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的蘇寒,與火嬰一起,在空間亂流中穿梭著。

時空封禁的陣法已經破滅,但兩人要想從那無盡虛空中回到現實世界,還需要很長的一段距離。

這種經歷,蘇寒之前倒是也經歷過。

在仙界的時候,在空間亂流中穿梭是家常便飯的事情。

靠著空間亂流,蘇寒擺脫過不少強敵的追殺。

當然,在空間亂流中行走,絕對不是一件安全的事情,兇險恐怖到極致。

無盡虛空之中,到處都是漩渦和陷阱,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永遠留在裡面,再也無法出來。

不過,此時,蘇寒卻是沒有半點危險。

身邊的火嬰,身體周圍燃燒的熊熊烈火,光影變幻,形成一個巨大的氣泡,又像是一隻巨艦,急速行駛,又快又穩,根本沒有半點危險。

「還有多遠?」蘇寒開口問道。

火嬰撇撇嘴,「快了。」

蘇寒笑笑,眼中流露出一絲好奇。「你出去后,準備幹什麼?」

可以想象,這個存活了幾萬年的老怪物,異常強大,卻也不兇殘,他要出去后,這血月大陸的水,絕對會被徹底攪渾。

「你管我。」火嬰咕噥道。

蘇寒滿頭黑線,卻也不尷尬,又是笑著道,「我的意思是,你這麼長時間沒見過世面,肯定有許多不方便。要不跟著我混吧。」

厚著臉皮說完這話,蘇寒乾笑著看他。

若是能爭取到他,絕對是一個相當強大的助力,不管去哪,都沒有任何危險。

火嬰似笑非笑。

「小子,算盤打的太精了。不過,看在你還不錯的份上,我給你一個機會。」

說完,他似乎是想到什麼,身形變換,便是急速生長。

抓個總裁做老公 不到一炷香功夫,便是成長為一個粉雕玉琢的孩子。

看起來五六歲的年紀,粉嘟嘟的很是可愛。

「怎麼樣,本小人這幅模樣還可以吧?」

蘇寒……

一個活了幾萬年的老怪物,卻偏偏喜歡這麼萌的造型,真是怪趣味。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蘇寒和火嬰穿行於空間亂流之中,不知過去多久,終於是隱隱看到那空間壁障。

像是一層厚實的保護膜,乍一眼看上去五彩繽紛,仔細看看,卻又是一片混沌,模糊不清。

在空間亂流中極易迷失,但在火嬰的帶領下,兩人不費吹灰之力,便是跨過壁障,從那空間壁障中走出。

這是火蠍谷外圍。

谷內山崩地裂,地火瀰漫,濃烈的灰塵和霧氣升騰而起,視線中一片模糊。

這般變故,蘇寒看了火嬰一眼,心中明白,應該是他出世產生的地形變化。

他們呢?

腦海中冒出這個念頭,蘇寒朝著谷中飛遁,火嬰悠悠跟在後面。

沒走多久,蘇寒耳畔隱隱聽到人聲,似乎是呆霸王的怒吼,還夾雜著女人的驚呼,彷彿是玲瓏。

什麼情況?

加快速度,朝著那聲音來源的方向直奔而去,不到一炷香的功夫,蘇寒便是到了。

而映入眼帘的一幕,立刻讓他眼睛通紅,胸膛中升起萬丈怒火。

此時的呆霸王和塗豪,全身都是血,軟綿綿的躺在地上,生死未知。

而在另一邊,則是玲瓏和一個面目陌生的男子,這人面貌年輕俊秀,身上卻顯露出一股極為強橫的氣勢,顯然修為不弱。

二話不說,蘇寒便是奔向躺在地上的兩人,心中提起了萬千警惕。

雖然不知道在玲瓏這邊發生了什麼事情,但看這個樣子,明顯是兩方打起來了。

呆霸王和塗豪被打成這樣。

「你就是蘇寒?」

而就在蘇寒身形剛動之時,面前光影一閃,便是陡然出現個人影。

正是萬長生。

「是我。」蘇寒看了他一眼,沉聲說道,眼神中透露出冰冷如鐵的光芒。

「讓開!」嘴唇動動,蘇寒從牙縫中擠出兩個字。

萬長生眼中現出一抹嘲弄的笑容,似乎是一頭矯健的雄獅,在面對一隻弱小的綿羊時的眼神。

他現在修為雖還未恢復巔峰狀態,但也是武聖初期,根本不懼蘇寒。

他心中已然下定決心,要狠狠教訓一下這小子。

「你還沒問我名字呢,這樣很不禮貌。」嘆了口氣,萬長生風度翩翩的說道,眼神中嘲弄之色更加明顯。

敵人,哦不對,應該是獵物,獵物越著急,他心中便是有著越為強烈的快感。

「滾!」

蘇寒冷冰冰的吐出一個字后,腳下一繞,一招金蛇步,便是以一種極為奇詭的姿態繞過萬長生,朝著兩人奔去。

瞬息之間,蘇寒便是到了?到了兩人面前,微微看了一眼,確定兩人還有呼吸,沒有半點猶豫,蘇寒屈指一彈,兩枚丹藥便是到了兩人口中。

而到這時,萬長生才回過神來。

冷冷看著蘇寒,他眼中有著一絲微微的錯愕。

萬萬沒想到,這小子動作竟然如此迅捷,以自己的眼力,甚至沒有看到他剛才是怎麼過去的。

餵了兩人丹藥后,蘇寒也是站起身來,直視萬長生,「你乾的?」

萬長生咧嘴一笑,點點頭,「對啊。記住,我叫萬長生。」

蘇寒臉色陡然凝滯,眼中現出極端的不可思議。

萬長生!

