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那些衙役在回家后即便只能趁夜將消息傳給家人,但隨著第二日血腥氣越來越濃重,隨著衙役家屬的起身出門,消息迅傳遍了全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