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尊的突然出現,似乎把平衡打破了,局勢越發緊張起來。

神殿里的夢境已經破開,但是阿魘並沒有打算出去,她閉上眼,正要努力感知著什麼。

一開始,其實所有人都知道,這神殿只是一個陷阱,可就算是龍潭虎穴阿魘也必須要進去。

因為阿魘知道神尊的本體就藏在神殿里,從凡間收上來的神仙,都會捨去凡體,重新修成正果,練成神體。

但是凡體還是至關重要,一但被毀,就有可能會因此散盡神力,墮入凡間,一切歸零,需要重新修鍊……所以,從凡間收上來的神,雖有不生不滅的靈魂,但凡體真的是他們最大的弱點。

前段時間,神尊把阿魘召進神殿,那時,阿魘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會藉機而行,趁機進入神殿查探。

沒有誰知道,阿魘的感知能力有多強,一草一木、一瞬一息,都能在她腦海里不斷擴大,變得清晰起來,這便是對萬物之靈的感知。

她一走進神殿中央正殿,就感覺到神尊的凡體越近……

就連之後要攻打神殿,明知裡面有陷阱,還要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藉機再次進去神殿。

老白:「阿魘,找到了嗎?」

許久后,老白終於忍不住開口,外面的動靜似乎比剛才小了,卻越發讓他擔憂起來,也不知道弒能不能撐住,也不知道他有沒有事?

小迪立馬制止老白,「噓——阿魘不能沒打擾,你這樣會讓她神識受損的。」

阿魘臉色平靜,再次張開眼,眼睛里有種夜風般的沉默。

阿魘:「老白,你若擔心,先出去幫弒,我和小迪在這裡找找神尊的凡體,待會兒在與你們匯合。」

老白:「也好——小迪,你小心點,切忌,你的身體現在……受傷了,不能使用法術,不然……總是,小心!」

說剛說完,就不見了老白的身影,看得出來,老白是真的很擔心弒。

阿魘:「小迪,跟緊我,和神殿不太尋常,越是靠近正殿,越是危險。」

阿魘也說不清是什麼,但總感覺,一踏入正殿,就好像有一雙眼睛一直在看著她,她的一舉一動,都會被那雙眼睛發現。但最奇怪的地方就在於,阿魘還不清楚是敵是友,因為那雙眼透露出來的感覺很是複雜,說不清,到底是什麼……

小迪:「好,我知道。」

隨後,小迪就和阿魘走進正殿,裡面空空蕩蕩的,空留一片死灰般的寂靜。

剛走進去,阿魘就覺得那具凡體越發近了,可是卻怎麼都分不清在哪個方向,好像被誰故意擾亂了感知力。

阿魘輕輕閉上了眼睛,仔細地感知著他周身空氣中充斥著凡體的氣息。

「他……到底是誰?為什麼要故意擾亂凡體氣息?」說著,阿魘猛然睜開眼,臉色微變,看她的臉色,還帶了煞白,「夢棱!」

小迪一愣,四處張望,怎麼會是夢棱,不對啊,可是明明到了現代,夢棱和阿魘還是朋友,還有來往啊?可再這樣下去,他們不可能還能和好啊?

夢棱的夢境差點把他們三個害死在裡面,這會兒又阻止阿魘找到神尊凡體……對於阿魘來說,該是不可原諒的,為什麼之後還能成為朋友?

「阿魘,我勸過你,這件事,你不應該插手!」 瘋了,瘋了,這踏馬絕對是瘋了……

張楊站在北治安司門口,看著秦少孚牽著那一串人,招搖過市的走來,感覺都要世界末日了。

與秦少孚走散后,他壓根沒想過那個新來的會去管之前那條街上的事,尋了好久不得見,便是猜測對方可能找自己不到就先回來了,沒想到再見到這個新來的,居然還見到了這麼驚世駭俗的一幕。

