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雀淡淡的回應道,旋即也不等赤幽反應,長槍上便發出了一道驚人的元力波動。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火紅色的元力便盡數籠罩向了赤幽。

「呃——」

當這股火紅色元力籠罩而來時,赤幽的臉色一變,但卻並沒有什麼多餘的動作。他知道,若是朱雀對自己有不好的心思,根本不用花這麼大的力氣。現在,只有一個可能,它正在給自己機緣造化。

突然間,赤幽的渾身一震。而後,他的身上陡然湧現出一股驚人的火元素波動。這股火元素波動異常的驚人,簡直可怕到了極點。甚至可以說,比赤幽全力爆發所產生的元力,還強上幾倍不止。

「這,這是?」

赤幽感受著體內狀況,神色一下呆愣了起來。在他的感知中,自己體內,代表著火元之力的丹田,居然頃刻間滿溢了出來。只是這麼一下,火元之力便超出了其他屬性的強度。而且似乎還不止這樣。

周圍的火元素元氣不斷的侵入他的體內,讓他的經脈在脹痛中,不斷的強大著。而且,無論是其韌性還是其它,盡皆達到了一種全新的層次。

「砰——」

突然間,正在他愣神之時,一道極端狂霸的力量,頃刻間沖入了他的體內。他的臉色,幾乎在眨眼的功夫,就變成了鐵青之色。其實,這也很正常,火屬性的元力,根本就是無比的狂烈而兇猛的,而他又一下子吸收了這麼多,不難受才怪。

可說歸說,他還是要想辦法抗住這麼驚人的元力。所以,他重重的吸了一口氣,渾身的肌肉竟然在這刻緊繃了起來,一股極其堅定的意志,油然而生。

「我絕對不會失敗。」

赤幽的雙目緊閉,身體不斷的震動著。而長槍中的朱雀虛影見狀,亦是微微點了點頭,心中暗自思索道:「吾為了能壓制住凶之衍生物,將無法分出太多的力量出來。可是,只是百分之一的力量,也非一般人所能受得了的。」

「他能吸收吾的力量么?」

朱雀的目光落到赤幽的身上,流露出一股奇異的光芒。而後,它不知道感覺到了什麼,當即發出了一聲冷哼:「給吾回去,你沒資格享用吾的力量。」

這句話落下,只見朱雀的長槍頓時發出了一道火紅色的匹練,向著火焰大柱的方向,狠狠的甩了下去。而在火紅色匹練落下的那刻,一道尖利的叫聲,陡然從火焰大柱的底部傳來,似乎有深深的不甘。

「哼,小小的衍生物,也敢在吾面前囂張。」

「不是吾的生機已失,我滅了你們。」

……

朱雀冷哼一聲,卻是沒有再去理會那些衍生物,而是繼續盯著赤幽的方向。看他的情況,似乎很快就能完全吸收這股力量了吧。

不知道過了多久。

赤幽的身體陡然一震,渾身上下爆發出驚人的七彩霞光。旋即,這些七彩霞光在達到了極致的光芒后,終於是慢慢的消失而去。

「呼——」

正在這時,赤幽豁然起身,身上的元力波動,突然間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急劇的增強著。他原本是引雷一重的境界,現在,則是以一種非人的速度,晉陞到了引雷二重。而後,體內的火屬性元力並沒有消耗完,繼續提升著他的境界。

引雷二重的初期,中期,後期——在某個時刻,突然間,赤幽的渾身一震,一股通體舒暢的感覺,頃刻間瀰漫了全身。這是怎樣的一種感覺呀,就像是與四周的天地元氣,有了一種聯繫一樣,隨時隨地的,可以調動著強大無比的力量。

「引雷三重,我竟然達到了引雷三重?」

赤幽在七彩霞光消失的那刻,還是有點不敢置信的自語道。他沒想到,朱雀竟然會給自己這麼龐大的元力量,讓自己一下子晉陞了兩級。

「才引雷三重,不應該呀?」

一直關注著赤幽的朱雀,這時自然看出了赤幽的身體變化。只不過,它的鳳目,卻是微微的瞪了起來,而後自語道:「吾朱雀的力量,儘管只有百分之一,可是,也絕對不止讓這傢伙晉陞兩級呀?」

