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日眨眼即過,而這兩日中則有一道消息傳遍整個大陸,屹立在宵州萬載的紫宵山居然被夏天夷為平地,更有甚者居然謠傳夏天將紫宵宗帝者擊傷,滿宗敵不過夏天一人,讓其安然離去。

得知這道消息,天下武者盡皆嘩然,其中多半是根本不信,為此更是人人趕往宵州一觀,短短兩日內,宵州境內的武者,可佔得上整個大陸的半數之多。

當趕來的武者親眼看見紫宵山的確崩碎,頓時驚聲四起,一道更為瘋狂的消息再次傳遍大陸,此次居然說夏天以一手之力破碎紫宵山,而又能將紫宵宗的弟子保全,這種實力已經完全超越了帝者,傳言夏天真正實力為聖者!

一座酒樓之中,人群早已坐滿,三五成群的議論出聲,話題自然是夏天力破紫宵山一事,傳的是神乎其神。

「聽說現在紫宵宗整宗遷移,現在都只能在荒郊野外暫住呢!」

「唉!這夏天真乃年輕一輩的第一人啊!我看就連聖門的聖子聖女也難與其比肩!」

「聖門聖子豈能與夏天大人相比?讓聖子隻身去搗毀紫宵山,他敢去嗎?」

「不錯!聽說紫宵宗的那位帝者,都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紫宵山崩塌,而當夏天安然離去之時,卻大言不慚的揚言斬殺夏天大人,真是可笑!」

「我看這夏天一定是在人皇禁地中,得到了絕世至寶,實力突飛猛進,能有如此實力一定是達到了聖者境界!」

「呃……我有這麼厲害嘛?」一位端坐在角落的老者訝異道,滿頭白髮蒼蒼,臉龐之上也儘是褶皺。

「嘿嘿,他們自然不會將你冒充楊奇一事道出,如若說出豈不是更加丟臉?堂堂各宗聖門居然發現不了真假?不過你為何要化做老者moyang?難道要以老者之姿去娶那方丫頭?」戰天器靈幸災樂禍的笑道。

「六州之中達到六品丹師的人,年歲皆是不低,如若我換做其他moyang,定然會引起他人懷疑,太過引人注意到是誤事!」夏天苦笑一聲道。

「之前不是問出正州有一位,二十不到的六品丹師嗎?你這般moyang即使贏了,我看方丫頭也不會選擇你吧,哈哈!」戰天器靈大聲笑道。

「此事絕非雪兒之意,如若有人威脅她,我定然不能坐之不理!」夏天冷冷說道,飲下茶水便走出酒樓。

……

紫宵城丹門,人群絡繹不絕的圍觀在外,皆是眼帶興奮的舉目望向其中,都是要見識一番六品丹師的風采,要知道六州之中的六品丹師可是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參賽者速速前來報名!稍後便要開始比試!過期不候!」

丹門前,一位年歲約三十的中年人喊道,趾高氣昂的掃視著四周,而其身旁則已有一位佝僂老者,眉目之中微帶陰狠之意的看著人群。

「哈哈!方同執事久違了!我兄弟二人此來參賽!」一道大笑聲自人群中傳出,隨即便見到兩位老者大步邁出人群,神態高傲不已,而眼底卻帶著yin欲之色的打量著四周少女。

「袁正!尤富!這兩兄弟居然也要來參賽?不是傳言這兩兄弟不貪名利嗎?到至今為止都不肯加入任何宗門!怎麼如今也要來此?」

「呸!不過是裝裝樣子罷了,你看他二人那得意的moyang,定然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看是看上了方雪兒聖女吧!聽說這兩兄弟極為好色,只要是看上的不管對方是誰,都會想盡yiqie辦法得到,對於這兩個無門無派的兄弟,各宗也是無能為力!」

「都給我閉嘴!想死不成?」袁正突然冷喝一聲,聽著四周議論之聲,與尤富一樣臉色難看不已,當即指尖彈射出道道綠色火焰,將剛剛談論之人盡皆焚燒為灰燼。

「啊!」四周人群驚呼一聲,慌忙後退幾步,盯著地上黑色的燃燒痕迹,滿臉的驚懼之色。

「哼!二位是不是太過不將我放在眼裡了?這裡可是紫宵城!在我宗的管轄之地,城中之人豈能隨你想殺就殺的?」高台之上的那位佝僂老者冷聲道。 唰!

