊~殤月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