「張捕頭!」

秦少孚一臉笑意的大聲喊了下:「這群人聚眾鬧事,還企圖毆打公職人員,氣焰囂張,我把他們都抓回來了。」

「你瘋啦!」張楊大叫一聲:「不是讓你別管嗎,你怎麼把於大人的公子抓來了。」

秦少孚看了看被揍得頭大了一圈的於錦超,驚訝說道:「這也能認出來?」

「廢話!」張楊再朝後面看了一眼,又是驚叫:「還有史大人的公子……」

「好像是姓史……」秦少孚裝模作樣想了想:「其實我覺得姓廖比較好聽。」

張楊哪有心情去管什麼屎尿的,大吼一聲:「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

秦少孚甩了甩飄逸的長發:「抓犯人!」

隨即便拖著這一串人朝北治安司裡邊走去。

「救,救,救……」

於錦超和史啟鞍認得張楊,走過去的時候連聲求救,可又不敢太過大聲,唯恐惹惱前面那個煞神,只能嘟嘴囔囔。

可張楊早已被秦少孚這一手給震住了,哪敢應聲,只能看著這一串人被帶進牢房。

不行,這事情鬧大了恐怕整個北治安司誰都脫不開干係,更何況還是自己帶他出去巡查的……早知道就不帶他了……

聽得裡面傳出一陣陣驚呼,張楊一陣叫苦,思索一番后,忙是朝內院跑去。這會只能碰碰運氣,看上司在不在了。

北治安司,內院書房。

龔靖看著桌子上的公文,皺眉托腮。

這是兵部今天早上下達的命令,說是新年將至,皇帝想做一場大祭,要求治安司整頓京城治安,嚴肅風氣,減少各種問題,尤其要杜絕貴族子弟鬧事。

兵部文書,不說等於聖旨,但也差不了太多。往年這種命令也經常有,可向來都是交給五城兵馬司,根本不會到治安司來。

治安司的最高長官總兵司雖然是直接歸兵部管,但畢竟只是六品官,威嚇下平頭百姓沒問題,可要約束那些公子少爺就相當無力了。

總兵司尚且如此,身為督事的自己就更不用說了。

可這公文已經來了,若不做的話,可大可小。小則挨批,大則撤職……莫不是上邊看誰不順眼了,準備換掉?

正是想著為難的時候,突然聽到外邊有人大喊:「總捕頭,總捕頭。」

隨即就見得一人風風火火的沖了進來,看清楚是張楊后,龔靖頓時不悅:「出了什麼大事,慌慌張張的,起火了嗎?「

「不,不是……啊,督事大人!「

看清楚裡邊的人竟是好久不見的督事大人,張楊一愣,隨即大喜,急忙說道:「大人在就好了,出大事了。昨日來了一個新同僚,叫秦少孚……」

也是他口齒伶俐,三言兩語便將事情說了一遍,聽得龔靖倒吸一口冷氣:「你說什麼?那傢伙把於大人和史大人的公子給抓了?「

「豈止啊!「張楊顫聲道:」於公子都被他給打成豬頭了,慘不忍睹。我是實在打不過他,沒辦法阻攔啊!「

「快,快!「

龔靖忙是起身,就要出去,走了兩步,突然心中一動,停了下來。思索片刻后,頓時計上心來,忙是說道:「張楊,你給我聽好了。「

張楊忙是站好:「屬下在!「

「林總捕頭年事已高,準備退了,這事你可知道?「

聽得上司這麼問,張楊一愣,不解其意,但還是點頭道:「有所耳聞。「

「早聽說你消息靈通,看來不假!「龔靖讚賞的點了點頭:」我們正準備從他管的五個捕頭裡面提一個上來當總捕頭,你是他管的捕頭之一,聰明伶俐會辦事,很有機會。「

一聽此言,張楊大喜,連聲道:「多謝大人,多謝大人。「

別看捕頭職位低微,但勝在有許多很直接的權力,若沒有背景,沒有本事,想要升遷就只能熬。

他這剛升任捕頭沒多久,其他同僚,除了秦少孚資歷個個比他老。以他的資歷想要當總捕頭,少不得一二十年,還得有人騰出位置。如今看督事大人有心提轄自己,豈能不喜。

可謝過之後,又是心中一頓,感覺不妙。督事大人在這個時候說這話,怕是有什麼含義的。

果然,龔靖馬上就拍著他的肩膀說道:「記住,今天你沒見過我。還有,若林總捕頭和徐總捕頭來了,私下告訴他們,秦少孚這個事情,誰也別去管。「

「啊!「張楊渾身一顫,完全聽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還有!「龔靖又叮囑道:」告知其他人,這幾日抓的人送其他治安司。牢房讓秦少孚去管,你自己再找人一起去盯著。不管裡面發生什麼事,只要不死人,就不要管。「

