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弟當然不知道什麼,這裏看着的是他的老大,如果表現好,估計還可以攀高枝,現在他手裏又拿着刀,簡直就是打了雞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