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原來的鎧甲破爛的不成了樣子,身上滿是傷口,有幾個黑色的深洞,幾乎將他整個人洞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