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延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看病,好在他目前用來練習的都是些類似打嗝不止、耳朵里進了蟲子、割傷摔傷等小病小災,因此並沒有什麼差錯。連著兩三個病人打發走以後,有一個人坐在面前,莫延手指搭在他腕上,接著便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