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道後半句的時候,藍海已經完全站了起來,手裏的瓊仙露不知何時已放在地上,而言語也變得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