袁正當即轉過頭來,寒意十足的掃了佝僂老者一眼,手掌微微轉動間,掌心之上噗的一聲升騰起一團綠色的真火。

「我道是誰呢,原來是紫宵宗丹房的劉海長老!我弟弟有得罪之處,還望劉兄不要見怪啊!」尤富冷笑一聲,按了按袁正的肩膀,後者會意便將真火消了去。

「哼!不敢當不敢當!怎有你二兄弟瀟洒?如此明目張胆的在老夫面前動手殺人!」劉海長老不屑的笑道。

「這位是劉海長老?大哥你看我這記性,前些日紫宵山被人夷為平地,全宗之人聽說只能在荒郊野外露宿,莫非劉海長老也想參加丹會,娶得方雪兒聖女為你紫宵宗博得一處安身之所?」袁正陰陰的笑道。

「大膽!紫宵宗如何豈由你等胡說?」劉海當即惱羞成怒,雙掌併合間便見到,比之袁正還要精純的真火升騰而起,其中居然夾雜著點點白色的火焰。

「六品高階!想不到劉兄只差一步便踏入七品行列!不過對付我們兩兄弟,你還差些火候!」尤富冷哼一聲,與袁正同時將真火散出,看向劉海的神色中微帶懼意,要知道那白色的火焰可是天火的雛形!

「啊!劉海長老居然是六品高階丹師!」

「殺了他們!殺了他們!」

圍觀人群突然起鬨大喊,本是敢怒不敢言的眾人,此時也被劉海的qishi鼓舞,一個個怒聲吼叫的辱罵起尤富兩兄弟。

「安靜!諸位安靜!」一旁的方同見qingkuang不對,急忙出聲阻止,當圍觀人群不再發言之後,便微帶責怪之意的撇了三人一眼。

「三位如若是在這丹門之前打起來,就別怪本執事將資格取消了!」方同不悅的冷哼一聲。

「哼!」劉海冷哼一聲,眼帶殺意的掃了兩兄弟一眼,猛的一甩衣袖,向丹門內行去。

「多有得罪,還望見諒!」尤富與袁正兩兄弟同聲賠罪道,對著方同行了一禮便也向丹門內行去。

「還有沒有參賽者?如若沒有丹門就此關閉了!」方同不耐煩的叫了兩聲,隨後便欲差人將丹門關閉。

「等等……老夫要參加!」一道沙啞的聲音響起,慢慢閉合的丹門也停了下來,便見到一位老者晃晃悠悠的向丹門行來,moyang正是夏天所扮老者。

「這是誰啊?怎麼沒見過這位老者?」

「對啊!宵州境內一共只有三位六品丹師,如今都已參加,這位是哪裡冒出來的?」

「莫非是隱世高人?」

人群再次驚呼出聲,皆是對夏天的面色很是疑惑,都覺得宵州並沒有這號人物,連丹門前的方同也是眼中詫異。

「你可是六品丹師?如若不是,進了丹門可就永遠都出不來了!」方同厭煩不已的說道,看著夏天一點好氣都沒。

「呵呵,多謝方執事擔憂!」夏天毫不介意的笑道,隨後便慢慢悠悠的走進丹門中,眼中精光閃爍,暗道此番最要注意的便是那位劉海長老了!