「看來,這小傢伙也是有點秘密。」

……

朱雀在心中暗道。

片刻后,它又想了一會兒,似是作出了什麼決定,長槍表面當即紅光一閃,一道信息洪流便這樣徑直注入了赤幽的腦海之中。

正想熟悉一下自己新的力量的赤幽,這時突然感覺到一道紅光沖向了自己。他本能的想閃避開來,但耳邊卻響起了朱雀的話語。

「小傢伙,你的情況有點出乎吾的意料。吾本以為,你藉助著吾的力量,能達到引雷六重,但無奈,你卻只達到引雷三重。所以,為了你能在前方的路上活下來,吾只能將我的朱雀三擊傳給你。」

「望你能活用這三擊,不墮吾朱雀之名。」

「朱雀三擊?」

……

赤幽疑惑的出聲,但在這時,一道驚人的信息洪流突然沖入了他的腦海。饒是他有準備,此刻也是被漲的腦袋生疼。這朱雀三擊,雖然只有三擊,可是其威力,簡直大的可怕,甚至可以說是大的恐怖。

朱雀三擊,乃是一門攻擊的手段。

它分有致命一擊、決死一擊、以及重生一擊。

從名字可以看出,致命一擊,乃是在生死關頭,利用全身的元力,來給敵方造成一定的傷害的手段。而決死一擊,則是在明知必死的情況下,捨命一擊。至於說重生一擊,則是說以朱雀的特性,重生后給予對方的傷害。

但赤幽身為人類,這第三擊也不知道能不能施展。但是,就算是不能施展,而僅僅是憑藉著前面的兩擊,便足以傲視同境界的許多人。

略微領會了一下朱雀三擊,赤幽便開始修鍊了起來。只是,讓他無比吃驚的是,這朱雀三擊雖然看起來很簡單,但實際掌握卻是無比的艱難。

先不說其他的,只是第一擊致命一擊,便有著許多的學問在裡頭。致命一擊,並不是說你將所有的元力,完全爆發出來給敵人造成傷害。而是說,你以全部的元力,集中在一點,用自己至強的姿態,發動出來。

赤幽感受到這一切,身心亦是完全沉入了其中。而朱雀見狀,也是呆在了一邊,沒有出言去打擾他的領悟。

……

赤幽盤腿坐在地上,腦海中不斷的演化著這朱雀三擊。他以身體試法,不斷的體會著朱雀三擊的玄妙意境。甚至,他還結合著體內的元力運轉,想將其徹底的學會。

這麼可怕的朱雀三擊,在日後對敵之時,必然可以成為一大利器。甚至有可能,會成為決定自己生死的東西。

「嗯?」

突然間,在他沉寂在領悟中之時,在他體內的荒珠,亦是不安分的震動了一下。這微小的震動雖然在常人看來沒什麼,但對於赤幽來說,這個震動可是非同尋常。因為,它可不像是會輕易震動的東西。

「這種感覺,是想讓我進入荒蕪世界?」

「難不成,荒蕪世界有什麼東西?」

「還是說,有別的原因?」

……

赤幽一頭霧水,但因為有朱雀在這裡,他也不太好過多去想。可是,讓他沒想到的是,在剛剛荒珠震動的那刻,朱雀的眼神卻是突然間一瞪,驚呼道:「荒珠,大人的荒珠,它怎麼會在你這裡?」

「什麼?」

赤幽聽到了這句話,立馬嚇了一跳。荒珠的存在,乃是他最大的秘密。 萌妻來襲,Boss請接招! 現在,這樣的秘密竟然被朱雀識破,這怎麼能讓他不吃驚。儘管他很確認,朱雀不是什麼壞人,但是,這也讓他的心裡湧上了一絲不安。