怎麼可能?

他不是死了嗎?

怎麼還可能出現在這裡?

蘇寒下意識的看向玲瓏,想要問個結果,而此時的玲瓏,低著腦袋,臉上滿是糾結,一句話都不說。

哥哥做出這種事情,她心中說不出的感覺。

一方面覺得哥哥做的是不對的,但多年的感情,終究壓過了一切。

看到玲瓏這幅模樣,蘇寒大概明白了。

雖然不知道萬長生是怎麼活過來的,但大千世界無奇不有,發生這種事情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實擺在眼前。

「你想殺我?」

揚了揚眉毛,蘇寒開口問道。

「我不想殺你,我只想提醒你,有些人,不是你能夠覬覦的。在我面前玩陰謀詭計,只有死路一條。」

聽到這話,蘇寒嘴唇動動,綻放出個笑容。

很顯然,這個萬長生是強勢霸道的家長,而且,極端的自以為是。

「死人不該重活的。」

深吸口氣,蘇寒開口說道,手中光芒一閃,便是取出那把星辰弓,以及一支屠神箭,彎弓搭箭,瞬息之間便是弓如滿月,對準萬長生。

弓弦拉動,蘇寒全身緊繃到極致,提起了全部靈力。

他的身體都在微微顫抖,屠神箭威力巨大,但要想驅動,也是艱難無比,需要付出極為巨大的代價。

若不是蘇寒在那刀山上經歷過浴火重生般的蛻變,決計無法如此輕易的就拉動。

令人牙酸的弓弦震顫聲中,無數的天地靈氣,在以一種極為恐怖的速度,飛速匯聚於箭尖,甚至形成靈氣風暴。

萬長生呆住了。

以他的眼力,自然是看的出來。

那弓是來自長生谷,是長生天一件了不得的寶物。

那箭,是陸長老一直以來都苦心研究卻根本造不出成品的屠神箭。

怎麼可能?

萬長生感覺到無與倫比的恐懼。

就算他是武聖級別的強者,在面對屠神箭時,也像是一個最卑微的凡人,在面對天雷,那種從骨子深處泛出的恐懼,不是修為可以抵消的。

「不要!」

「蘇寒不要啊!」

「他是我哥哥!」

見到這一幕,玲瓏歇斯底里的大喊道。

她也沒想到,蘇寒竟然會如此決絕,一言不合,便是拿出這種弒神殺佛的大殺器。

「躺下的,是我兄弟。」

蘇寒抿著嘴唇,毫不猶豫的送紙。

嘶!

一個震破人耳膜的聲音陡然響起,天地為之變色,一道金色光芒,急速射出。

這道金光,像是穿越了時間和空間,宛若瞬移,不到一眨眼的功夫,便是到了萬長生面前。

萬長生面色大變。

急速遠遁!

面對屠神箭,除了逃跑,別無他法!

在血月大陸上,屠神箭便是代表著最巔峰的力量,就算是當年席捲整個血月大陸的血狼,也擋不住屠神箭,更不用說他了。

萬長生身前現出一道又一道的光幕,整個人像是一枚炮彈般,朝著遠方飛去。

屠神箭就在他胸口,如同推動炮彈的動力源泉,不依不饒。

一道金光,一道人影,以一種流星劃過的速度,飛快消失在眾人眼球中。

玲瓏淚崩,大叫一聲后,便是朝著那金光遠去的方向急速狂奔。

蘇寒冷冷看了一眼,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將星辰弓收了,轉身看向呆霸王和塗豪。

雖然,這一次消耗了一支屠神箭,但蘇寒並沒有半點可惜。

兩人被打成這樣,自己若不做出點什麼來,如何對得起兄弟這兩個字?

縱然,這會讓玲瓏傷心,但蘇寒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做錯了事,就要付出代價。

不管他是誰!

盤膝而坐,蘇寒抓起兩人的手腕,體內悄然泛起一絲綠光。

這是犁天梳的能量。

蘇寒靈魂之海成型,靈魂之力凝聚成塔后,對於犁天梳的生機之力,有著更加完美的掌控,進入兩人身體后,綠光急速流轉,片刻后,他們兩人便是悠悠醒轉。

「老大!」

「蘇寒!」

兩人齊齊驚叫,眼神中顯露出無與倫比的驚喜。

「老大快跑!」

「那個人要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