「哼!諸位請回吧!明日便會公布丹比勝出者!」方同望著夏天的背影冷哼一聲,轉身對一眾觀看人群說了兩句,便下令將丹門關閉、「唉,走吧走吧,也不知道那位面生的老者是誰?或許這次能勝出也不一定!」

「我看還是劉海長老的勝出幾率大些,畢竟他可是六品高階!」

「哼!只要不讓那兩個雜碎兄弟勝出就好!」

「不錯不錯!我看那兩兄弟也活不長久!得罪了劉長老還想走出紫宵城?哈哈哈!」

人群各是議論了幾聲,便餘興未盡的各自散去,都期待著明日的勝出者會是誰。

……

丹門內,一處四角台之上,四具葯鼎整齊的排列再上,每一具葯鼎的氣息皆是王器品級,可見丹門的出手闊氣,連比試所用的葯鼎都用王器來代替。

「請四位參比丹師入場!劉海!尤富!袁正!丹……丹老?」一位主持人員喊道,當說道夏天所化之名時,語氣儘是不可思議之意,暗道從來沒聽說過這位人物啊?

四周的寥寥十幾位考官也是疑惑出聲,皆是議論起這丹老是何人,身為丹門的人居然從來沒聽過這個名字,一個個皆是不斷的打量著夏天。

劉海與袁正兩兄弟只是微微撇了夏天一眼,嘴角掛著儘是冷笑之意,雖然對夏天的chuxian很是驚訝,但也沒有過多在意。

「此次比試分為三場,第一場的比試為煉丹!沒人在一炷香之內,煉製出一顆六品丹藥!合格者便可繼續比試!不合格者便喪失資格!」方同上前大聲道,隨後便示意其開始。

「煉丹嘛?嘿嘿。」夏天輕聲笑了笑,看著面前的葯鼎,抬手便打出道道火焰,讓眾人fen的是,火焰的顏色居然為血紅之色的靈火!

「大膽!放肆!區區三品丹師膽敢冒充六品來參加大比?」十幾位考官一齊站立起身,皆是勃然大怒的指著夏天。

「哈哈!我說的嗎,宵州達到六品丹師的唯有我們三人,這丹老原來只是區區靈火層次而已!遠遠沒有達到六品!」袁正突然大笑起來。

「唉!看來這裡馬上就多出一道亡魂了。」 重生之冷王的毒妃 尤富附和出聲道,故作哀嘆似的搖頭晃腦,眼底卻儘是冷笑之意。

「方執事!此人並非六品丹師……」劉海剛欲出聲,但話到一半便被夏天所打斷。

「誰說我不是六品丹師了?誰說的靈火就煉製不出六品丹藥了?」夏天輕笑一聲,完全不在意眾人的表情,自顧自的將靈火盡皆打入葯鼎之內。

「好了!諸位開始吧!如若他煉製不出六品丹藥,本執事便讓他橫屍在此!」方同起身大喊一聲,便饒有興緻的看著夏天煉丹。

劉海不屑的冷笑一聲,抬起手掌打出團團真火,葯鼎當即好似興奮一般的懸浮而起,其中綠色的火焰夾雜的白色顯得尤為刺眼。

袁正與尤富二人對視一眼,二人微微點頭,隨後便一同出手打出真火,合二人之力一同催動兩具葯鼎,qishi絲毫不低於劉海。

「唉……看來要lang費幾株絕世藥草了!這丹門也真是小氣,煉丹居然不給藥草。」夏天搖頭嘆息一聲,臉龐肉疼不已的將取出幾株藥草,不舍的看了一眼便丟入葯鼎之中。

「你若能煉製出六品丹藥,即使後面的比試你輸了,丹門也會給予你煉製的藥草的!如若你煉製不出六品丹藥,你便想辦法留住你的命吧!」方同冷笑一聲,一旁的十幾位考官也是笑了起來,看向夏天的神色皆是輕蔑不已。 「嘿嘿……那就多謝了,凝!」夏天輕笑一聲,數道血紅色火焰連番打入葯鼎之中,砰的一聲葯鼎便懸浮了起來,如此一番舉動讓觀看之人盡皆震驚不已,萬萬沒想到靈火也能做到鼎火通靈!

啪嚓!