「朱雀大人,你在說什麼?」

他深吸一口氣,強行將內心的震駭壓下去。但是,朱雀是何許人也,怎麼會看不出他心中的震駭。只不過,它也不知出於什麼原因,竟然沒有過多的追問,反而是在驚駭過後,淡淡的道:「小傢伙,能得到荒珠,是你自己的機緣,吾不會多說什麼。」

「但吾想告訴你,活用荒珠吧。」

「別讓它成為一枚廢物。」

……

朱雀的話,讓赤幽呆愣了半晌。過後,他想問些什麼,但卻看到,朱雀居然徑直回到了它的巨大遺體前,再也沒有走出火焰大柱一步。他的心中,儘管有驚天的疑問,但此刻,也是得不到任何的答案。

赤幽皺著眉頭想著朱雀的話,但發現根本沒有頭緒后,亦是將這些疑問放下,繼續去領悟這朱雀三擊去了。只不過,因為荒珠已經被朱雀發現,所以,他也是沒有了顧忌,當即便進去了荒蕪世界中修鍊。

荒蕪世界,依然是寸草不生。

空氣中,帶著躁動著元氣,根本無法讓人吸收。

此時此刻,赤幽站在荒蕪世界中的土地中,感覺這個世界,似乎有了點陌生。這股陌生感不是平白無故產生的,而是一種心有靈犀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像是,荒珠已經成為了別人的所有物,不再認可他了?

這是怎麼回事兒?

……

… 荒蕪世界.

赤幽站在原地,仔細的感知著周圍的一切。他發現,這裡面的天地元氣,比上次來,竟然濃郁了十倍不止。只是隨便的吸上一口氣,便覺得全身舒暢。

「不對勁,真是不對勁。」

赤幽皺著眉頭,心中湧出了一絲不安。這股陌生感,絕對非同尋常。甚至可以說,這股陌生感還隱隱的在排斥他的到來。

他得到荒珠已經有一段時日了,還是第一次出現這種狀況。以前,他雖然沒怎麼使用荒珠的各項能力,但也絕對不會出現今日的這種感覺。

「看不出什麼來。」

「先修鍊吧。」

……

赤幽感知了許久,但也沒有發現什麼不同尋常的地方。所以,他也就先將這份心思放下,專心修鍊著。他這次的修鍊目標,乃是想將朱雀三擊給修鍊完成。而後,也順便穩固下自己引雷三重的境界。

他站在一邊,腦海中有關朱雀三擊的知識盡數湧出。而後,他結合著體內的元力流動,試圖理解朱雀三擊的各種玄奧。

然而,讓他吃驚的是。

朱雀三擊的口訣和法門,明明看起來很簡單,可是修鍊起來,卻一點也不得要領。而且,還有更古怪的是,這朱雀三擊只能用火屬性的丹田元力來驅動。這樣一來,無疑是降低了它的本身力量。

這朱雀三擊只能用火屬性元力來驅動,實在是有點出乎他的意料。他一向的攻擊方式,可是以九個丹田中的元力融合在一起,再發出黑白元力的呀。這樣不是說,他想用朱雀三擊,必須停止他以前的攻擊手段么?

「這,不應該呀?」

赤幽的眉頭緊皺著,心中有點猶豫不決。他其實並不想放棄以前的攻擊方式,可是,朱雀三擊的修鍊條件卻是這樣。

「我先試試看吧。」

他有點拿不定主意,只能先看看再說。他想先修鍊一下朱雀三擊中的致命一擊,看看它的力量與自己之前的力量相比,到底誰強誰弱?

他想到這裡,手裡便開始修鍊起來。

而進入了修鍊狀態的他,並沒有多想,只是不斷的參悟著朱雀三擊。此刻,只見他身體的每一寸血肉都湧現出了無比的玄奧,組成了一條條神秘的七彩霞光。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赤幽的身體陡然一震,周圍的天地元氣忽然躁動了起來。而後,一道道可怕無比的火元素匹練,頃刻間在半空中匯聚而來。在這一刻,赤幽的身上冒出了熊熊的火光,就像是從上古而來的火神一樣。

神威如注,蓋世無敵。

這就是他現在所表現出來的。

強大,無比的強大!

