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簫心想自己畢竟還是雲逸宗的人,宗門有令,當然必須遵從,只是對於雲逸宗來說,小小一個劉家,根本算不得什麼大角色,這回竟然這麼急著把自己召回去,也不知出於什麼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