「啊,這……這……「

張楊懵了,完全聽不懂這命令是什麼意思,結結巴巴半天只能道:「他們不會聽我的吧。「

「這就是看個人能力的時候了。「

龔靖拍了拍張楊的肩膀,心中暗道:「這麼巧來個替死鬼,若不用可真是浪費了。過了之後免不得會有麻煩,可也好過交不了差。「

交代完后,再看了看外邊沒有人,便徑直離開了。

張楊坐在房間裡面,琢磨了一個時辰,聽得外邊有人在喊「總捕頭「了,這才走了出去。

剛出門,就見得一頭白髮的林總捕頭跑了進來,慌慌張張,看見張楊后便急聲問道:「什麼情況,出什麼事了?那個新來的小子呢?「

張楊忙是拉著他到了房間裡面,低聲說了一番后,林總捕頭立刻牛眼一瞪,馬上低喊一聲:「不好,老夫旋昏症犯了。「

隨即便「昏倒在地「,一動不動。

這也太假了吧……張楊無奈,只能驚聲大喊:「來人啊,快來人啊,總捕頭的老毛病犯了。「

喊過幾聲,來了些人將林總捕頭抬著朝外邊馬車走去的時候,張楊又看到了讓他頭暈目眩的一幕。

秦少孚又吹著口哨,用繩子綁著一線人回來了,其中不僅僅是朝廷官員的兒子,甚至還有一個是皇甫家的公子。 夢棱的聲音突然響起,尋聲看去,就見夢棱站在正殿大門,複雜地看著阿魘。

阿魘緩緩走過去,「你也說過,你不會插手,再說了,這不是我插不插手的問題,我只是在自我保護,你多狠啊,竟然給我設了個夢境!」

一旁的小迪,迷茫地看著夢棱,就像阿魘說的那樣,夢棱長得一雙分不出敵友的眼睛,竟然說不清是什麼感覺。

夢棱:「那個夢境已經被我削弱了許多,不然,弒也不會那麼容易破了它,我沒有惡意,也沒想過要殺你,只是想把你暫時困在那。」

就在小迪以為阿魘就要原諒夢棱時,阿魘手裡突然出現一把短柄血色小刀——血刃,直指著夢棱,「阿魘……」

阿魘臉上沒有多餘的表情,仍舊是淡漠地透露著冰涼,「我從來就不溫柔善良,我就是陰暗,容不得半點背叛和利用。你竟還可笑地說是想暫時困住我,呵呵,我要是一不小心控制不住心魔,我就害死小迪和老白了……你們在我身上煞費苦心,現在和我說你沒有惡意,可笑至極!」

就像老白說,阿魘和五大神君從一開始就隔著血海深仇,他們誰都不信任誰。

夢棱盯著那柄短刃,一愣,然後無力笑了笑,「他竟然捨得把血刃給你,看來藏在他身體的那個傢伙兒,真的喜歡上你了。」

阿魘看見夢棱的目光忽然閃過一絲溫柔,一怔,這樣的夢棱阿魘只記得好久沒有看見了,她和夢棱似乎都陌生了,「夢棱,你們到底要做什麼?」

夢棱搖頭笑了笑,「這是一場遊戲,也是一出好戲。」

對他來說這只是遊戲或是一出場戲,自己拚命才能活下來的命運,對他來說竟是那麼可笑!

「不要,阿魘!」

只聽見小迪發出一聲驚叫,再次睜開眼,就見那把血刃已經有一半刺向了夢棱的心口處,阿魘有一雙令人眩目的眼睛,就像是兩把淬閃寒光的利刃,帶著凌利凄楚的恨意,彷彿想在他身上刺個透。

阿魘:「夢棱,我最討厭你這副高高在上、冷眼不見他人的悲歡的孤傲姿態,這讓我覺得自己有多卑賤、低微。當然,你可以傷我,害我,畢竟我們之間從一開始就隔著血海深仇,但你不能連老白和小迪都算計其中。」

夢棱低頭看了眼刺在自己身上的血刃,這把刀是命理神君的神血所鑄,一旦全部刺向心口,不管是修為多高的神,都會神體不保,就此身故混沌!

