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氏進來就嫌棄地皺眉,這味道,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