赤幽感受著體內傳來的強大氣息,只感覺萬分疑惑。本來他以為,專門使用一種元素來驅動朱雀三擊,威力會弱上許多。可是,沒想到的是,他用唯一的火元素來驅動朱雀三擊,效果竟然出奇的好。

也正在這時,他的心頭湧現出了一絲感悟。而後,他的頭腦一清,體內的火元素突然劇烈波動了起來,一道低喝聲不由自主的從其口中傳出。

「朱雀三擊,致命一擊!」

赤幽爆喝出聲,身體發出萬丈光芒,就像是來自上古的火神一樣,自火焰中而來,又從火焰中歸去。而這還沒有完,只見,他的身形像一個流星似的,化作了萬千火光,而手中之劍也是向著前方狠狠的刺去。

「嗡——」

這一劍刺去,只見無盡的天地靈氣從長劍中噴涌而出。而後,四周的虛空,亦是在眨眼間化為了碎片,咯吱咯吱的響了起來。這一刻,這片荒蕪世界,似乎迎來了它的末日。但不知道怎麼的,它在下一刻又迅速的完成了自我恢復。

感受著致命一擊所帶來的強悍力量,赤幽一下子陷入了沉思。很明顯,這一擊比他之前全力出手還要強。可是,為什麼融合后的力量,會不及單一的屬性。這樣的結果,不是不符合天地至理么?

他陷入了沉思。

從正常的理論來說,融合后的力量,的確會比單一的力量更為強大。可是,有一個例外,這便是融合的相合度。一種屬性融合另外一種屬性,它只有相互融合、促進,才能夠發揮出融合后的真正力量。

然而,一種屬性融合另外一種屬性,它本身就是不相合的,那麼導致的結果,應該就是相互的制約。這樣一來,不但無法發揮出融合后的力量,反而還會因為融合不完全,減弱攻擊的強度和力度。

對的,就是這樣。

赤幽想著想著,心中像是打開了一道大門。他因為有著無極之術,所以,首先想到的不是用單一的屬性去攻擊,而是將所有的屬性融合在一起進行攻擊。這樣一來,因為沒有顧及到屬性間的相生相剋,導致了各屬性間的相互制約。

「原來是這樣。」

「我因為有無極之術,所以不怕屬性間的各種斥力。然而,也正是這些斥力,才是讓屬性攻擊強大起來的根源。」

「融合,不是不能融合,而是沒到時候。」

「應該是,我理解了所有屬性的特性,依照各個屬性間的相生相剋來融合。這樣,才能讓融合后的威力更加的強大。」

「現在,我應該多用單一的屬性攻擊。」

……

赤幽的悟性並不是很差,在朱雀三擊的引導下,他終於是想明白了。所以,後面的時間,他全身心的進入了修鍊的狀態。

以火屬性,修鍊朱雀三擊。

以金屬性、木屬性、水屬性、土屬性、風屬性、雷屬性、音屬性,光明與黑暗屬性,各自修鍊著各自的屬性攻擊方式。而這樣一來,他對這些屬性的理解,亦是迅速的加深。甚至,他還隱隱的感覺到,它們的本質本源。

時間,很快的流失著。

三天三夜。

正在今天,只見赤幽手持著一柄長劍,站立在半空中。突然間,他的右手一甩,一道極端可怕的元力匹練,直衝雲霄。這道元力匹練所過之處,似乎連周圍的空氣,亦是變成了巨大的火爐,焦灼不堪。

「致命一擊!」

赤幽的口中傳出低喝,身上冒出了熊熊的火焰。而後,只見他的劍尖上,陡然出現了一枚六角形的火焰之花,以一種極端驚人的速度,向著前方飛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