夢棱知道阿魘要刺向他,但他不躲,因為他在賭,賭阿魘不會殺他,「神尊的凡體就藏在王座底下,你趕緊毀了它。」

阿魘執刀的手有微顫,然後攤開手掌,攤開自己拿著血刃的手掌,看著那冰冷的指尖在顫抖著,顫抖著,血刃依舊插在夢棱的心口處,「夢棱,記住你的話,既然是遊戲,那你就好好看戲,當個台下觀眾,切莫上台參演。」

說完,阿魘轉身走向正殿中央的王座,夢棱心口處的血刃也在下一秒消失不見了。

身後,小迪注意到夢棱的臉僵了僵,全然沒有往日的平靜坦然,夢棱唯愛安靜,不愛說笑,卻在半刻后,臉上的笑容存在一種燦爛,卻也只在一瞬間



阿魘:「小迪,跟上!」

小迪:「好。」

小迪趕緊小跑地跟上去,再次回頭已經不見了夢棱的身影,心裡忍不住喃著:夢棱到底是敵是友?

阿魘:「對,就是這。」

阿魘的聲音有些激動,說著,小迪就看見阿魘雙手不斷比劃著什麼,像是在畫著什麼,半刻后,在空中漸漸形成一串奇怪的符文,類似於梵文,發散著紅光,漸漸幻化到虛空中,字體變得更大、更清晰。

隨後,阿魘眼神凌厲一閃,那些符文便頓時突然一起發亮,陰影之下,彷佛燃燒生命一般的鮮血流淌著!

金紅交織的光芒,赫然從符文里綻放,映亮了阿魘的臉龐……

刺得小迪眼睛生疼,禁不住閉上眼,閉上眼的瞬間,聽見有什麼東西爆裂,發出「轟!」巨大響聲,再次睜開眼,就見神尊模樣的凡體靜靜地懸於空中,額上還貼著一張符,那符又極神妙,不似尋常,發時一片極淡青光微微一閃,便將凡體全身包沒。

小迪:「黃符?」

小迪不解,為什麼會有黃符貼在凡體額上,不是只有鎮壓邪祟才用得到黃符?

阿魘:「凡體終究只是凡物,若不用定形咒維持身形,凡體就會壞了的。」

小迪:「啊?」

小迪突然覺得這些從凡間收上來的神仙有些慘,不過天生地養的神也慘,他們連魂都沒有,連入輪迴的資格都沒有,看來是各有利弊啊。

神尊凡體額間的黃符只微微帶著一點青光,身上衣服也更鮮明,並無奇處。暗中卻具極大威力,無論多麼厲害,離身一米內,便被一種潛力阻住,莫想上身。

小迪:「怎麼辦?阿魘,我們根本就靠近不了那具凡體,而且,我感覺現在神尊肯定發現了,應該要進來了阻止我們了,老白怕是撐不住多久了。」

突然,她們聽見外面傳來幾聲巨響,小迪的心揪起來,如果這次毀不掉凡體,可能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阿魘:「小迪拿著,把血刃插入這具凡體的心口,我出去攔下他們,你儘快。」

小迪:「可我根本就靠近不了這具凡體,他在排斥我!」

阿魘輕點了下頭,「可以的。」

然後就見阿魘手搭在小迪肩上,似乎有什麼傳入小迪體內。

小迪:「這是……」

阿魘:「一部分滅世之力,可以讓你靠近,並毀了那具凡體。」

說完,就見阿魘後退幾布,瞬間消失在小迪面前。

「滅世之力?」

小迪小聲喃著,一邊試著慢慢靠近那就凡體,竟然真的可以靠近了,但是走進那一刻,小迪的眼前一片漆黑,一個趔趄,險些從台階上跌下去,胳膊撞在王座上疼的金星直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