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試探性的往前走了倆步然後保持一個相對安全的距離,因為對自身的拳距把握不太好,約翰沒敢靠太近。