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樂,這是怎麼個意思?”陳金忽然坐了起來,有些疑惑地對我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