方同執事同樣震駭,不由自由的站起了身,將手中的茶杯都給捏碎,望向夏天的神色儘是不可思議。

「哼!想不到這個丹老也能做出鼎火通靈之態!那袁正與尤富可是一同催動葯鼎才達到此境界的!」一位考官驚呼道。

所為鼎火通靈之意,便是由丹火與葯鼎相互聯繫,可以不動用戰氣或其他力量讓葯鼎自主懸浮而起!

「用得著這麼驚訝嘛?鼎火通靈可是每個丹師應懂的常識嘛!」夏天不明所以的說道,在丹殿之中便是聽丹奴這般講解的,很難理解眾人為何這般驚訝。

「不過是僥倖罷了!連鼎火通靈的意欲都不懂!」劉海不屑一笑道,只是微微撇了撇夏天,便繼續埋頭煉丹。

「哈哈!劉兄說的不錯,鼎火通靈的境界只有六品丹師方可到達!他區區靈火層次的三品丹師,能做出這個境界定然是僥倖!」尤富同是附和道。

「嗯,此言有理。」方同執事贊同的點了點頭,眼中的驚駭之意也慢慢褪去,身旁的十幾位考官也只是失聲一笑,坐會原位繼續觀看起來。

「呃……我也沒說我不是六品丹師啊。」夏天啞然失笑道,索性也不在理會眾人,十指升騰而起的靈火化做光線照向葯鼎,雙目則是慢慢閉上,就這般立在了原地一動不動。

「嗤!我看這丹老絕對活不過今日了!煉丹之時居然閉目享受起來!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袁正冷笑一聲道。

方同等考官也是一臉難看之色,身為丹門的人,自然對煉丹之事很是莊重,見到夏天這般享受moyang,豈有不怒之意?

「呃……」夏天頓時無奈苦笑,當初在丹殿之中煉製的六品丹藥不下萬次,對其的方法掌控已經嫻熟無比,如今再次煉製自然不用觀察鼎內動態。

……

一個時辰轉眼即過,劉海與袁正兩兄弟盡皆收手而立,懸浮在半空的葯鼎也輕輕落於地面,當一股濃郁的葯香之味飄散而出時,三人皆是得意一笑。

「哈哈!這丹老居然還在打盹,我看葯鼎中的藥草早已燒盡了吧!」袁正大笑一聲道。

「哈哈哈哈!」

尤富與劉海二人也是嘲笑出聲,看著早已滿臉怒色的方同等考官,皆是幸災樂禍的冷笑起來。

「時辰已到!驗丹!」方同沉聲說道,寒意十足的掃了夏天一眼,便帶領一眾考官向劉海行去。

砰!

劉海當屈指彈向葯鼎,一顆色澤柔潤的丹藥便從中漂浮而起,剛好落在方同等人面前。

「不錯不錯!六品中階!不論是色澤還是氣息都可謂是極佳!」方同享受般的呼吸了一口丹香,陶醉不已的讚歎出聲。

「的確是為六品中階!品質可抵的上高階!」十幾位考官也是附和讚賞出聲,神色皆是沉浸在葯香之中。

「豈敢豈敢,方執事與各位考官過獎了。」劉海故作謙虛的笑道,隨即便挑釁不已的撇了袁正兩兄弟一眼,神色得意至極。

「呵呵,劉長老不必客氣,此丹的確為上品!歇息一番準備第二場比試吧。」方同讚賞的笑道,便又向袁正二人行去。

「哼!」袁正兩兄弟對視一眼,皆是冷哼一聲,抬手同樣打出真火將丹藥取出,便一副自信的moyang遞到考官面前。

「嗯,六品初階!勉強算通過,準備下場比試吧。」方同只是微微掃了一眼,便點頭的說道,其他各位考官也是有樣學樣,各是微微點頭贊成。

「恭喜二位了!」劉海走到兩兄弟面前,眼袋嘲笑之意的說了聲,便趾高氣昂的向下方行去。

袁正兩兄弟皆是臉色通紅,fen不已的將手中的丹藥捏碎,對視一眼便向台下行去,眼底也是浮現一抹陰狠之色。

「來人啊!將這個戲弄煉丹大會的賊子斬殺!拋屍荒野!」方同轉身冷喝一聲,看也沒看夏天一眼,便抬手招呼。

「是!」

當即十幾位考官同時應聲,個個匯聚出真火,十幾道綠色火焰升騰而起,此番景象讓劉海等人皆是驚駭不已,完全忘記了嘲笑夏天,對丹門的實力愈發的渴望起來。

唰!

