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兒貝齒輕咬,臉上依舊帶着冰山一般的冷漠,她走到場地中間,伴隨着音樂緩緩擡起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