「呃,到我了吧?」夏天雙目猛然睜開,瞳孔內綠色火焰一閃而過,看著十幾位同是六品等級的考官,心下震駭不已,暗道這丹門實力果然可怕,難怪會有如此多的六品丹師要攀其高枝。

「嗯?剛剛他眼中閃現的是?難道是我眼花了?」方同輕聲嘀咕了一句,再次認真的打量了夏天一番,卻發現沒什麼特別之處,心下疑惑不已。

「哼!區區三品丹師,也敢到這來參加煉丹大比,現在便實現前言,讓你走不出這丹門!」一位考官冷喝道,隨即便運轉真火彈向夏天,其餘人也是一同出手。

「焚天火!」

夏天當即輕喝一聲,趕忙催動真火纏繞周身,暗道這真火可不是鬧著玩的,雖然這幾人是六品丹師,境界實力不過是高階皇者而已,但十幾人同時打出的真火,連尊者都能煉化!

當八團綠色的火焰chuxian之時,十幾人皆是慌忙收起了攻勢,盡皆不可置信的望著夏天,而那方同的眼睛都要瞪了出來。

「什麼!他居然真的是六品丹師!」袁正驚呼一聲,嘴巴長得大大的,滿臉的不可思議。

心機深沉的尤富,臉龐卻當即陰沉了下去,滿是殺意的緊緊盯著夏天,心中微微有些不安起來,本就勝過zi二人的便有劉海,如今又出一個豈能不驚?

「哼!就算你是七品丹師也無法勝出!你們都得死!嘿嘿。」劉海長老陰沉的笑了笑,無比陰毒的掃了掃夏天與袁正等人。

「咳咳,方執事,各位考官,是不是應該先驗過夏……老夫的丹藥,再下定論?」夏天乾咳一聲說道,竟險些說出了zi的名字,頓時額頭冷汗直冒,見眾人並沒發現,便微微安心的彈指將丹藥取出。 嗖!

當葯鼎之中的丹藥被拘出之時,剎時間一股丹香瀰漫而出,比之劉海的六品中階丹香還要強上數倍,讓人聞之一口頓時心神舒爽。

「這是……六品中階?居然用靈火煉製出了六品丹藥?而且還是中階?這丹藥的葯香比之劉長老的還要精純一些!」十幾位考官齊聲驚呼道。

「什麼!該死的丹老!」尤富瞳孔驟然一縮,臉龐當即陰沉了下去,盯著夏天不斷的低聲辱罵。

「大哥!這可怎麼辦?他用靈火就能煉製出中階丹藥,若是使用真火,那豈不是?」袁正擔憂的說道,望向夏天的目光很是不善。

「嘿嘿……等下的比試……」尤富陰笑一聲,小聲的對著袁正不知說了什麼,不過二人的面色皆是得意的冷笑起來。

而另一方的劉海卻是老神在在,雖然眼底也有些驚訝,但並沒有過多的擔憂之色,彷彿丹藥比他精純也沒威脅一般。

「嗯,的確為六品中階,準備下場比試!」方同執事淡淡的道了句,儘管心中震驚也沒有表露出來啊,隨後便轉身走向劉海,居然就這般光明正大的交談起來。

「呃……果然如此嘛?」夏天啞然失笑道,來時便已猜測到煉丹大會並非比拼真正實力,現在親眼所見卻更是無奈,怎麼也沒想到這二人居然如此明目張胆。

「大哥!這劉海真的和方同……」袁正fen不已的說道,話到一半卻被尤富打斷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